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她喜欢的所有模样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说完,也不管王妃如何震惊,他伸手,便有一暗卫上前,跪在脚边。

    “夜深了,替我送祖母回房休息吧……”

    “是!”

    “可……”王妃回过神来,两眼睁得大大的!满眼的不认同!她的嘴张张合合,看着眼前优秀又冷俊的孙儿,几次说不出话来。

    “王妃,请——”

    黑衣人一丝不苟的完成着宫抉的指令。

    宫抉也笑着看着她,只是那笑不达眼底,看着倒有几分幽冷,他弯腰行礼。

    “时间不早,孙儿也先告辞了,望祖母好好休息。”

    说完,他转身离去,那样的坚决而不容更改,黑袍与夜色融为一体,好似化不开一般。

    “可她——可她……是你皇姐啊!”

    终于,王妃还是费力的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后,脸色煞白,似乎自己都难以置信!

    她出生名门世家,自幼饱读诗书,她女儿也是知书达理,最是乖巧守礼的人……她也以为她这么多年来,也看过,经历过了不少风雨,可是此时还是难免震惊!

    少年离去的身影微微一顿,他偏了偏头,却不曾转身,远远听来好似在笑,而且声音十分愉悦。

    “然,我知道她是皇姐啊。”

    他回过头继续前行,眉眼展开如惊世妖孽一般惑人,那笑声更是扬在风里。

    “但是,是皇姐,又如何?”

    王妃双腿一软,差点昏倒。

    第二天,宫抉就向镇西王告别了。

    原本听了妻子的话,镇西王有千言万语想对宫抉说,但是宫抉说得对,如今他必须快一点回皇城复命,已经不能耽搁了,再看公主一无所知的坐在一边,他那些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们与九殿下一荣俱荣,宫抉这是吃准了他们就算知道,也不敢乱说。

    所以镇西王勉强笑了笑,“如此,我会让下人尽快准备好车队,下午就出发。”

    宫抉一拜,“多谢外公了。”

    等其他人都走了,宫以沫嘴里塞着糕点糯糯的问,“我觉得王爷说的不错啊,我一个‘死人’还不如留在这里了,你不是也说过,想与我一起待在这里么?那你回京后再找个借口回来就是啦……”

    “原本是这样的……”宫抉坐在她身边,看着她,淡淡而笑,他容颜越发清俊,一笑当真如雪花绽开一般美好。

    “但我改变主意了……与其在这伏蛰,不如趁京城一片混乱时,趁火打劫,皇姐不是说过么?风险与机遇是并存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宫以沫苦着小脸,“但是京城认识我的人多,我去不好吧。”

    宫抉拉着她的手笑了笑,“皇姐只要待在我身边就好了,如果真要出去,不是还可以易容么?”

    宫以沫这才勉强的点点头。

    看着宫以沫不情愿的模样,宫抉心里一痛, 他何尝不想就这样在西洲待几年再回去。

    不,只要有宫以沫在,他都可以不回去,可是上次宫以沫受伤的事,给了他危机感,若是没有权利,如何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可以去争去夺的!没关系,他相信他不会输给任何人!只要……她一直在他身边。

    那暖而甜蜜的感觉在宫抉心里膨胀,而其中又有些苦涩,让他无能为力。

    宫抉手里的兵马暂时留在了西洲,所以车马不多,护送的禁军倒是有一千人,宫抉和宫以沫坐在一辆马车上,上面铺着厚厚的垫子,非常柔软,只是即便如此,还是免不了颠簸,宫以沫掀开帘子,郁闷的看着坑坑洼洼的路面,感受着木质轮胎非一般的震动,心里不服气的想,总有一天她要改变这一切!

    车马走了两天,宫抉生日到了。

    这一天,宫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宫以沫说要下车游玩,明明很赶的行程硬是被他推后了。

    宫以沫还觉得很奇怪,随行来的官员竟然这么听宫抉的话,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就被她抛到脑后去了。

    他们进了贺州城,而且非常幸运,因为快过年了,街上熙熙攘攘的,非常热闹。

    “这贺州地处荒凉,没想到人还挺多的,而且看样子,过的还不错,可见当地太守还是十分有本事的。”

    宫以沫点点头,然后拉着宫抉满大街跑。

    宫抉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是一直小心的盯着她,怕她被人撞到了。

    她似乎想买什么东西,一路挑挑拣拣,但都不满意。

    满大街竟然没有一物能入得她的眼,她想了想,买了两串糖葫芦,拉着宫抉去了城里唯一的河道,坐在河边休息。

    这条河,叫月儿湾,是贺州城的生命之源,这边偏西,干旱缺水,所以人们很珍视这条河道,每一年过年的时候,都会来这里放河灯祭河神。

    天渐渐暗了下来,看着两岸灯火,热闹的人群,和面前湖里三三两两的河灯,宫以沫只觉得身心放松,然后递给了宫抉一根糖葫芦。

    宫抉是不挑食的,而且也喜欢甜食,所以每一次她买甜食,总是不会忘了宫抉一份。

    宫抉笑而不语。

    “宫抉,过了今天,你就十三了喔!”

    宫抉闻言,微微一愣,其实他记性好,怎么会不记得自己的生日,只是不在意罢了,他只是没有想到,宫以沫硬要停下行程跑出来,是专程为了给他过生日。

    耽搁行程过生日这种事,如果宫抉事先知道,肯定是不会答应的,所以宫以沫先斩后奏的举动,让他心里有种别样的温柔。

    从小宫以沫都会在他生日那天别出心裁。

    不论是制作精美的糕点,还是一本她手抄下来,他从来没有读过的书,或者会带他晚上出去偷东西搞恶作剧,她总是不遗余力的在那一天想让他开心,然后逼着他许愿。

    果不其然,宫以沫说完那句又接着道,“今年没有蜡烛和生日蛋糕,咱们也不是讲究的人,你就对着这河神许愿吧!一定会实现的!”

    宫抉觉得好笑,每一次许愿她都要他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他觉得这样错很幼稚,但是却还是依言照做了。

    看着湖里点点河灯,他神情温柔,闭上眼睛,许下了一个心愿。

    可是宫以沫不知道的是,自从宫以沫出现后,他每一年的愿望都是一样的,都只有一个。

    ……若天有神灵,倾听我祈诉,我宫抉,今生今世,只求宫以沫一人,能与我……长相厮守!

    他愿望还没许完,宫以沫就将一个凉凉的东西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她温热的呼吸一下扑在了宫抉耳边,让他触电般一颤! 一扭头就是她近在咫尺的笑颜,美好的,想让人一口吞下去。

    他喉结动了动。

    “这是……”

    宫以沫笑嘻嘻道,“我找了好久也没有适合送给你的,也就只有这个东西还不错了。”

    那是一个小小的指南针,圆圆的,精致漂亮,其实是一件装饰品。

    “喜欢吗?”这可是她为数不多的存货了!

    宫抉听她说了用途,微微一笑,“皇姐就算送我一片树叶,我也会珍藏的。”

    就好像这糖葫芦,他和宫澈大概都遗传了皇帝,极其讨厌甜食,可是每一次,只要宫以沫给他,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去,所以所有人一直都以为,他爱吃甜食。

    爱就爱吧,因为,他……会变成她喜欢的所有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