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四十八章 阴差阳错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第二日,关于太子要成亲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虽然圣旨还没下来,但是大伙都说的有鼻子有眼,宫以沫趴在茶楼的小桌子上听了一耳朵,惊得她一下就坐起身来!

    宫澈要娶苏妙兰!别逗她了好么?

    她神情纠结,左思右想都想不出头绪。

    什么时候宫澈竟然跟苏妙兰这么熟了?竟然还传出了钦点她为妃的消息来,而这时,宫抉朝她走了过来。

    “皇姐,你说的……可是这家的云糕?”

    上一次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宫抉可能是怕她尴尬,就当根本没事发生一般,完全不提她听壁角的事,让她长长松了一口气。

    今天,听到她要出门,宫抉不放心,索性手上没什么正事,就跟她一块出来了,而路过上一次宫澈指到的那一家小贩铺子,宫以沫心思一动,便让他去买一点这个传说中在京城卖了二十几年的云糕。

    宫以沫神情莫名的吃了一块,觉得太腻了……这种甜度,难道不是糖糕?

    宫抉在她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他们现在都简单的易容了,否则就凭宫抉这越长大越妖孽的脸,他们就要被人围观了……

    “怎么了?”

    见她情绪不对,宫抉抬眼问了一句,此时他手托着杯盏,那白皙的手指与粗糙的砂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即便他现在相貌平凡,但是被那双墨玉般的眼睛一瞟,有种惑人的美感。

    宫以沫被那指尖晃了一下,低头沉思道,“太子哥哥为什么会钦点苏妙兰为妃呢?我有点想不通……”

    她的话让宫抉瞳孔一缩,然后缓缓一笑,“或许是一见钟情吧。”

    他的话让宫以沫更加纠结了,让苏妙兰嫁给宫澈?她真的很不情愿啊!虽然现在圣旨还没下,可是……貌似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只是为什么非要是苏妙兰呢?京都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偏偏是她,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缘分么?

    见宫以沫似乎有心事,宫抉双眸微眯,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

    “皇姐不想让太子娶妻么?”

    他神情淡淡道,“还是只是不想让他娶苏妙兰?”

    宫以沫诧异他的敏锐,半响才有些扭捏的点点头,“我不想让他娶苏妙兰。”

    她的话让宫抉微微欣喜,而宫以沫又道。

    “能不能请你,帮我送一封信给皇后?”

    宫抉神情莫名……“太子好不容易钦点了一女子,不管皇姐你说什么,她想必都不会改变主意的吧?”

    宫以沫咬咬牙,“我就试试……不行……就只能说他们命定如此吧!”

    宫抉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宫以沫倒是有点意外,而宫抉微微一笑,这一笑,似乎将这乍寒的冷气都驱散了。

    “皇姐想做的,我都会替你做到的……”

    一时间,宫以沫十分感动,这个孩子没白养!

    同日下午,皇后就收到了宫以沫的信,信上不过寥寥几句。

    当日之约,今可兑现?太子娶亲,非苏家不可?

    皇后心中哀叹,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这边还害怕宫澈突然悔婚,而澈儿还没什么举动,宫以沫倒是给她写信了。

    她了解宫以沫的意思,当初她跪求宫以沫为澈儿求情,答应了她日后和提一请求,没想到她早不提晚不提,偏偏这个时候提及……

    她将信件交给水仙,水仙一看,眉心微微皱起,似乎不太理解。

    “按公主这意思,似乎只要不是苏家姑娘,谁都可以呀?”

    皇后头疼,“可澈儿当众对苏家的女儿说了那样的话……若是不娶了人家,岂不是树敌么?”

    水仙沉吟片刻,“当初殿下醉酒,这酒后之言如何能做数?而且殿下这几日都没有去陛下那请旨赐婚的意思,怕心里也有悔意。”

    皇后思索片刻道,“红袖。”

    “奴婢在。”

    她将手中的信纸递给她,道,“你将此信送给太子,说明缘由,这一切……还是由他自己定夺吧。”

    “是。”

    东宫。

    “太子不可!”太子手下的一号幕僚徐盛一脸凝重的跪在了宫澈面前。

    “那苏妙兰可是镇国侯唯一的嫡小姐,更是深得镇国侯的喜爱,殿下一旦悔婚,可不就是让镇国侯颜面扫地?”

    宫澈负手而立不看脚边人一眼,“……孤是不会娶亲的,至于镇国侯那,孤亲自上门赔礼,酒后失言,是孤一人之责。”

    见他坚持,徐盛看了其他人一眼,其他谋臣面面相觑后,哗啦啦的跪了一片!

    “请太子三思!”

    宫澈不为所动,继续往外走,而适时红袖走了过来,见到此情此景一个字都没多说,而是跪下行礼,附上书信。

    宫抉迟疑的打开书信一看,宫以沫的笔迹让他骤然欣喜!而内容,却让他微微失神。

    “都下去。”

    他吩咐道,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依言退下了。

    议事的厅房内,一下就剩了宫澈和红袖二人。

    见人都走了,红袖这才将事情简单的向太子叙述了一遍,宫澈一听,恍然失笑,坐在了一边的太师椅上。

    当初皇后求宫以沫出手的事他是知道的,也知道母后欠宫以沫一个人情,可是她竟然用那样一个机会,一个用公主之位换来的机会……就提了这么一个要求!

    “你说……她为什么不喜欢苏妙兰?”

    太子茫然的问,而且眼神放空,似在失神。

    但是那眼底的悲痛让红袖动容,她低头想了想道,“先前听闻公主与苏家小姐有过过节,想必……公主不喜欢她吧。”

    “是啊……不喜欢她。”

    宫澈也想到了这点,突然大笑,“不喜欢她,所以要我换一个人娶……哈哈哈……宫以沫,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当成了什么!!”

    你就这么不在意!就这样急不可耐的让我去娶别人!

    你对我……当真没有一丝情爱么……

    他深深闭眼,那骤然拔高的声音,将红袖吓了一跳!

    她低伏着身子颤声道,“请殿下息怒!皇后娘娘的意思是……此时全凭殿下做主,她会尊重您的意愿的!”

    “不用了,就这样吧,孤的太子妃,不是早就定好了么?”

    宫抉冷笑,又自虐一般将信再看了一遍,越看越是想笑。

    寥寥只言片语,完全不顾他的感受……!

    “她不要我娶苏妙兰,我偏要!”

    红袖见太子脸色发白,双眼通红,不由悲声劝道。

    “还望殿下不要意气用事,三思而行!”

    “三思?”宫抉的手紧紧的攥着信件笑了,他笑的那么冷漠,又笑的那么凄苦。

    “没什么好三思的了,她肯用那样一个机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兴许,我娶了苏妙兰,她还会多看我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