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零四章 心病还须心药医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其实皇后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她也是被刘家人接出来之后听他们说的,但是她却很清楚有的事是绝对不能这个时候让儿子知道的,不然他现在的身体,根本受不住。

    她先说了些好的,比如他被人陷害的事得到了正名,皇帝怜惜他伤重,所以她也被放出了圣佛寺。

    还有大运河已经打通主干等等……

    可是她就算捡一些不重要的说,也凶险万分,当宫澈听到,他是宫以沫一路护送,从淮河乘船回京时,他再也忍不住,满含欣喜的问。

    “母后,沫儿呢?她……为何不在?”

    难道她太累了?可是不是说他们已经回来七天了么?

    皇后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毕竟这件事闹得那样大,不可能瞒得住,但她又不敢说,支支吾吾的应付了几句,说宫以沫出宫去了,然后,她就借口有事出去了,换了一个人过来伺候。

    这人是皇后身边年纪较大的一个心腹,叫水仙,她走进来,轻手轻脚的,低着头,并不敢看宫澈的眼睛,只敢低头给他喂药。

    这时,宫澈突然笑了一笑。

    他生的俊美,人又温和,这一笑,竟然将人看呆了去。

    “水仙姑姑,母后说公主在父皇那,怎么都不来看看孤?”

    他说这话时,水仙一愣,勺子里的汤药洒出来都不自知。她脸上有些细细的皱纹,平时不显,这一急一皱眉,就全部暴露了出来。

    宫澈似乎没有看到她的神态和失常,又笑道,“孤现在觉得精神很好,水仙姑姑替孤叫她过来可好?”

    他真的……太想见她了!

    可他一说完,水仙连忙抱着汤碗跪了下来,她浑身都在打颤,因为她实在不知道皇后是怎样跟太子说的,她只有不说话,生怕说错了什么。

    她的举动让宫澈的心猛地一沉,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却不敢深想。

    他脸色一白,强笑道,“水仙姑姑这是做什么?沫儿呢?” 最后几个字,他说的极轻,尾音都在微微发颤。

    而水仙浑身绷的紧紧的,额头渗出薄汗来,她手足无措的跪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说还好,若是说实话,她怕宫澈知道后身体受不住,那她可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姑姑这是做什么?”

    宫澈终于再也维持不了笑脸,一字一句的问。

    “沫儿呢?”

    水仙半响才低声道,“奴婢……不知……”

    宫澈好似松了口气一般笑了笑,“姑姑快起来吧,瞧你,孤不过问你沫儿在哪,不知者无罪,你何必这么紧张?”

    水仙都快哭了,而这时,十分不放心的皇后还是回来了,她一看不由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让水仙下去,水仙如蒙大赦,连忙退了下去。

    宫澈深深的看着他母后,似乎要将她所有的闪躲和无措都看透一般。

    “母后,水仙姑姑这么了?不过是让她传一句话,何必吓成这样?”

    刘皇后闻言面露悲戚,她坐在宫澈床头,想了想,嘴动了好几次要说什么,最后只是一声叹息。

    “儿啊……若是母后都告诉你,你必须答应母后,你要好好的!”

    她的话犹如给宫澈敲了一记警钟!宫澈强笑道。

    “母后到底在说什么……儿臣不明白……”

    刘皇后神情猛地一肃,定定的看着他!

    “澈儿……宫以沫……她已经死了!”

    好似出现了幻听,宫澈觉得自己整个耳内都在嗡嗡作响,母后在说什么?他一定是听错了,沫儿怎么会出事?

    “母后……您,您说什么?”

    刘皇后见宫澈脸色突然煞白,咬咬牙,最后还是狠了狠心!

    刚要开口,宫澈却突然打断她!

    “母后!”

    他的嘴唇颤了颤,双眼恳切的看着皇后,似乎只要皇后不说出那几个字,那件事就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怎么可能呢,宫以沫怎么会有事?她可是宫以沫啊!

    皇后不由落泪,她也很感激宫以沫为澈儿做的这一切,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人已经死了!

    所以,她坚定的将前因后果全部都说了出来。

    包括李珂背叛,宫以沫为了他受皇帝威胁,被逼吐血!包括为了他能平安回京,耗费无数心思打通大运河,包括为了洗刷他身上莫须有的罪名与皇帝辩驳……包括拒不交出手里的利器……还有她最后三求,最后慷慨赴死!

    她说的那样慢,那样清楚,她希望宫澈认清现实,长痛不如短痛!

    可宫澈……他只觉得整个人仿佛都空了……似乎随着皇后那一句身死,他整个人也跟着死了一般。

    而回过神后,他又觉得自己好似被磕碎成一千片!一万片!每一次碎裂都痛的撕心裂肺!

    宫以沫!他最爱的女人!她怎么会死!她怎么会死!!

    窒息的感觉再一次涌现,皇后一惊!连忙将他长期服用的药给宫澈服下!大声喊要自己的心腹太医来!宫澈,他好像发病了!!

    不知吃了多少药,却根本没有用,宫澈手紧紧的捂着胸口,好似不能呼吸般大口喘息,而太医来了之后,宫澈只说胸口疼,疼到喘不过气,可太医一检查,宫澈根本没有发病……所以,他不是生理上觉得疼,而是心理上的。

    心病还须心药医,太医摇了摇头,而皇后更是后悔,他一把抱住宫澈哭道。

    “澈儿!你可不能有事!你有事母后该如何是好?!”

    但宫澈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他整个人都在颤抖,蜷缩在床上。

    他感受不到皇后哭的撕心裂肺,也听不到凤栖宫人仰马翻声的响动,他只觉得他整颗心好似被一双手紧紧的攥住!紧紧的攥住!

    他不能呼吸了,他快要死了,可是为什么,他死前会如此难受,脑袋里全部都是她的模样,可是她却不在身边?为什么?

    宫澈悔了……他后悔他一直没有表明心迹,后悔伊人死了!她却还不知道他的感情!

    他不要做哥哥!他不是哥哥!他要做她的男人啊!哪怕她会厌恶他都应该告诉她这份感情!

    啊……宫以沫,你在哪?你在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