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二十章 一个交易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她的话让司无颜脸色一变,又青又白!

    他愤愤的瞪着宫以沫,不知道是哪几个字刺激了他,他神情极其愤怒!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

    宫以沫摸了摸下巴,“这样吧,今天天气正好,不如骑马出去走走?”

    司无颜正觉得气闷,她这么说,没多想就答应了。

    宫以沫跟镇西王说了一声,见宫抉在休息,她才微微放心,失血过多是会嗜睡,不过再过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宫以沫自己骑了一匹马,然后给司无颜也挑了一匹。

    谁知司无颜一靠近,那马就十分不安起来,要不是小斯紧紧的拉着缰绳,很可能就跑了。

    宫以沫哈哈大笑,“这马可是战马!只可惜,退下来之后,得了个见不得血的毛病,你的衣服也是红的,还是换一件吧。”

    说着,让人将准备好的灰袍拿了过来。

    司无颜眯了眯眼,“我就喜欢红色!”

    宫以沫无所谓道,“那也行,可是我准备出城去边塞走走,你这么抢眼,若是被娄烨的游兵一箭射死了,我可不管。”

    司无颜见她短短的时间内也换了一件土黄色的衣服,心知不是作假,虽然不情愿,还是换上了那件灰不拉几的衣服,一脸嫌弃。

    这才平安坐上那匹马,稳稳当当的走了。

    看着他灰扑扑的样子,宫以沫觉得好笑,她早就觉得一个男人穿红色太骚包了,脸长得好看就应该穿这样的衣服压压颜色才对嘛。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城,朝塞外去了!

    如今天气寒冷,下了几次雪后,风挂在脸上生疼,宫以沫倒是无所谓,司无颜就有点受不了了,他负气的问了一句。

    “你是怎么猜出我身份的?”

    宫以沫驱马与他并排走,笑道,“你能知道我的身份,我为什么不能知道你?”

    毕竟她现在可是一个“死人”啊。

    他一噎,心里恼怒,为何每次在宫以沫这里他都要吃瘪?

    宫以沫看向远方的雪山,巍峨壮观,如今,那些海拔太高的山顶还是一片净土,没有人上去过。

    而地上是灰黄白交错,延绵至远处一望无际,让人心都变得苍茫而开阔了起来。

    宫以沫深深的吸了口气。

    司无颜顺着宫以沫的眼神看去,不知为何,竟然也产生同样的感觉……可是很奇怪,他不是第一次见塞外的风光,可是会觉得心胸打开的,却是第一次!

    他不由看了身边的女孩一眼,明明穿着土黄色的衣服,可是那张雨雪般的小脸在雪光的映照下似乎在发光一般,她嘴角带笑,突然斜瞥过来,轻声问。

    “是什么让你想要对我还有宫抉下手呢?”

    司无颜一愣,好久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他神情古怪,微微皱眉,眉眼间却闪过一丝凄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

    宫以沫笑了,“你让宫抉放血割肉,难道不是因为无法靠近他对他下手,所以借由我这个机会,让他慢性自杀么?只要他有一日因失血过多而疏于防备,你就会杀了他吧?”

    她的话让司无颜的脸色越发难看。

    “至于我,若不是毒死了我,宫抉不会放过你,你早就那么做了吧?如今,我虽然醒来了,可是身体的毒却迟迟去不掉,司无颜……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你母亲,是天下第一的用毒高手,区区蝎毒难得到你?”

    司无颜突然开口,“别说了!”

    他阴沉的目光落在宫以沫身上,几乎要将她刺透!

    “我是故意的又如何,你发现了又如何?你能奈我何?”

    他勾起一边的嘴角,笑得十分狠厉而猖狂,“蝎毒对我来说是不难,可是我也是这个地方唯一能救你的人,若是你想用强逼迫我,大可以试试!”

    宫以沫噗嗤一笑,“如果你对你母后也能有如此狠劲,怎么可能会是个傀儡皇帝呢?!”

    他脸色一下沉下来!“宫以沫!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你再挑衅一下试试?”

    宫以沫连忙伸手做投降装,“好好好,我不说,呐……你看我这么乖,干脆将解药给我吧,你看,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快马,还有行囊!”

    她变戏法一般拿出了水和一个简易的行李,“你的身份已经被我识破,不如做个交易,只要你将解药给我,在留下一瓶生肌肉骨的灵药,我保证不向任何人透露你的秘密,呐,从这里一直走就是娄烨,你去祸害那里的人呗!”

    司无颜被她一番话气的哭笑不得,她说的是不错,这交易也合理,但是他凭什么听她的?

    “你倒是准备的很充足,可惜,我把药给你,你敢吃么?”

    “敢啊!”宫以沫点点头,“你那样对宫抉,我都没杀你,我知道你的身份,还放你走,如此恩情,你恩将仇报不好吧?”

    她仰头一派天真的笑着。

    她的笑极其干净,清亮的双眼毫不闪烁的望着他,竟然让他生出一种被人信任的感觉来……

    ……多少年了,人们只会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或者又恨又怕,从来不曾有人这样看着他,好似他说什么,她都会支持,他做什么,她都相信一般。

    可惜,他不是宫抉,没有这样的至亲。

    宫以沫见他果然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瓶子来,双眼一亮。

    “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她乐颠颠的接过,司无颜哼了一声,冷笑,“你就不怕里面是毒药?”

    宫以沫一愣,“不至于吧,杀了我,宫抉不会放过你的,而且连你的子民,他都不会放过……这么久了,你不会不知道我可爱的弟弟,是什么性格吧?”

    司无颜一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宫以沫不觉,笑着倒出了药丸并毫不迟疑的吞了下去!她动作干脆,行云流水,没有一点迟疑。

    见她真的就这样吃了,司无颜很惊讶,他嘴微微张着,似乎想说什么……

    她以为对方会拿回去验毒,再不济,也应该银针试毒吧,可是她就这样吃了,她……是真的信任他啊……

    宫以沫吃下去之后,只觉得一股凉凉的气体下冲,五脏六腑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奇异的消失了,她眉开眼笑道,满眼都是明亮的色彩!

    “谢谢你!”

    寒风呼啸而过,却见司无颜一脸凄楚又漠然的拉紧了手里的缰绳,看着她,说了一句话……

    “……如果有来世,别再相信我这样的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