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二十六章 宫抉的愤怒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之前酒里的毒刚好能克化她体内的蝎毒,以毒攻毒,所以才这么痛,而他最后给她喂的,大概是清理余毒的清毒丹,此时她体内内力行云流畅,再无一丝阻隔感,由此可以看出,他手里的药确实很不错。

    只是这种阴晴不定的人,她再也不想见面了好么?!

    躺了许久,突然有一人走到了宫以沫身边,她抬头一看,竟然是宫抉?

    此时他穿着一身黑衣,几乎要融入夜色,雪花点点飘在他身上,落在他略显冷清的眉眼间,显得那样萧索。

    “你怎么来了?”她费力的支起身子。

    宫抉见了,连忙上前一步搀扶起她,微微一笑,如雪色精灵一般,霎是动人。

    “皇姐,你好全了吗?”

    宫以沫点点头,“应该是大好了,就是人有点累。”

    宫抉这才放下心来,直接将宫以沫拦腰抱起。

    宫以沫一惊,后来才渐渐放松起来,她只是没想到,她的弟弟已经长成了为翩翩少年了,也能轻而易举这样抱起她,并不觉得突兀了。

    宫抉的确长得很快,俊美而挺拔,而宫以沫个子长到了一米六八就没长了,但是她偏瘦,这样窝在宫抉怀里,当真有小鸟依人的感觉。

    宫以沫也确实累了,乖巧的躺在了宫抉怀里,直到他将她抱回来,放进温暖的床上……

    也不知是谁这么细心,床上暖暖的,一看就是被人用暖炉烘过,宫以沫一沾到床就钻了进去,懒散的模样,就好像一只猫。

    看到这样的她,宫抉连眉梢都是柔和的。

    他也很想钻到宫以沫的被子里去,但是他不能那样做,只得忍了又忍,给她掖了掖被脚。

    宫以沫本来要睡了,她现在身体不适本就十分疲倦,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一把拉住了宫抉的手,微微撑眼,小心翼翼的问。

    “你……今天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菜市口?”跟踪我?

    最后几个字,她没有说出口。

    宫抉脸上的笑容一顿,复而又绽放了一个笑来,“有人说你和他出去了,我不放心,所以出来看看。”

    宫以沫点点头,但神情还是很纠结,似乎有什么话,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她自然知道,在镇西王的扶持下,宫抉手里培养了不少人,可是……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见她颦眉,宫抉不忍,温声道。

    “皇姐有话,就说吧……”

    他就是这样,在宫以沫面前,永远都是乖巧又好脾气的少年。

    宫以沫这才不好意思的笑笑,“……那个,你没有派人去杀他吧?”

    她的话让宫抉微微僵住,有些深邃的看了宫以沫一眼,明明他伪装的那样好,为什么皇姐还是能猜到他会做什么?

    一看他的样子,宫以沫立马坐起来,宫抉肯定是派人去追杀司无颜了!

    她焦急起来,司无颜那人手无缚鸡之力,但真反抗起来,那一手毒术,宫抉好不容易培养的人也要折损不少吧?

    “能不能放过他?”

    宫以沫看着宫抉说的飞快,而宫抉没有说话,闻言只是深深的看着宫以沫,神情复杂而深邃,良久,他才露出一个笑来。

    只是这笑,不像平时那样乖巧温和……反而有些诡异,一瞬间,他身上的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明明样貌没变,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同了……

    他双眼微微眯起,嘴角轻扬,眼里溢出极其危险的光来,让屋内的温度,一下就降了下来。

    “你要我……放过他?”

    他低沉的嗓音斯磨着宫以沫的耳朵,明明是反问,但是却让人心里一寒!

    宫以沫一愣,她从来不曾见过宫抉此时的模样,但不知为何,他这样笑着问她,明明那脸还青稚,却让宫以沫一下就想起了宫抉上一世三十岁的模样,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笑着……然后一根一根掰断她的手指的……

    尘封已久的记忆让宫以沫一激灵!她警惕的看着宫抉,心里突然想,即便是她一手养大又如何,他骨子里还是那个冷漠无情的宫抉啊!她这样贸贸然的让他放掉曾经威胁过他的猎物,宫抉会不会反弹?!

    一想到反弹,她便不可抑制的响起前世惨死的事,这么多年了,她以为她已经忘掉了,没想到还记得这么清楚。

    那一件件施加在她身上的酷刑,还有他冰冷含笑的脸,竟然渐渐与眼前的宫抉重叠起来!

    她微微有些闪躲害怕的缩了一下,这模样一下就刺激了宫抉本就暴怒的心!

    她为了一个伤害了她的人求情也就罢了!此刻竟然还敢怕他?!

    他一步步靠近,而宫以沫本来想后退,却忍住了,只是睁着一双大眼抬头警惕的看着他,心突然砰砰跳起来。

    这样的她简直让宫抉怒火中烧!她竟然会怕他,她竟然怕他?

    他一只腿跪上榻,身子前倾,一下逼近,那冷冽的眼神,和隐含怒气的笑意,似乎和记忆中那个杀神一模一样,也好像不太一样,可是宫以沫此时无暇分辨!寒意一层层席卷而来,让她浑身战栗!

    但是她还是屏住呼吸,轻声道。

    “……那,那个人,他也很可怜……而且,他于我还有用。”

    “有用?可是他伤害了你……”宫抉笑着说着,可是那眼神紧紧的摄住了宫以沫,他靠的那样近,宫以沫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空间好似一下就狭小了,她有点想要逃开宫抉的包围圈……

    好似察觉了她的意图,宫抉直接用两只手撑在了她身体两侧,将她整个人牢牢的锁定在了床上!

    宫以沫此时总算有些慌张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乖巧听话的宫抉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此时宫以沫就躺在他身下,呼吸交缠间,让宫抉心都乱了,那闪躲的眼神让人想疯狂的蹂躏她!但是他心里却有怒火疯狂燃烧!所有人都可以怕他,但是为什么?他视若珍宝的人竟然也会害怕?她被人那样欺负了,还不许他杀了那个人!为什么?

    宫抉指尖轻轻触碰宫以沫的侧脸,她一颤,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她这下意识的举动让宫抉更加愤怒了,他一挑眉,笑得更冷了。

    “你怕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