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十四章 轻咬你的耳尖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澈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却没办法将目光从那个小小的身影上移开,此时他心里满心怒气,但是嘴上还算温和的开口。

    “还请世子将皇妹还给孤。”

    申十夜手指紧了紧,“若是没记错,她已经和殿下没有关系了,如今……她是小爷的朋友!”

    申十夜一向霸道,别说是如今自身难保太子,就是皇帝,曾经他也是对呛过的!

    宫澈笑了笑,此时他气息已经平稳,笑容一如既往的柔和,但月光下看来却是冷冷的。

    “不管父皇如何,她身上流的,是宫家的血。她孤的亲妹妹,自然由孤来照顾,难道让她独自一人在一个陌生男子家寄住么?虽然她现在还小,到底还是于名声有碍?”

    他这话说得于情于理,不管如何,宫以沫留在太子那,远比在他这来的名正言顺,哪怕是为了她的清誉着想。

    这样想着,申十夜的一张玉脸,十分不好看起来。

    而宫澈已经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也一眼看清楚了他怀里的小女孩。

    此时她闭上眼,才有几分小女儿的娇憨,睡得很沉,浓郁的酒香挥散不去。

    宫澈的眉眼登时柔和了下来,但是他看向申十夜的时候,视线却徒然凌厉起来!

    “你居然带她去喝酒?她是女子你知道么?”

    被宫澈说的心虚,申十夜梗着脖子道,“是又怎样?都是朋友,那有什么龌蹉!”

    宫澈却不由分说的将她抱了过来,“这一次,孤饶过你,但是孤希望,你不要再来找她!”

    他的话让申十夜一怒,浓眉一挑!

    “她喜欢跟谁在一起玩,可不是你能决定的。”

    说完,两人目光在夜月下碰撞一瞬,火光四溅!

    “是么?”

    宫澈冷笑,不欲再纠缠下去。

    他将宫以沫打横抱起,神情沉寂而淡漠的对申十夜道,“罢了,这两天还是谢谢世子爷照顾舍妹,孤改日登门拜谢。”

    感到怀里空落落的,申十夜不屑的瘪瘪嘴,“如果是你,就不必来了!”

    宫澈不跟他计较,转身就走了,而申十夜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第一次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一般,十分的不爽!

    而天知道抱着宫以沫的宫澈却觉得一颗心,终于安定了。

    天知道,宫以沫一入民间便音信全无,他心里真的害怕再也看不到她。

    还好,她还在京城,还在他身边。

    他今天收到消息说她受邀去城郊庄园参加私宴,他一处理完手里的事物便出来寻找,而且怕对她影响不好,一个人都没带。

    等他匆匆赶到时,宴会的主人,那个号称京城第一美人的苏妙兰,说她喝醉了与一个男子走了,不知道去了哪,把他简直要急疯了!

    后来还是一个少年告诉他,宫以沫是和申十夜走的,因为她如今寄住在申十夜的别苑,宫澈这才松了口气。

    他打了盆水给宫以沫擦了擦脸,看着她小脸红扑扑的睡得正酣,他没来由的一笑,“真是个小坏蛋,你太子哥哥急得要命,你不传个信来就罢了,还睡得那么香。”

    他说着,轻轻捏了捏她的脸,她的脸如婴儿般柔嫩,那滑腻的手感,还真是让宫澈第一次体验。

    也不知是不是他捏疼了,宫以沫竟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看着他,认了半响……

    “太子……哥哥?”

    宫澈不由一笑,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他刚想说什么,却被宫以沫一把拉住手,她自己却闭着眼睛,断断续续的说。

    “对不起……”

    宫澈微愣,一时间没想清楚她那点对不起自己。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逼死外公的……”

    她的话,让宫澈的神情渐渐伤痛起来,外公在三日内低调发丧,朝堂却是依旧,似乎这个人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对不起……”宫以沫的声音就好像小猫一样微弱,她闭着眼睛深深皱着眉头,“我……我让你失望了……”

    “没有的事!”

    宫澈再一次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外公犯了大错,又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四面楚歌……唯有你站在我面前,替我说话……”

    宫澈的眼神越发深沉,这几日他想了很多,越想,越觉得宫以沫对他仁至义尽,“可那天我心里还怨你,是我不好……”

    他倾下身子,几乎贴在宫以沫耳边,“原谅我不识好歹,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他感慨着说完,字字句句发自肺腑,如今他虽然也出于劣势,外公的死,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可若是那一天宫以沫不曾出现,让所有的罪名都成立,那刘家按律会被抄家流放,母后为了保全他必然自尽而亡,而他,就算活着,就算还是太子,又有什么意义?

    那样的他处境比现在,要艰难一万倍!所有他很感激,很感激宫以沫,甚至他想过,若是宫以沫要的,他愿意付出所有来替她实现。

    只是他说得感人,想的也丰富,那厢一点动静都没有。

    “皇妹?……以沫?”

    得,睡得死死的了。

    宫澈不由摇头感叹,“你这模样,日后太子哥哥怎放心你嫁人?”

    他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可一说完,他却觉得心疼,仿佛这就是他的真心话,他是真的不想宫以沫嫁人一样。

    谁知宫以沫听到嫁人两个字,再次半张着眼道。

    “不嫁人……”

    “嗯?”

    此时宫以沫才完全睁开眼睛,她眼里水光潋滟,整个人都是淡淡的粉色,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却很冷静好像完全没有喝醉一样。

    “我说,我这一辈子,不嫁人。”

    说完,她整个人又有点迷迷糊糊了,宫澈一听,愣了,“为何?女子……怎能不嫁人?”

    这时宫以沫笑了一笑,又闭上眼,嘟囔道……

    “我发过誓的……”

    她后面的话,声音越来越小。宫澈不由再靠近一点,却听她微动的小嘴里在说什么。

    “嗯?”

    “……”宫以沫微微眯眼,眼前就是宫澈的侧脸,此时他白玉般的耳尖微微发红,宫以沫想都不想,便一口咬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