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十三章 醉倒在你怀里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他直接命令我母妃,去制造各种机会,让他与姨母见面,我母妃不肯,他便说她不受夫命,不尊妻责,要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母妃为了我,到底心灰意冷了,原本还阻止,后来却是懒得管了,冷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妹妹厮混,自己日日在府中唱戏。”

    宫以沫原本迷迷糊糊的听着,听到这里神情有一瞬间冷凝,却见申十夜宛若毫不在意般笑道。

    “当时我还小,但其中有一句,我记得很清楚,唱给你听听……”

    说着,申十夜煞有其事的清了清嗓子,细细的唱到……

    “何曾想……春阁十夜暖乍寒,原是雀奔凤巢来……”

    他少年清亮的声音,在大街小巷回转,明明是女子会唱的“假凤凰”戏曲,偏偏由他这样低低吟唱起来,别有一番哀愁。

    “你知道吗?”

    他突然停下来,对宫以沫道,“父王自我母妃怀孕,便不曾再踏足正院,加起来刚好十夜,而且母妃生下我时,他亦不在身边,所以母妃为我取名为十夜,是十足的讽刺!她对我,是恨屋及乌吧……”

    “这样苟且的日子,远不是她想要的肆意生活,所以她越发痴迷戏曲,最后她在王府年夜,不顾众人反对,硬是赶下所有贺岁的戏子,登台表演霸王别姬,可没想到,她最后那一剑,却是真的血溅三尺,我当时就在台下,她竟然一句遗言,都不曾留给我……”

    申十夜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

    后来的事就很简单了,他父王拼了命要娶姨母,与祖母达成协议,只要祖母应允,不管王府有多少个孩子,最后承袭的,必然是他,所以祖母这才让那个女人进了门,由姨母,变成继母。

    宫以沫渐渐清醒了些,她似乎可以想象,那个画着浓妆的女子是怎样在台上一个人唱完最后一出戏,那样的人生,对一个心比天高的女子来说,确实是太煎熬了,到底是受封建思想熏陶长大的女子,即便再特立独行,也跳不出这个格局。

    感受到身边的大男孩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悲哀,宫以沫揉了揉发涨的头,突然贼兮兮的将脸凑上前挤眉弄眼的笑道

    “唱戏啊……我可不会,不过我会跳舞,你要不要看?”

    申十夜本来沉浸在悲观当中,听到宫以沫的话不由去看了看她平板的小身子,噗嗤一笑,“跳舞?就你?”

    “对啊!”

    宫以沫跳的远一点,又盈盈转身,仰着头,自以为动作非常潇洒曼妙的模样,她身上是最简单的练功服,但因为喝酒,她一个简单的转身动作都让她跄踉了一下,那滑稽的模样,莫名的让申十夜心情大好起来。

    “瞧你这样,莫非要给小爷耍一段酒疯?可别糟了爷的眼睛了。”

    宫以沫闻言,不服气的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看着他,她并未醒酒,此时只是傻呆呆的喃喃自语道。

    “我跳舞,可是连父皇他们都不曾看过,天呐,你简直太走运了!”

    申十夜忍不住大笑,“没见过这么自夸自卖的,行,你要跳就跳,跳得不好看,小爷我最多不怪罪你就是了!”

    听到他这么说,宫以沫满意一笑,又朝远跨了一步,此时她们站在一条宽敞的街道上,脚下是青石板,两旁是门庭紧闭的商铺,还有远处传来打更的吆喝声

    而申十夜就坐在人家门前的石阶上看着她,他倒要享受一下,这帝王都没有的荣幸。

    宫以沫一把拉开了头上的发带,跳了一支这个时空最常见的祭祀舞曲,贺青天。

    晚风撩起她长长的发,她这一世养尊处优,所以一头青丝被养的又柔又亮,随着身子旋转而在纷飞纠缠在一起,丝丝缕缕的,扰乱人心。

    可能因为习武的关系,那些高难度的动作她都能信手拈来,又或许是醉酒的原因,原本飘逸端庄的舞步在她此时演绎来,多了分潇洒与自由。

    这只是宫以沫在一次祭天时,见到的群舞曲,因为动作特殊而庄严,一股神秘古风让她牢牢的记了下来。

    但她模仿起来还是很费劲,虽然记下了大部分动作,还是很有多地方接不上去,模糊的地方便乱跳一通,她也不管,越跳自得其乐。

    祭天的舞,本就是神圣而无美感的,但是在申十夜看来,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舞了,没有之一。

    宫以沫跳的起劲,奈何酒精上头,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终于她一个旋身,却左脚拌右脚,直直的朝前方栽去!

    申十夜几乎是反射性的冲过去接住了她,抱了个满怀!少女的体香和柔暖第一次在他脑海中形成鲜明的意识!

    宫以沫抬头,暖暖的酒气吹到申十夜脸上,他竟然也不嫌弃,嘴上却说,“真是个醉鬼!还好你遇到的是小爷我!”

    那厢宫以沫却突然嘟囔了一句。

    “申十夜。”

    “干嘛!”

    “你……你要小心……你后母。”宫以沫半倚在他怀里,神识不清道,“若是有一日……嗯……你遇到危险……无……无处可去,你……可以信我。”

    她说的含糊,可申十夜却听得清清楚楚,他睁着一双发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世人只看到他人前的风光,谁知道人后,他无一人可信,苦苦挣扎,而只有这个才认识没多久的小姑娘,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他信她。

    申十夜一直很嚣张的神情忍不住柔和下来,他忍不住捏了捏宫以沫嫩嫩的小脸,难怪她喜欢,手感真的很好。

    “臭丫头! 哼……你的话,小爷我……记住了!”

    “你们在做什么?!”

    正当申十夜要带宫以沫回去休息的时候,一道含怒的声音传来,而宫以沫已经睡得死死的了,呼吸十分均匀的洒在申十夜的脖子上。

    他抬头,在街道的一头,头顶金冠身穿玄色长袍的男子,正怒视着他!

    他微喘着,发髻也微微凌厉,而此时他身后没有一个仆从,申十夜还是一样就认出了他。

    “哟,这不是太子殿下么?”他将宫以沫护的更紧,脸上是毫不畏惧的笑,“这么晚了,太子出现在这,还真是很奇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