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十七章 茶会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动手也要打得过才行啊!申十夜心里再次泪流满面,面上却说,“我是打女人的人么?”

    他嚣张的仰头,“这刺绣,是我从她手里换来的,她被赶出皇宫,没地方住,恰好我那有套宅子,所以就跟她做了个交易。”

    他的话让苏妙兰十分可惜,但一想到昔日的朝阳公主如今却要寄人篱下,心里还是舒坦了很多。

    “没有就好……”她好似松了口气,一双美目眨呀眨,突然露出同情的表情来。

    “公主真是太惨了,就这样被赶了出来,而且也不曾听闻她有什么朋友,一个人该多寂寞啊……”

    宫以沫会寂寞么?不知为何,申十夜突然想起对方听到他要收留她时,转身那略含孤寂的笑意。

    苏妙兰没有发现申十夜的异常,声音柔柔的说,“申哥哥,您看这样好不好?过几日我准备在别庄开个茶会,我们邀请她一起来怎么样?让她多结识下京里的女眷,兴许能找到几个朋友呢?”

    话虽如此,心里却在冷笑。

    当今圣上金口玉言摘了她的封号地位,便断然没有让她复起的时候。京城那些贵女,躲着她还来不及,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交好?呵呵……

    但申十夜并不会想这么多,他出于好心,觉得宫以沫这个丑女人是应该多交一些女性朋友,女人嘛,柔弱点才好!她比一个男人还彪悍算什么事?

    听了苏妙兰的建议,他连连点头,“行,这事包在我身上!”

    苏妙兰怕不稳妥,又道,“万一如今公主正伤心,不肯来怎么办?”

    申十夜挥了挥手,“放心吧!你一片好心,她不会辜负的,再说,小爷是谁?绑也给你绑来!”浑然忘了,之前是谁将他搓圆捏扁也反抗不得。

    苏妙兰这才松了口气,嗔道,“审哥哥真会说笑。”

    此刻,太子东宫。

    “怎么样?可有消息?”

    来人一进来,便被宫澈一把拉住,此时他神情焦灼,形容憔悴,哪里有半点平日的沉和温柔。

    那宫人被捉住,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只得哭丧着脸道。

    “并没消息,公主殿下没有投奔任何人,也不知是不是去了她名下的铺子里……”

    “不会的……”宫澈十分清楚,对宫抉来说,宫以沫就是一切,而宫以沫也是百般为他着想。

    这一次宫以沫好不容易将宫抉送到了他外家手里,又给了他一个那么好的机会立功,怕他分心,这件事她一定会想法设法瞒住宫抉。而她手下无人,用的肯定是宫抉外家的人,之前也有消息说宫以沫出宫前给镇西王传了信。

    为了不让宫抉知道担心,所以她现在孤身一人的情况最可能。

    这个认知让宫澈心里十分酸涩……不过没关系,再过些日子便是祭天之日,父皇必然会解了他的禁足,到时候,他再亲自去找她!

    而这边,听着申十夜的话,宫以沫一阵沉默。

    申十夜大气都不敢喘,之前在苏妹妹那夸下海口,后知后觉的才想起宫以沫不是一般女子,那是分分钟能制服他,比男人还彪悍的女孩,但是话都说出去了,要是做不到他怎么跟人交代?

    所以此时十分乖巧的给宫以沫添水倒茶,天知道这是他父王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

    宫以沫暗自好笑,她可以想象得出,若是她真去了,等待她的该是多少麻烦,以苏妙兰睚眦必报的性格,她先前无意抢了她的绣品,就足以被她憎恨了,所以她何必去自找苦吃,嫌日子太好过么?

    这时,申十夜摇了摇茶壶,发现没水了,不由大怒,“来人啊!你们是死的么?茶壶里居然会断水?”

    可他叫嚣了一阵却没人理他,宫以沫抬头懒懒的看了他一眼,“别喊了,原本看守的佣人我让他回去休息了,这里就我一个人,水要自己烧,怎么,要我再去给你烧点水么?”

    申十夜立刻老实了,看了看她满满的茶杯,干干的说,“没事,也不是太渴。”

    宫以沫一笑,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与有些人装模作样不同,她的柔和淡然是已经刻在骨子里的,所以才会让身边的人都想靠近她。

    申十夜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让人感到舒服的气质,具体是什么他说不上来,就在他冥思苦想的时候,宫以沫已经起身了。

    “天色不早了,我想休息了,另外,什么茶会,我是不会去的,若是你觉得无法交代,就告诉她我生病了。”

    说着,便将人推搡到了门外。

    但她心里清楚,苏妙兰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果不其然,翌日,宫以沫没心没肺的睡到中午,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她摸摸有些饿的肚子,起床去开门。门前是一个大丫鬟打扮的女孩。

    见她开门,那大丫鬟眼神中掠过一丝不容忽视鄙夷,但很快就整理好面部表情,挤出一丝笑容道:“姑娘,我们小姐有请。”

    宫以沫神情怏怏的,“不去。”

    说着就要关门,而对方却连忙抵住,眼神中颇有几分警告的看着她,“这位姑娘好生无礼,我家小姐心善,亲自来请,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宫以沫好笑的看着她,“你们家小姐是谁?”

    她下巴微扬,语气有力:“我家小姐,是柳郡王唯一的嫡女!你一介平民,还是不要惹我家小姐生气的好。”

    原来是她!

    宫以沫记得,一年前她还因为冲撞了自己被太子责罚,如今,这是上赶着来落井下石了,也不知苏妙兰是怎么请动她的。

    “既然如此,容我洗漱一番吧。”宫以沫还穿着昨晚练功时穿的衣服,看上去十分另类,不合规矩。

    那丫鬟打量了她一眼,眼珠一转,十分不怀好意道,“姑娘还是就这么去吧,等久了,我家小姐脾气可不好。”

    她这样步步紧逼,倒真的让宫以沫心里生出几分怒气!

    到底是常年身处高位,她身上有着一股旁人难以企及的威压,就是这股气势,竟然直接将眼前趾高气扬的丫鬟看的心头发慌,见她神情闪躲退开一步,宫以沫才冷冷一笑。

    “既然如此,你们自找的,不要怪我。”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另一边,宫抉正在快马加鞭的赶路。

    一路上因为他们人多势众,一般流寇都远远的绕开,所以他们行路至此,只遇到一伙人的拦截。

    在宫抉血腥围剿下,一千多人的流寇死的死跑的跑,而跑的慢一点的,皆被宫抉一剑封喉,他杀神的印象,第一次清晰的印在众人心里,那些见宫抉年纪小不服气的人也渐渐收了心思。

    中午时分,他们一行人在河边扎营。

    白生是宫以沫特意指派给宫抉的人,所以宫抉对他十分信任,也只吃他递过来的食物。

    宫抉看了看远方,越往西边走,越是荒凉,很多地方都是黄土,植物也十分低矮。

    “照这个速度,不出半月,应该就要到了。”宫抉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稳重,不同于宫以沫老是把他当孩子看,而宫抉身边的人,却是知道这位主子心智成熟,思维多狡。

    白生有点心不在焉回了一句,事实上,自从几天前接到公主的第一封信开始,他就十分不安,这几天,他不知暗中处理了多少京城发给宫抉的信件,在紧张的拦截信件的过程中,白生更加心惊宫抉的手段。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有那么多人奉宫抉为主了么?不然为何在公主和镇西王联合隐瞒下,还有那么多人给宫抉通风报信?

    看着宫抉此时还有些青稚的脸,白生咽了咽口水,眼前这个孩子多智近妖狠辣又善于伪装,此时只是因为他是公主派给他的人,所以对他盲目的信任罢了。

    但若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与公主镇西王联合起来骗他,也不知会如何处置他……

    这真是一份苦差事。白生耸拉着脑袋,越想越觉得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但此刻,宫抉一心沉浸在自己的念想里,没有发现白生的不对劲,握紧手中的青丝,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皇姐,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强大起来的!你等我,等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