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十一章 因情动而魅惑的眼睛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第二天,远在京城的宫以沫摸了摸有些痒的耳朵,一脸欣喜道。

    “三日之后就走?!”

    她太高兴了!她要出去玩!她还可以顺路去见师父!

    今天宫以沫穿的是一件湖绿色的衣服,整个人就好像抽枝的嫩芽般清爽自然,此时坐在院子里,一边眉开眼笑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冰花和宫澈聊着天,好不快哉!

    “天哪!这个真的很好吃,太子哥哥不要尝尝么?”

    宫以沫一脸幸福,好像这样的夏天,能每日一碗冰花,就是至上的享受了。

    宫澈也深深的发觉她是一个极其容易满足的人,有时候回来带一个稍微精致点的小手艺品,她都能如获至宝。

    “我不吃。”

    宫澈很不喜欢吃甜品,这是宫以沫上辈子就知道的事情,但是上辈子和他做夫妻的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逼迫对方吃他不爱吃的东西了!

    这一世也不例外,哥哥嘛!就是用来欺负的!

    她挖了一勺冰花上最甜的蜂蜜,一脸坏笑的凑到宫澈身边,“我不管!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吃吧!就吃一口!就一小口!”

    她一只手举着银制的勺子凑近,另一只手抬到眼前,那雪白的小手指比着一小节,示意他真的可以只吃一点点。

    宫澈却避开了,他是觉得于理不合,这个勺子,是宫以沫用过了的。

    而他最近也越来越无法自然的和宫以沫相处,但是让他不见她,他更加无法适应。

    他越躲,宫以沫却以为是他不想吃,就越想逼着他吃!

    “哎呀呀,太子哥哥别躲了,都要化了!”

    见她笑盈盈的娇嗔着,宫澈实在拿她没有办法,只得低头,小小的碰了勺子前面一点,含了一小块在嘴里。

    真的太甜了……

    见宫澈终于迫于她淫威吃了下去,宫以沫心满意足,便将剩下的一口包在嘴里!

    她这自然的动作,让本来就有几分尴尬的宫澈脸一下爆红!

    他们分食了一勺冰花?!!

    宫澈不由看着她含着冰花的嘴唇,上面还泛着水光,粉嫩嫩的,这天气好似一下就变得燥热了起来……

    他到底是怎么了,心里那总是挠不到实处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了?

    宛如灵光一闪。

    不知为何,宫澈看着娇俏漂亮的她突然抬头冲自己嫣然一笑,他心砰砰的,脑子里竟然想起了曾经教习嬷嬷教的那些房中术来……

    当初,他本来是要有通房的,只是母后怕后宫那些女人会在通房丫头身上下手,所以他只看着学了些……半点都不曾实践过……

    他所有的亲密……都是和宫以沫发生的……平日的挽手,船上荷花间的亲吻……这个念头让他越发口干舌燥!

    书上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画不停的在他脑海里重现,他们这样,分食一勺冰花,就好像书上画的亲吻一般!

    亲吻?!

    他不由又去看宫以沫那张红红的小嘴……却发现自己是那样的渴望……

    渴望……他在渴望什么?

    被宫澈这样死死的盯着,宫以沫有些奇怪的抬头,“怎么了太子哥哥?”

    她的脸肤白似雪,在头顶上的藤萝架子的映照下,更是白得心惊,那黑亮的眼睛干净清澈,似泛着水光,如此呆呆看来,竟然让宫抉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他要发病了么?

    不……他手心都是汗水!

    终于,他突然转身落荒而逃,反手将自己锁在屋里,但是看不到她,心里那种失落,简直无法言喻……

    他怎么了……

    宫澈将自己丢在床上,可是脑袋里却不由自主的去想,一下是嬷嬷给他看的书,一下又是宫以沫,而直到在他的幻想中,书上的人变成了宫以沫的脸!他紧张的不可言喻,但心里那种期盼和渴望,却一瞬间爆发几乎要将他淹没!

    这是不对的!

    宫澈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下!他怎么能幻想如此禽兽之事?皇妹还那样小!她什么都不懂,她一直都将自己当做亲哥哥一样维护着!

    不知道为何,亲哥哥三个字让他心尖一颤,痛的不能自抑起来……

    为什么……明明以前,他那样想靠近她,听到她甜甜的喊哥哥,就满足了么?

    为何,为何现在,亲哥哥这几个字却让他这么难受!好像不能呼吸了一般……

    莫非……我喜欢她?

    宛如福至心灵,他一下便清醒了过来!他愣愣的看着床脚某处,我……我喜欢宫以沫……

    手指无意识的在锦被上揪紧,这个念头就好像杂草一样疯狂的生根蔓延。

    他明明应该唾弃自己!应该狠狠揍自己一顿然后将这种想法彻底扼杀在摇篮里!

    但是心里的喜悦骗不了人,难道仅仅只是认清了对她的感情,他就感到如此欢喜么?

    不!不不!

    她是皇妹,是他的亲妹妹啊!!

    以后她会嫁人,会有驸马,而且还有可能是他亲手将人,交到对方手里,不知为何,只是想想,这个念头都让他几乎窒息!

    他一向平和的内心甚至生出一股杀意!他要杀了所有想娶她的人!

    不……这不是他……他不能这么做……不能……不能……

    “太子哥哥?”

    宫以沫的声音让宫澈一颤,见里面没有回答,宫以沫有些奇怪的摸了摸下巴。

    方才他一脸惊慌的就跑了,莫非又是隐疾提前发作了?

    想到此,宫以沫也不再慢吞吞的敲门了,而是直接开门走了进去,外间没有人,她便直接往里面走。

    果然宫澈就在床上,只是他此时脸色煞白,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宫以沫一惊,几步走上前。

    “太子哥哥你怎么了?”

    她见对方一动不动,她便小心的坐在了床边,皱眉道……

    “可是犯病了?”

    她的话,猛地让宫澈想起了那一次犯病时,宫以沫的为了就他给他渡气的事情了!

    她亲吻了他,她亲吻了他很多次……

    那样柔软的触感和缠绵的酒香仿佛一下就从记忆力翻了出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宫以沫,宫澈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紧紧的!

    宫以沫被抱了个满怀,十分奇怪,对方的身体绷的那样紧,仿佛在克制什么一般,而他的气息急促而灼热的洒在自己脖子边,让她痒痒的,不由动了动,却被宫澈抱得更紧!

    “别动!”

    少年的声音沙哑而低沉,若是宫以沫此时能看到他的眼睛,想必就不会这么一头雾水了。

    因为做过夫妻,她知道宫澈每次情动时,那双眼的眼珠会呈现出一种暗红色,可能与他的隐疾有关,却是世间独一无二的风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