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十一章 祭天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第二天艳阳高照,不少应征的农工扛着工具走向江边,他们个个穿着麻布短打,看上去都有一把子力气。

    “为什么又要扩宽河道?咱们星城又不是水源不够用……”有一个汉子抱怨着,要不是看着给钱,马上就要农忙了还真想在家里多歇歇。

    另一个同村的人说道,“反正人家给钱,而且半天就二十文,哪里找这样的好事,你不干多的是人排着队要干。”

    三三两两的瞎聊着,很快江边就集结了一大批人,他们都朝壶嘴湾走去,而壶嘴湾,就是玉龙内运河下游第一个堵塞口。

    而当他们路过昨天宫以沫炸掉的地方时,有人“咦”了一声。

    “这里以前不是有个小丘在江心么?怎么没有了?”

    身边的人瞥了一眼,“你记错了吧,这里啥都没有。”

    先前那人看了一眼便继续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纳闷的嘀咕,“我分明记得以前有的啊……”

    壶嘴湾是玉龙内运河尾端一个狭窄的浅滩,两边都是小山,山与山之间向江水延展,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通水口,而通水口又被山上掉下来的巨石堵住,水流不通,因此不仅要扩宽,还要清理。

    这里水不深,倒是可以下水去挖,但是众人抬头看着壶嘴两边延伸出来的山壁,听说要往两边扩宽十几米,这要挖到什么时候啊……

    今天只来了一万多人,因为一个小小的壶嘴湾,宫以沫认为一万人一天下来足矣,不,还有多,但是她今天叫这么多人来,无非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宣传作用。

    眼见人渐渐来齐了,将江边一块平地都占满了,宫澈才站了出来,今天他们第一天开土动工,是会有一个小型的祭祀。

    所以宫澈穿了一身洁白的衣袍,此时他站在临时搭建起的祭台上,神情温和的朝下看去,丰神俊秀,宛如神邸。

    虽然平日大家都不愁吃穿,但是眼界毕竟有限,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漂亮的人呢,简直就像说书的吹出来的那样,难怪是太子,那可是天子之子啊,也是天子。

    所以人们都自发下拜,高呼“叩见太子殿下。”

    太子微微一笑,“免礼。”

    众人才互相搀扶着起身,但是不同之前的懒散,纷纷变得谨慎起来。

    他们在看到太子的时候会产生一种对皇权的敬畏感,太子身后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保护他的禁军,这让这些民工不由害怕起来,等会要是干活不卖力,不会不被他们抽打啊?

    说的太复杂,这些人也听不懂,所以宫澈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

    “孤奉命来此开凿运河,从玉龙内运河尾部开始,尔等需要在一月之内完成扩宽并清理星城周边十几里江道的任务,共八万人,可记清?”

    他的话让在场的民工有些气愤,不是说好了八万人轮流,四万人做上午,四万人做下午,但是星城场面延绵十几里,其中类似壶口湾这样的地方更是有十几处,一个月怎么可能挖的完?

    就算是挖一整天一个月也完不成啊!

    这时有人虽然害怕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宫澈看着底下一群人眼睛都看着自己,或害怕或愤怒,他不由一笑,遥指不远处的壶口湾,“你们说这壶口湾若一万人挖开与其他江面等宽,需要多少时间?”

    众人都看向壶口嘴那两侧的山体,上面还长着树木,延伸出来,这样要挖至少要挖十几米的山体,没有半月怕是都完不成。

    有人就喊说,“怕是需要半月。”

    宫澈又笑道,“为何?”

    那个被他点到的人有些害怕,但是在宫澈鼓励的眼神下才有些害怕的说道,“这山存在久矣,又生有常青树,地下树根扎结,挖掘困难,所以小人才说需要半月。”

    可他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巨响!接着是一阵地动山摇,壶口湾的左边山壁突然全部崩裂!就好似有什么从山内蹦出来了一般!无数巨石被抛出十几米高,这样的景象,如山体崩塌一般!

    原本的壶口湾似打开了一道口子,原本堵塞的江水崩腾起来,席卷着泥沙,带着气吞山河之势!滚滚而来!

    “山神发怒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所有农工尽数跪了下来!不住的磕头,山神发怒,地龙翻身,偏偏是在第一天动工的时候,这是老天爷降下的警戒啊!

    这时,一阵悦耳的笑声传来,一个小女孩突然从天而降!

    她穿着一身白色纱裙,肤白胜雪,这么一看,当真和仙童一般。

    所有人不由抬头看她,一下竟忘记磕头了。

    主要是她出现的太奇怪了,山神发怒,她不仅在这个时间出现,还笑的出来,让人不由联想之下背脊生寒,觉得这个小女孩又危险又神秘。

    宫以沫叉着腰哈哈大笑,指着炸开了一半的壶口道,“你们现在倒是说说,清理这些碎石,需要多久?”

    没有人敢回答,纷纷低下头去,生怕被她点到一般。她出现的时间方式太拉风,无端给这些老百姓带来了恐慌和压力!不敢接她的话。

    而有的人则看着壶口处暗暗深思,虽然清理碎石也是一项大工程,但到底没有挖掘来的费力,如果另一半也被震裂的话,像这样的壶嘴湾,他们一万人,估计一两天就能清理完毕。但想归想,他们一个字都不敢说……

    “全部抬起头来“”

    宫以沫突然气沉丹田的喊了一句,这一下,所有人不由怯怯的抬头,一个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却莫名对眼前这个小女孩心生怯意起来。

    宫以沫露齿一笑,“尔等不必惊慌,方才并不是山神发怒,而是我一掌之力!”

    骗人!

    虽然没有人敢反驳出口,但是不少人眼里都是那个意思,方才,那天崩地裂的景象,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女孩所为?

    见他们不信,宫以沫也不恼,只是从容不迫的挑眉。

    “既然如此,你们就瞪大眼睛好好瞧瞧,我是怎么毁去壶口湾的右壁的,可千万别眨眼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