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五十一章 逆天改命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是被宫抉抱回家的。

    寒风吹鼓着他的衣袍,但是他却将宫以沫护的好好的,让她感受不到一丝寒意。

    看着她安静的小脸,宫抉微微一笑。

    他何尝不知道,有多少视线盯在他身上,齐王府几乎每天夜里都有一场厮杀,第二天更是有不少尸体被丢到乱葬岗……那些窥探的人,都想知道皇姐的消息。

    他更加清楚,此时将皇姐送走才是最好的决定,可是他不想……他深深痛恨自己无能,殊不知他又给了自己多大的压力?

    不过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再如何妖孽,也不可能是整个皇城的对手。

    看着宫以沫恬静的睡颜,宫抉轻轻叹息。

    “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回到府内后,罗启看了宫以沫一眼,低声道,“已经安排妥当了,对方说了,不出三日,李珂必死无疑。”

    宫抉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便往宫以沫住的院子走去。

    李珂最近的日子十分不好过,虽然他是户部尚书嫡子,身份也算尊贵,而且最近又有龙贵妃大力扶持,官拜三品,就算旁的人有气,顶多让他吃点苦头,真正要了他的命,还是十分困难的。

    但是宫抉不同,他从回到京城开始,就在想怎么取他狗命了!如今,更是只用等他的死讯就好了,也算是这段时间,唯一的好消息。

    将宫以沫放到床上之后,他微微松了口气,想到宫以沫白天似乎在为苏妙兰嫁给宫澈的事情不快,他有点懊恼。

    原本他是想着苏妙兰嫁给宫澈正好,他乐得促成,可是宫以沫如此不愿意,他反而有些踌躇了。

    反正只要宫澈成婚,不管是不是苏妙兰都无所谓,而皇姐既然这么不喜欢她,是不是该直接让她消失了才好呢?

    但是如果苏妙兰死了,宫澈趁机不再娶亲了怎么办?

    他坐在宫以沫床边,微微皱了皱眉。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有一个少年的感觉,那些患得患失的烦恼,是每一人成长时必须经历的路啊……

    宫以沫睡得很沉,皱着眉,砸吧砸吧嘴,好似在做梦吃好吃的。

    宫抉看着,鬼使神差的突然倾身凑近了一点。

    他一只手撑在她脸侧,近距离的揣摩她的睡颜。

    皇姐……越发好看了呢……

    抛开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的因素,宫以沫确实越发出众了,她的脸庞好似丹青圣手精心描绘一般,美得不似真人,而若只是美,倒也罢了。

    可俗话说,相由心生,她眉宇间那种似能包容万物的从容大气,是这世间所有女子都不可能具备的,而她举手投足那种随意的风流,也是建立在强大自信之下的,单单这两点,她已经举世无双了。

    就这样看着,宫抉莫名觉得有些渴,自从上次之后,他越来越不敢靠宫以沫太近,因为只要一靠近,他便觉得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让他越来越无法克制……

    可是她又是如此吸引着他啊,让他不由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

    身下这床,还是那一日他躺过的,他在这张床上,幻想着他的皇姐,做了那样的事……只是这么一想,他便觉得更加干渴,身体好像在极力渴求着什么,他死死压制着,才没有爆发!

    就亲一下……就好像她小时候说晚安的时候,亲吻他的额头那般,就亲一下……

    这么想着,宫抉小心的压下身子,屏住呼吸,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

    那温润如玉的触感……让他觉得幸福之于,双眼,却不自觉的落在了她的樱唇之上…… 有些贪婪的,深深注视着。

    不该如此的,一旦被皇姐发现,就完了!

    理智这样告诉着他,并且努力想让他清醒,可是他的双眼越发痴迷,那双墨玉般的眼内似乎有水光掠过,折射出迷离的色彩。

    宫以沫白皙的脸在这样的夜里似乎能微微泛出光来,那轻颤的睫毛之下,嘟起的一点红,让他错不开眼……

    不能这样……他现在还是她皇弟,她不会接受的,他要忍,忍到时机成熟,然后再一点一点的打动她!

    他微微喘息,长久的屏息让他玉脸微红,心里一再告诫他要忍住,可是此时宫以沫微微动了一下手臂,领口打开的瞬间,是他不曾见过的风华!

    宫抉呼吸一滞,双眸微暗。

    一阵寒风袭来,刮得窗户微微作响,但是宫抉此时完全听不到,这方寸之间,也热的让人发狂。

    忍!那么多次都能忍下来,为何现在不行?

    可他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就一次,就这一次!

    心里再一次这样告诫自己,身体却早已忍不住压了下去,颤抖的,轻轻碰了碰她的唇。

    好似一下就回到了荒瘴平原那个夜……那熟悉的疯狂感,瞬间将他吞没!

    好想要……好想要……

    为什么血亲就不可以?这明明是他最爱的女子啊!

    他失神之下不仅舔抵,更是在轻咬她的唇瓣,那越来越急切的动作,让宫以沫不由哼了一声……

    她一发出声音,宫抉如梦初醒快速往后一仰!

    他左右看看,余光瞥见宫以沫没有再动才敢去看她……他的心砰砰直跳,好像做贼一样,准备走,但是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来,到底不明白心里那种不满足的感觉如何才能压下,他的视线,再一次落到了宫以沫身上……

    这就是他的毒药啊……

    也是唯一的解药。

    明明知道不应该,可是理智早就灰飞烟灭了,他再一次急切的含住宫以沫的双唇,那边美好的触感简直让他幸福的喟叹!

    可心底生出,却突然流露出无限苦涩……

    酸酸涩涩的感觉蔓延四肢百骸,他心底在嘶吼,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她?

    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在这样偷偷摸摸,而是光明正大的亲吻她,而她,也会笑着接受?

    为什么那么难?为什么偏偏是她的弟弟?!

    以前这是他此生最大的幸福,没想到有一日,这竟然是他最大的痛苦!

    可不是弟弟,便不曾遇见她,是弟弟,却不能占有她……

    他不甘心!如果这是命,他也要逆天改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