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二十八章 伦理道德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他卖萌起来简直了!

    宫以沫忍不住想笑,绷都绷不住,半响才忍住了,保下了皇姐的权威冷哼了一声,噘着嘴道。

    “再有下次,我真不理你了!”

    “不会有下次了,我发誓!”

    看宫抉说的一本正经,那俊美的脸严肃的紧绷着,宫以沫不由噗嗤一笑,虽然她眼睛里还有泪花,但是宫抉聪明的没有提这茬。

    两个人又和好了,这吵架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

    宫抉从宫以沫房里出来的时候,微微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方才他为什么会克制不了自己,对皇姐露出那样的一面,他明明……一直都控制的很好,可是现在,却好像有种失控的感觉,尤其是,看到皇姐对别人好的时候,越来越忍不住……

    而这么晚了,宫抉没有想到,老王妃竟然没睡,见他出来,幽幽的倚在门前看着他。

    为了隐瞒宫以沫的身份,对外一直说她是老王妃娘家的侄女,所以住在她这边的厢房,宫抉微微一愣,笑道。

    “祖母,这么晚了,为何不睡?”

    王妃李如氏勉强笑了笑,看了宫以沫的房间一眼,笑道。

    “人老了,睡眠就浅,听到动静,便出来看看……”

    宫抉见她身边一个丫鬟都没有,自然不会戳破她的谎言,淡淡笑道,“祖母有什么事要对我说么?”

    王妃犹豫了半响,才点点头,“今晚这雪色好,殿下不介意陪老身去院后梅园走走吧?”

    宫抉眯着打量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容孙儿去拿把伞来。”

    王妃点点头,她看着宫抉从容离去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

    宫抉命人守好宫以沫之后,才拿了把伞出来,他直觉外祖母要讲的话不能让宫以沫听到,所以让人守着。

    祖孙两人就这样静静的走,一路到梅园,王妃都没有说话,或者说她在沉思,怎么说才好。

    她看着身边早已经比她高大得多的孙儿,一边是为他的出色而惊叹,若是她女儿在天有灵,看到了如此优秀的儿子,不知多欣慰。

    可一方面,却是担忧。

    她早就听说,孙儿是公主一手养大,可是公主毕竟没有做过母亲,又与殿下一般大,到底……还是有的地方没有注意到吧……

    “殿下今后有什么打算?”她开口,问了句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宫抉闻言一笑,“回京。”

    王妃听了微微一惊,“可还回来?”

    宫抉摇了摇头,“怕是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我立了功,如今又活着回来了,之前是因为皇姐受伤而耽搁了,如今,她已经大好,想必不日便会回京了。”

    其实宫抉原计划是回京复命后再回来,可是宫以沫受伤,再一次改变了他的想法。

    王妃想了想,脸绷着,露出嘴边的法令纹来,迟疑道。

    “既然如此……不如就让公主留在西洲吧?”

    她话一落,宫抉的双眼一下看了过来,让她剩下的话,一下堵在了喉咙里!

    宫抉见好像吓到了她,再一次展颜一笑,只是笑容里满是坚决。

    “我在哪,她在哪。”

    他的话让妇人停了下来,站在雪地里,神情有些凝重。

    “再过不了几日,殿下就十三了吧?”

    宫抉点点头,他只恨自己成长的太慢。

    王妃顿了顿,看着他轻声问,“那殿下可知,大煜古训,男子十三便需物色官家女子,十五就要大婚?”

    宫抉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僵持住,他仔仔细细的看了他这位一脸凝重的外祖母一眼,心里一凛。

    “那也需要有母妃才行啊……”宫抉凄苦一笑,“而且,也并不是都是如此,太子……如今都快十八了吧。”

    想到之前太子那尴尬的境地,王妃摇了摇头,“太子殿下之前,是被耽搁了,可是这一回,修运河的功劳足以让太子稳坐东宫了,如今,皇后娘娘也放出来了,想必不要多久,太子便要大婚了……而殿下您……”

    她有些尴尬,却还是说了出来。

    “如今,您母妃早逝,我这把老骨头,肯定是要为你物色一二的,也不知殿下,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宫抉一下就想到了宫以沫各种灵动的模样,缓缓一笑。

    “不牢祖母费心,男儿志在四方,如今我身根未定,不敢求娶他人。”

    他的话,不仅没让王妃欣慰,反而皱起眉来,颇为严肃的说了一句。

    “殿下想必读了不少水,眼光看的长远,不在意这些俗事,可惜,你外祖母我眼界浅,只读了必要的伦理诗经,三纲五常与女戒……”她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所以殿下尽管立业,这后宅琐事,就让老身给您操操心吧……”

    这是已经看穿了他爱慕宫以沫,是违背纲常,违背了基本的伦理道德么?

    宫抉双眼微眯,那眼中乍现的寒意比起这雪花更冷,王妃被他看得极其不自在,甚至有些害怕,却还是坚定的站在那里!

    违背道德么?可惜怎么办……已经晚了啊……

    宫抉苦笑摇头,将方才那冷漠的气势收回,他抬头看了看天,此时,他一身黑衣立在白雪之中,身边是梅花点点,端得是遗世独立的俊朗少年。

    见他不语,王妃心里紧张,却不敢催促。

    “祖母知道我启蒙时,读的什么书么?”

    良久,他才开口,王妃皱眉,她并不是真要跟他讨论书籍,微微思索下,还是回道。

    “可是……千字文?增广贤文?”

    宫抉不由失笑,摇了摇头。

    他的皇姐可没看过那些东西,不仅没看过这些,就连女训,女戒,女论语这些,她统统都没有看过,不过她也有看过的,但是都是一些比较偏僻的书。

    他看着王妃身后的方向,似乎能看到那个灵动的女孩睡得正香,嘴角再一次扬起笑意,眉眼间不经意的温柔,足以融化冬雪……

    “我读过的第一本书是周易,深奥难懂,但皇姐不知道,还帮我找了一些她认为有用的书籍让我自学,不认识的字便找她来问,她并不知道怎么教孩子,后来还老说……多亏我天资聪颖……”

    说到这,他淡淡一笑,眉眼冷清,却无端让人感觉到甜蜜,“后来我看了不少书,有韩非子,周髀算经,礼,等等……”

    他双眼突然锁定了王妃,那突如其来的眼神,锐利的,竟然让五十几岁的她心里一颤!

    “所以,等我开始接触伦理,看到纲常时,已经十一了,可那个时候……”

    他一笑如梅花尽开。

    ——“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