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五十三章 故人堵截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心里突然有些不安,她不知道这些不安从何而来,只觉得心慌意乱,越发理不清头绪。

    但是自己这样做没有错吧,也许过来一段时间,宫抉就意识到了他的念头是错误的,那么她再回去,不就皆大欢喜了?

    正这么想着埋头苦行,突然一抹杀机乍现!她下意识的一躲,一连三发的暗器打在石头上,擦出一瞬火花!

    “谁?!”

    宫以沫回头,却发现在她想心事的时候,已经被包围了!

    这时候一个阴柔的声音传来,“不枉我们冒着风雪在此苦等了半个月,京城局势如此紧张,公主还能沉住气待了那么久,真是令人佩服!”

    宫以沫看着他们,冷冷一笑,“你们等着我,无非是为了我手里的火药,既然知道它的威力还敢逼迫于我,不怕么?”

    那蒙着面的黑衣男子一笑,阴柔的声音带着一点妖媚,似乎还朝她抛了个媚眼……

    “公主要动手,我等自然害怕,可是现在我们离得那么近,除非公主想同归于尽,不然,就只能实打实的来一场了……想必公主金枝玉叶,不会跟我们几条烂命死磕吧?”

    宫以沫心下微沉,这些都是死士,自然是不怕死,只是她却不能死在这里,若是不能用火药,对方人数众多,她未必是对手。

    “叫你们主事的出来说话吧……”

    那阴柔男子微微挑眉,笑了一笑,“都说公主冰雪聪明,果真名不虚传,李公子,既然公主要见你,你就别藏着掖着了……”

    李公子?宫以沫双眸微眯,总算知道是谁来了。

    果然是李珂!

    他从人群中走出,然后扯下了遮住脸的黑纱巾,一段时间不见,他整个人瘦了不少,而且双眸变得阴郁,再也看不到当初一丝丝的温文尔雅,也没有当年畅谈理想时的意气风发,可见,背叛了她之后,他过的并不好。

    看到是他,宫以沫突然就像泄了气一般耸了耸肩,“我倒是小看龙香香这个女人了,竟然能派这么多人守这么久,只是要我跟你们走一趟也可以,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李珂的声音就好像磨砂一般,听上去十分奇怪,他定定的看着宫以沫,似乎要看透她的想法。

    宫以沫微微一笑,“很简单,你们退出一里,当然,可以封锁我所有出路,我只是想有个安静的空间,跟这位李公子,好好聊聊。”

    那个阴柔男子笑了笑,“公主,你这可就为难我们了,您那样聪明的人,我们可不敢让您离开我们的视线。”

    这是李珂突然道,“要我答应也行。”

    他拿出一颗药来,“这是软筋散,只要你愿意服下,我就让他们离开。”

    他的话让那个阴柔男子有些不满,毕竟太危险了,只是他们奉命行事的,不能违背为首之人的决定,但是一想,若是宫以沫真的吃了软筋散,也不足为惧,所以就没有多说话了。

    宫以沫微微一愣,而李珂上前一步,道,“你吃,还是不吃?”

    被李珂死死的盯着,那强烈的眼神,让宫以沫无法避开,最后,她无奈的笑笑,“我吃!”

    见她真的服下,那阴柔男双眼一眯,想出尔反尔,却被李珂按住了!

    “涧西,你别忘了,谁才是主事之人!”

    而你,不过只是一个死士而已!

    涧西眯起一双阴沉的眼睛,看了一脸无所谓的宫以沫一眼,冷冷道,“你可知,若是有个万一,你也讨不到好。”

    李珂冷冷一笑,“所以,不会有万一!”

    他都这样说了,涧西在不甘心,也只有听命,一声令下,所有人朝八个方位奔走开来,当真给他们留了一方僻静之地,雪花纷飞,让这个地方更加寂静。

    宫以沫叹息一声,“李珂,你就不怕么?”

    手心一转,一颗药丸登时出现在她手上,当时吃药的时候,她其实是直接将药丸丢到了空间里,现在,又拿了出来。

    李珂双眼微微一缩,随即苍白一笑,“随便了,不管你吃不吃,我们那么多人,你逃不掉的。”

    宫以沫嘿嘿直笑,“人是挺多的,可是现在不是分散了么?”

    她双眼一扫,看着李珂,竟然有些冷意。

    “你也最好不要发出声音,因为我绝对能在你出声警告之前,杀了你!”

    原以为她这么说李珂会害怕,可没想到,李珂安静的站在那,听到她这么说微微一叹,竟然有些放松了一般。

    他终于露出一个笑来,这个笑总算有了他以前的影子,温和儒雅,带着一丝野心和谨慎。

    “随便了,反正,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宫以沫有些奇怪的挑眉,却听他接着道。

    “你知道我现在过得什么日子么?”

    宫以沫淡淡道,“难道不是一枝独秀,权财在握?”她可是一直记得,李珂还有个哥哥,他一心想超过他哥哥,奈何家风严谨,其父怕出现两子相争的事,所以一直都是只捧着大儿子。

    李珂苍白一笑,雪花落在他脸上,竟然不曾化开,就好像他的心一样,早就在森寒地狱了。

    “从小,我就比我哥哥优秀……而且同样都是嫡子,可偏偏就因为他占了一个‘长’字,父亲便一直捧着他,手把手的扶持着他,期待他以后能支撑起门户,光耀门楣,哼……就凭那个蠢货?”

    他没有武功,这样的天气穿的这样淡薄,以至于声音都在颤抖,只是这颤抖,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愤懑。

    “而我……一心上进,也出类拔萃,他不捧我,我靠自己就是,结果我十一岁成为秀才,直到被钦点为榜眼,花了七年的时间,才入了翰林院……

    可我付出了那么多努力,日夜苦读,成为编修,也不过是一个正七品的芝麻小官!而我那没甚能力的哥哥,却做到了正五品,只因为有我父亲的支持!”

    “凭什么?同样都是儿子,他却那么偏心?明明我胸怀大志,明明我才思敏捷!若是我能跟他交换,我绝对能建功立业,造福一方!”

    “直到,我遇到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