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十二章 让人又爱又恨的小丫头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但是下朝之后,他却被皇帝叫住了。

    昭阳殿偏殿。

    这里是皇帝批阅奏折的地方,整个房间都是由金丝楠木建成,一进来,那股沉着的木香,就能让人静下心来。

    宫晟依旧高高在上,他看着自己这个儿子,前几日他脸色苍白,绝望离开的模样还在眼前,今日,他却能在朝堂之上重拾信心侃侃而谈。

    所谓不破不立,他似乎已经超脱了曾经的自己,展示出了独属于他的另一番风采,宫晟摸摸下巴,他自认为他是那个让宫澈“破”的人,只是不知又是谁,让他“立”了。

    被皇帝如此盯着,宫澈虽然有些紧张,却韩式从容不迫的站在那。 他面冠如玉,神情温和,任谁看到了,都会觉得他若继位,必是一代仁君。

    “是谁给你出的主意?”良久,宫晟缓缓开口。

    而他一开口,宫澈便楞了一下,道,“是儿臣偶遇的一谋士所得,可惜只有一面之缘。”

    “谋士?”宫澈一笑,他惯不是那种拐弯抹角之人,“是沫儿吧。”

    他说的肯定,用的也是陈述句。 宫澈不答,等同默认。 宫晟叹息一声,神情似苦似笑,颇为无奈。

    “哎……那个小丫头啊……”

    宫澈怕宫以沫什么地方触碰到了帝王敏感的神经,连忙道,“以沫也只是想帮我,想为世人出一份力而已,望父皇不要怪罪。”

    “要我不怪罪,行啊。”他老奸巨猾的笑道,“她让你出京,修运河,都是良策,可是运河一修经年,她那丫头鬼精的肯定不会不清楚,那么她到底说了什么,你竟然会答应,皇后也答应?”

    宫澈微微沉思,他不能说,不……应该说具体怎么做,他也不知道。

    见宫澈沉默,宫晟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这些儿子啊,一个一个的都被那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就连他有的时候……也都在那个丫头算计当中。

    那丫头啊……实在是太精了!分明是知道他会过问,而宫澈又瞒不住,才故意不告诉宫澈的。

    但是不管如何,总归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宫晟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径直走到了宫澈身边。

    十六岁的宫澈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丰神俊秀,不像他那么雄壮,却也是个能够承担责任的好孩子。

    看着眼前日渐长成,渐渐露出锋芒的宫澈,宫晟的眉眼有一瞬间宽和,他拍了拍宫澈的肩。

    “既然你要去,父皇必然会倾力支持的,希望你……早日归来吧!”

    见皇帝不再追问,宫澈总算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依旧挺拔的父皇,却发现他两鬓不知何时也有了银丝,宫澈心里一酸,却并不知道自己在悲些什么,大概……这就是血浓于水的牵绊吧。

    这件事在无人阻拦的情况下就这么定了下来,但是各个方面的调令,人员的敲定,以及召集工匠,筹备资金都要时间,所以宫澈这段时间很忙,几乎看不到人影。

    此时,宫以沫正坐在院子里喝茶,藤萝凉亭,点心美酒,惬意的享受生活。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她看向围墙,一只手正攀在那,很快就探出一个头来。

    看到来人,宫以沫嘻嘻一笑,“呀!这不是世子爷么?怎么不走正门,倒爬起墙来了!”

    “你小声点!”

    申十夜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才一下翻了过来,“还不是你那个哥哥,简直丧心病狂!他不许任何人来找你,不然小爷我才不用爬墙呢!”

    宫以沫倒是没有想到还有这种事,申十夜几步走了过来,瞥眼一看,“哟,小日子过得不错啊!这曲心酥和雪云糕都是城里出了名的好东西,排着队都买不到,你这里倒是多。”

    说着,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捻着就吃。

    宫以沫笑着打量他,“你就不怕这里面有毒?”

    申十夜一噎,突然间咽也不是吐也不是,蹬着她,口齿不清,“你说什么呢?”

    宫以沫却撑着下巴笑。

    “傻子,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你更傻了?”

    申十夜怒火中烧,他一下咽下了点心,怒目而视!“你说谁傻?丑女人!你不要命了么?”

    “行了……”宫以沫一点都不怕,反而摆摆手,“说,你来做什么。”

    申十夜愤愤的压下怒气,他可没忘了,自己打不过这人的事实。

    “还不是玉子清那伙人……上回喝酒你都见过了,他们想找你出去玩,偏偏登门求见都被拦在了门外,所以小爷我才进来一探究竟的!”

    想到上次见过的那些少年,宫以沫脑海中心思百转,片刻后,她眨了眨眼,连忙站起身来。

    “真有好玩的?快快带路,不好玩我可饶不了你!”

    申十夜突然似笑非笑的砍了她一眼,“放心吧!保证有趣!”

    客似云来的一条街。

    宫以沫眯着眼打量这门头的雕花,雕工精美,层叠繁复,修房子的这师傅手工还真不错!

    申十夜不由来拉她,“走啦!门头有什么可看的。”

    宫以沫看了他一眼,“我不看门头,难道看她们么?”说着,手指着面前两个想靠近,却趋于世子爷淫威不敢靠近的青楼雅妓。

    这时老鸨听闻世子爷到了,连忙出来迎接。

    “哟,世子!您可是好久不来了,快进来吧,您朋友都在雅座等您呢!”

    说着,她又看到了宫以沫,眸光一闪。

    “哟,瞧这玉雪可爱的小公子,是世子爷的弟弟?”本来她觉得对方长得颇有几分女气,但是对方看过来的眼睛,无端透着一股睥睨,绝不是寻常勋贵能有的,老鸨心思一颤,觉得这小公子肯定来头不小。

    申十夜将宫以沫拉到身后,“别多嘴!还不前头带路?”

    “诶!是是!您里边请,里边请!”

    老鸨笑眯了眼,连忙将人迎了进去。

    说来,逛青楼,上一世宫以沫已经做腻了,她那时候,还一度是青楼楚倌的常客,因为凡是宴请商谈,还真是这种地方最适合。

    此时雅间里面的人已经等得有些急了。

    “怎么还不来,世子爷不会也被拦下了了吧?”玉子清微微皱眉,而身边的徐元却一点都不急。

    “放心吧,还没有世子请不来的人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