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三十章 宫抉初遇苏妙兰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车队继续前行了,这一次,没了宫以沫的干扰,走得很快,不要十日,便到了京城。

    明明没有出去多久,但是再回来却觉得一切都好像变了一般。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京城,好似人人自危,没有过年的喜悦,反而有着一种危机感。

    宫以沫看了一会就放下车帘子,闭目深思。

    车队进城后,因为他们十分低调,所以并没有引起老百姓过多注意,就这样一路进了宫门,而宫以沫则留在了宫外等候。

    宫以沫一离开,宫抉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他从容淡漠的扫了众人一眼,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所有人心里都在嘀咕,这一路他们接触的果然都是假象,现在的宫抉,才是真的他啊!

    宫抉好似感受不到他们害怕,微微一笑,“此次西行,诸位都是有功之臣,稍后见了父皇,我会向父皇禀明的。”

    这些随行的人听了纷纷表忠心,讨好的笑道,“这一切都是殿下指导有方,吾等不敢居功,皆愿誓死追随殿下!”

    宫抉这才满意的笑了,他这一笑,给人一种难言的压力!那墨玉般的眼珠仿佛就是一团浓墨,透着漫不尽心的威胁。

    “放心吧,该你们的……你们只会得到更多。”

    明明是好话,可是所有人都心里一颤,几乎同时想到了那一个因为背叛宫抉,要给宫里告密的人的下场……

    他被宫抉拴在了马后,然后让人骑马快奔,而那个人,竟然就这样被活活拖了十几里路,停下来时,已经满身伤痕露出了森森白骨,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而这还没完,宫抉命人当着他们的面给那人举行了活天葬!场面血腥残忍,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恶梦!

    这些人里面不少都是宫里其他人布下的钉子,可他们这一年多来,早就被宫抉调教的服服帖帖。

    宫抉手里有钱,很有钱,给了他们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但他的手段更残忍,任何得罪了他,背叛了他的人,那后果,让他们不寒而栗!

    所以,眼前的少年说,跟着他,会得到更多,他们毫不怀疑,但是他们心里更加清楚,如果背叛,他们也会比别人更惨!

    表忠心的话不要钱一般溢出,宫抉有些嫌烦的一挥手,他们立刻安静下来,车队继续前行。

    在宫道上,他们遇到了另外一队轿子,看样子,像是官家女眷的私轿。

    苏妙兰原本心事重重,听到婢女回禀后,她撩开帘子一看,只看到了一辆浑身漆黑,造型简单却给人凝重感的马车,看着普通,但是拉车的四匹马却都是千金难得的良驹!她心思如电,几乎一下就猜到来人是谁了!

    想到那个在西洲立下奇功的九殿下,她美眸一动,命人让开宫道,并扶她下轿。

    宫抉原本在闭目养神,突然听到一道婉转的女声,那声音低低柔柔的,却十分勾人的模样。

    他微微皱眉,实在不耐烦搭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但是听到她自我介绍是镇国侯的嫡女,他手指一动……那不就是当初在茶会上,想要欺负皇姐的女人么?

    他双眼睁开,似乎有一道冷光闪过,雪白修长的素手撩开了马车的门帘,立刻有人接手,而他那宛如泼墨画一般冷情精绝的相貌,落入苏妙兰眼中,让她一惊!

    不过一年半的时间,昔日那不起眼的皇子,竟然也有了如此风采?!

    被那双墨玉般的眼珠扫了一下,苏妙兰感觉到心下一慌,连忙行礼。

    “臣女苏氏,见过九殿下……”

    她声音婉转,宛如天籁一般,将自己最美好的仪态展示在宫抉面前。

    她庆幸今天打扮的十分别致,将她的美貌更是凸显了几分,行礼期间还不忘羞涩的瞟了他一眼,看似有情却矜持的模样,若是一般少年,只怕都会心动吧?

    宫抉坐在马车内没有动,也没有叫起,那冷冽特质的嗓音微扬。

    “你,就是苏妙兰?”

    苏妙兰脸上一白,她女儿家的名字,怎么能这样随意的被他念出来?在场还有那么多男人呢!

    感受到宫抉对自己的敌意,苏妙兰几乎立刻就想到了宫以沫!

    是了,宫抉是宫以沫一手带出,自然对她会有些不满,想到此,原本对宫抉惊艳的好感,因此而消退不少,只是她到底没忘了宫抉这一次回来,是立了大功的,所以她咬咬牙,委屈可怜的低头道。

    “是……臣女,闺名妙兰。”

    宫抉挑起自己一缕发丝在指尖轻轻打转,嘴角轻勾,笑得有些恶意。

    “让我猜猜……你这次进宫,可是皇后娘娘召见?”

    苏妙兰一惊,不知道为何才回京的九殿下会知道她的动静,她低下头,低声说是。

    她的回答一下就让宫抉愉悦起来,原本要惩戒她的心思突然就淡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游戏。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对方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柔弱身板,低声道。

    “抬起头来。”

    那冷清又隐含威严的声音,让苏妙兰感觉到了危险!不知为何,她突然有些害怕这个比她还小了三岁的皇子,闻言连忙抬头,只是她原本想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却因为害怕而扭曲着,整张脸看上去十分僵硬。

    宫抉看了一眼,似乎有些伤眼的后仰,唇边却溢出一丝冷笑。

    “京城第一美人?”

    他声音满是不屑,并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耳中。

    “不过尔尔罢了……”

    “白生,走。”

    “是,殿下!”

    白生有些同情的看了苏妙兰一眼,她得罪了公主,却被殿下这样轻轻放过,那么等待她的,肯定是更加可怕的惩罚。

    而苏妙兰,却为了这句话,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在意的是什么?除了身份,那就是这张脸啊!可是,这该死的宫抉竟然说她不过尔尔!

    简直是在众人面前撕破她的衣服一般!

    她委屈的只想哭,心里却燃起熊熊火焰,极其不甘心的瞪了走远的马车一眼,才由身边的丫鬟扶了起来。

    不过是因为才十三,不通男女世故罢了!等着吧!她日后,一定要让宫抉,拜倒在她的裙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