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二十五 下一次我一定杀了你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搬了把椅子坐到他面前,打到了这里,她也累了,见别人喝酒,她也摸出一个酒袋子来,喝酒。

    过程中,司无颜时哭时笑,时而神情癫狂,时而冷若冰霜,宫以沫一直冷眼旁观,而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

    “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他嘲讽的笑,“因为我是一个傀儡,还是一个老女人丢下的男宠!”

    宫以沫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摇头。

    他又道,“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吧!一个女人,却是飞龙大将军!铁骑横踏四国!你一定觉得很了不起吧!”

    宫以沫喝了口酒,眯了眯眼,缓缓道,“如果我说,我更想在家生孩子,你怎么看?”

    她的话让司无颜一愣,随即大笑!

    他似乎醉了,一笑之下,之前的阴厉之气尽去,竟然和她攀谈起来。

    他似乎从来没有与人交心过,而唯一的一次交心,竟然是在临死之前,对着宫以沫这样一个来杀他的人,他一口气说了很多他不为人知的秘密,伤心,挫败,委屈,报复,还有理想和野望。

    他们从山川聊到大江,从大煜聊到娄烨,宫以沫这才知道外面那个名声很臭的鬼见愁就是他,一聊之下,竟然有几分相见恨晚!

    仿佛不是傀儡帝和刽子手,而是许久未见的知己好友。

    谈起梦想是,这个男子眼中会迸发出无尽的光来。

    而聊到一定时候,外面的响动已经渐渐停止了,宫以沫知道,这是她的人已经完全控制了玉祁皇宫,这时,司无颜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了。

    他说,“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然后,那双狠厉扭曲的双眼到最后竟然变得干净清澈了,可以清晰的看出他哀绝与惋惜。

    他笑,“若是……我能早点遇到你,那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咬破毒囊自尽了。

    宫以沫想到此,不由拿眼睛看正在冷风中喝酒的司无颜,此时少年的他眉眼阴沉狠厉,可见心性已经扭曲了大半,但还是看得出他在不屈服,内心还在抗争!

    她上一世遇到他时,他三十三岁,明明正值鼎盛,却从内到外都是绝望,而如今,他这人虽然很坏,性子更是阴晴不定,可是到底不像日后那样哀绝,而且……

    这一世,他还真的提前遇到她了。

    所以宫以沫几次放过他,而且还对他说了那样一番话,那都是当时她想说,却来不及说的,而这一世,干脆都说了吧。

    “其实,我并不认为你不是个好皇帝。”

    她的话让司无颜喝酒的动作一顿,随即冷笑。

    宫以沫不在意他的嘲讽,继续道。

    “若是我没猜错,你会想杀了宫抉和我,无非,是感受到了威胁,怕我们最后会危害到你的国家,所以先下手为强罢了……我说的对么?”

    司无颜接着喝了一口酒,双眼看着黑夜,沉闷道,“你把我想的太高尚了。”

    宫以沫顿了顿,突然笑道,“如果你在玉祁孤立无援,我倒是认为你可以去找一个人。”

    司无颜不说话,好似不在意的继续喝酒,却竖着耳朵在听,等她接下来的话。

    宫以沫不由一笑,也不卖关子,“那个人就是现在的玉祁荣国大将军,尚明希。”

    司无颜噗嗤你一笑,狠厉的看着她,“你在逗我……”

    “没有。”宫以沫摇摇头,视线一下放远……

    “那个人,或许现在是人人唾弃,靠爬床成为将军的媚臣,但是他这人,放得下身段,有谋略,有人脉,自然也有钱财,他看似奸诈,心中却有着基本的正义感,如今,他委曲求全,只是差了一个名正言顺而已,”

    “而你,就是那个名正言顺!”

    她的话让司无颜沉默,良久他一笑,“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也许,你只是在骗我得罪母后,让我自寻死路罢……”

    他的话还没说完,却尽数卡在了喉咙里,因为宫以沫正睁着一双大眼,笑盈盈的看着他。

    “你看着我做什么!”他突然想炸毛,他觉得是不是自己最近太和气了,为什么他一个人见人怕的邪医,这个女孩却还能对着他露出这样的笑呢?

    宫以沫道,“一个朋友都没有话,很寂寞的,而且全心全意去信任一个人的感觉非常好,你要不要试试?”

    她拍拍自己的小身板,用一种极其诱惑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莫名的就有些搞笑。

    司无颜仰头喝了一口酒,嘲讽道,“信任,那你信任我么?”

    “信任啊!”宫以沫狂点头,她的行为让司无颜觉得堵得慌,一口接一口的喝酒,此时天上还在飘雪,落在他的眉眼间,竟然是说不出的孤寂与哀戚。

    他看了看雪,又看了看她,最后冷笑。

    “我不是说过了……你不能信我。”

    他说完,宫以沫刚想说话,却感觉五脏六腑一阵剧痛!他竟然在酒里面下毒!

    这时,司无颜站了起来,见宫以沫神色痛苦,居高临下看着她淡淡道。

    “我才不要朋友,我也不需要这些,而且你说的没错……”

    他低下头看着眼前不过十三岁大的女孩,淡淡一笑。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忌惮你和宫抉,可是我最忌惮的,还是你。”

    “你大概不知道,你有多厉害……整个大煜都喜欢你,你的功绩被万人传唱,而你才十三……终有一天,当你的野心膨胀起来的时候,必然让四国都陷入战火之中……”

    不,不会的!

    宫以沫想反驳,但是她越来越难受,头也越来越昏沉,几乎晕倒。

    而这时,司无颜的神情也渐渐沉了下来,带着一丝莫名,他蹲下来,蹲在宫以沫面前,看着她难受的趴在行刑台上,声音很轻很轻的问。

    “所以,为了不让你危及玉祁百姓,我只有杀了你了……”

    宫以沫不由苦笑,是她看人不清么?如果真死了,倒也认了。

    司无颜冰凉的指尖落在她的脸上,感受到她因为忍痛而颤抖的脸颊,他神情有些迷惘的,缓缓道。

    “或许你可以宽容,信任,去爱很多人,呵……但是希望你现在知道了么?有的人,是不值得你这样做的……”

    他手指轻柔的拨开她的唇,塞进去一颗药丸,最后垂下眼睑来,冷笑着说着狠毒的话。

    “下一次见面,我一定会杀了你!”

    说完,他大步离去,火红色的衣袍席卷着雪花,背影是如此淡薄而倔强,纷纷扬扬的雪和夜一下就吞没了他,只有宫以沫留在原地,久久才缓过一口气来,翻过身来,仰面躺在了行刑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