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一十八章 如果非要说一个爱她的理由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所以她相信宫抉,信任他的能力,并在不知不觉中依靠他,但是昨日,他昏昏欲睡的倒在她肩头时,那暗淡的眉眼,让宫以沫自责,或许最开始她是有以后依靠他这样的想法,但是后来,她是真的想好好养大这个少年,至少不要让他变成上一世,那样冷漠残忍的模样。

    “皇姐,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你身上的毒如何了?”宫抉在床上缓了缓,开口又问,宫以沫一笑,“我身体好多了,至于毒,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不用管了。”

    宫抉神情颇不赞同,皇姐这样大大咧咧的人,他实在没办法不管啊……

    宫以沫却不等他开口,便将他的袖子拉了起来,看到那些伤口,她眼中闪过一丝心疼,该死的司无颜,要不是看他身世可怜,真不该那样放过他!

    “你还说我!你看你……”

    宫以沫突然不说话了,低着头给宫抉上药。

    见宫以沫神色不愉,宫抉也不敢再说了,老老实实的让她上药。

    其实这些伤口,他自己也有好好处理过,而且他每日会也会服用补血的汤药,毕竟,他只有照顾好了自己,才能照顾宫以沫,毕竟那个司无颜一看就别有目的,只是他的药远不如宫以沫空间里的好,受宠的那几年,她淘了不少好东西在空间里,没想到还真排上用场了。

    宫以沫一边低头沉默的给宫抉擦药,一边用手指轻轻的去描绘那些伤口。

    一共七道刀口,这些,都是因为她而留下的啊……

    “傻瓜!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么?你就不知道做个试验,不用血试试?要是我再晚醒一点,你是不是要被他放干了血了?”

    宫抉闻言,看了她一眼,颇为腼腆的微微一笑,“我不会让皇姐承受任何风险的。”

    所以哪怕司无颜是骗他的,他也不敢违背。

    他的话让宫以沫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她好不容易将宫抉养的白白嫩嫩的,身上的成年旧伤也让她一一祛了,可是如今却因为她添了不少疤痕,她觉得生气,发堵!更多的,还是自责……

    若是她当时小心一点,没有被那支箭伤到,宫抉也不至于如此。

    宫抉心里微微叹息,感受着宫以沫极其细致的给他上药包扎伤口,那小心翼翼谨慎的模样,不知为何就让他想起了当年,第一次相见时,她十分不耐烦,却还是给他喂药的时候了。

    那是他觉得最难受的时候……

    母妃惨死,打入冷宫两年,他咬牙承受着各种欺辱和折磨,他都忍了,偏偏那一日,誓死效忠他的婢女出卖了他,他还被人强行灌下毒药,那个时候他是真的以为快死了,浑身剧痛,喉咙正是如刀剐一般!

    他又恨,又怨!恨不得快快长大,将这些人全部杀死!又怨为什么是他要遭受着一切苦难,而其他皇子却幸福的躲在母妃怀里。

    可宫以沫出现了,不仅救了他,还给他留下了食物,那个时候,食物是很宝贵的,因为当时她瘦的可怕,比他还凄惨的模样。

    后来,宫以沫走了,他却晕倒了,饥饿加上毒打,他那时候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住。

    他是被雨淋醒的……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冰凉的雨打在他脸上,生生的疼,那个时候,他喉咙还是疼得厉害,而且不知何时还发起烧来,又饿又冷,身体却一阵热一阵寒,再想到这几年来的遭遇,他不由心灰意冷,甚至有种就这样死了也好的念头。

    那一天,真的是太难熬了。

    可就在他头越来越沉,想要就此睡过去时,脑海里却闪过宫以沫的影子,当时他在想,他那位皇姐还是女子,还长期病着,却不曾放弃,坚强的活着,还帮助他,他又有什么资格放弃?

    所以他咬咬牙,忍着浑身酸痛无力感,一步步爬,慢慢的爬到了屋子里才放心的晕了过去,昏过去前他还担心自己会大病一场,活着直接病死、病傻……他曾经就见过一个因为发烧而傻掉的宫人,如果他也傻了,浑浑噩噩,终生不得翻身,还不如死了的好……

    可是,他被人救了,还是那位以前素未谋面的皇姐,他开始一直装睡,而当对方用一件柔软的外衣包裹住他时,一下就驱走了所有的寒意,那样的温度……足以让他铭记一生……

    后来他不止有一次在想,上天之所以让他承受苦难,是因为……他将要把世间最好的一个人,送到他身边。她会抹平他所有的痛苦和怨恨,给他带来一切光明和快乐,而拥有这个人的他,只怕上天都会嫉妒,所以苦难,都是应得的。

    这也是他心爱的女人啊……

    宫抉痴痴的看着宫以沫,此时她低着头做最后的包扎,小嘴瘪着,似乎有些委屈,又好像在生闷气,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水光,盈盈的,却不曾落下泪来。

    宫抉突然却觉得,能得到她的心疼,这伤都是值得了的。

    说实话,爱上她的过程,是快乐又痛苦的,快乐,是因为她的存在都能让人愉悦,痛苦,是她以后所有男人都可以名正言顺的求娶她,唯独他不可以。

    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怨恨过的,为什么他要喜欢一个不可能的人?可是时间越来越长,一切都有了答案,因为在她身上,只有两个选择,喜欢她,和更喜欢她!若是真的有第三条路,也是他如今选择的,喜欢她……到无法自拔。

    如果非要说一个爱她的理由,那就是,没有人在与她相处后还能不爱她,没有人。

    正当宫抉漫无目的感慨时,宫以沫放下了他的袖子,叉着腰,十分严肃的看着他!

    “还有伤呢?”

    宫抉一时有些纳闷,“没有了。”

    宫以沫咬了咬下唇,颇为艰难道,“昨日司无颜都跟我说了!他说……他说你割了一块肉……”

    说到这她实在是不忍说下去了,小嘴瘪了瘪,“你,把伤口给我看……”

    宫抉神情有些难堪……

    “没事,我已经上过药了,已经开始结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