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十五章 他的善与恶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最后,白生没有办法,只好照做……他先一步到达西洲,看到西洲百姓确实因为缺水而过的苦不堪言,他心里不忍,却不得不在水里下毒,用的是最轻的分量,让人饮水后会产生头晕乏力,呕吐昏阙等症状,应该不会死人……

    但是即便如此,也让这些老百姓受了好一番苦,粮食没有,水也少,人还生了病,还可能是瘟疫!百姓有多害怕可想而知。

    就在人心绝望,哀声漫天的时候,殿下宛如天神下凡,救了他们。

    这个少年多会做戏啊,他在他外公面前,是有点骄傲倔强,别扭委屈的孩子,在公主面前的时候,是单纯聪慧,冷清的少年,在他们这些人面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厉殿下,而在这些老百姓面前,他又是大慈大悲的转世仙童。

    他亲自跪地给脏兮兮的老人喂药,又接连几夜不眠,帮着医官治好了所有的人,没有力气来领取食物的,他亲自一家一家的送,最后施粥时,当着老百姓的面累到晕倒……

    大概人跟着谁长得就会像谁,就好像公主,也仿佛有千面一般,但是白生却知道,公主和殿下是不同的,公主多变,其内心却是宽容仁慈的,而殿下多变,只是为了将他阴历的一面遮盖起来,让人放松警惕。

    不出手时低伏做小,一出手时铲草除根!

    白生想到这句话时,宫抉正好发现了他,笑着朝他看来,可宫抉的笑,在阳光下远远看来,那温和神情,几乎将他冻住……

    时间一晃,就是一年。

    原本只修主运河干道的话,宫以沫认为两年时间足以,但是因为现在她想顺势往内陆推,工程一下就大了很多。

    期间工程款倒是拖延了几次,但最后都给了,也不知京城里发生了什么,不过听说书的讲,皇城内的厮杀,那是每一天都很激烈啊!

    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二三十个皇子公主呢?再加上他们背后有权有势的女人,每一天都有新爆料。

    但最近尤其让宫以沫注意的,是一个流言。

    这一年来,宫以沫自认为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但是她是宫澈“请”来的高人,所以这份感激,自然而然的就延伸到了宫澈身上。

    加上宫澈此人确实爱民如子,凡是亲力亲为,修了一年多的运河,却一个因过劳而死的都没有,重大事故也没有出现过,堪称奇迹了。

    而他们一路修,如今,已经快要到淮阳了。玉龙内运河算是完全清理,只差最后一步了。

    等到了淮阳,入了淮河,那这一条主干线算是草草打通了四分之三,毕竟他们过来之前,徐元他们已经从淮河北上修到了衡水,从衡水到京城龙腾河,已经很近了。

    到时候再一一打通,加固堤防,引入水源,而往内地延伸的河道,有她用火药加持的话,两年足矣。

    他们如今,每到一个地方,除了修运河以外,宫澈还会去调查民生,翻阅省案,一路上还破了好几个陈年旧案,宫以沫没事就搞点小发明,现代很多日常不显眼的东西拿到古代来,都是有大用的。

    尤其因为她是女子,很多人慕名而来看她的时候,不觉对自家的女孩也注入了一份信念,所以宫以沫竟然成了天下女子争相崇拜的对象,比美男子还要受欢迎一些。

    故而每离开,都有百姓不舍送别,每到一个地方,都有百姓夹道欢迎,这份民心,只要运用得好,这皇帝之位,必然还是会落入宫澈手中。

    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好名声除了是杀人的利刃,也有可能手头顶的闸刀。

    宫以沫听着说书先生将宫澈吹得天花乱坠,心里颇为不妙,难怪近日太子哥哥愁眉不展,显然也是听了这些流言。

    在有心人的鼓动下,那些本就受过他们恩惠的百姓不懂上层氏族那些弯弯绕绕,无端端被利用,好心也容易办了坏事。毕竟没有哪个皇帝会喜欢有人的声望盖过自己。

    宫以沫忧心忡忡的回家,正好遇上心腹递给她宫抉的信件。

    这一年多来,也不知西洲宫抉是怎么操作的,通过镇西王对他赞不绝口的信件,宫抉好似十分轻易的得到了西洲人民上上下下的喜爱。

    更奇特的是,他这好名声还是建立在谦逊上的,有成绩不居功,反而次次往皇帝身上带,惹得皇帝对他又怜又爱,封赏了好几次,竟然还让他分管了镇西王手下三万兵马,成了玉面小将军。

    宫以沫不由叹息,在这一点上,她远不如宫抉细致,也没有他做的好。

    西洲井渠工程一日千里,十万兵马和百姓的共同努力下,再过不了多久,宫抉便能放下那里的事回来了。毕竟宫抉的工作主要就是在勘测,踩点,等一些技术指导上,至于挖到什么时候能完全打通西洲,就看镇西王的了。

    这也是大功一件,回来也不知会受到怎样的封赏。

    宫以沫打开信件,细细看去,但越看,便越是皱眉。

    原来宫抉在一次挖掘过程中,竟然发现了奇怪的地道,他潜入过去一看,还遇到了娄烨的侦察兵!

    联想到之前金允说过的娄烨异动,宫以沫眉心跳了跳,连忙给他回复了一封信。

    信的内容大意是叫他不要贪功,一旦井渠那边定点完成不需要他了就赶紧回来。

    在京城,他会受到封赏,再加上这一年来越做越大的生意,他完全可以舒舒服服过日子不用再担心任何人了。

    宫以沫原本认为以她皇姐的绝对权威,宫抉绝对会听她的,但是不想,只是做一个富贵闲散王爷并不是宫抉想要的,他要的,是实实在在握在手里的权利,和更深的野望!

    信寄出去后,宫以沫有些心神不宁,恰好这时宫澈回来了,见他神态疲惫,宫以沫不由问道。

    “怎么了,太子哥哥?”

    看到宫以沫,宫澈似乎心情一下好了很多,他摇摇头,十七岁的他如今越发丰神俊秀,这一路上也不知迷了多少女子的芳心,如今就连这皱眉疲惫的模样,都煞是俊美。

    “似乎有人花了大力气在鼓动,根本找不到源头在哪,这流言,竟是无法压下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