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十九章 蓄谋已久的阴谋爆发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是!”立刻就有禁军进来将那跪地的宫女堵上嘴拖了出去,屋子里剩下的两个心腹腿脚打颤,大气都不敢出。

    “母后有气,对儿臣出就是了,何必牵扯其他无辜的人?”

    太子跪了有一段时间了,第一次开口。

    皇后一双利眼猛地锁定了他,“你以为母后不敢?你倒是说说,宫以沫那个小贱人给你灌了什么迷汤,你竟然帮她至此!”

    宫澈闻言,直直抬头看着她,“儿臣更想知道,母后为何因这件事这样动怒?”

    他的话让皇后一噎,见她闪躲,宫澈简直难以置信。

    “母后糊涂!那赈灾的物资可是我们可动的?!”

    他的指责让皇后恼羞成怒,“既然别人动得,为何我就动不得?你身为我的儿子,怎能不体量我的难处?

    你知道打点这上上下下,需要多少资源?论出身,我母族式微,已比不过李贤妃,论受宠,我更加比不过龙贵妃!我这皇后之位朝不保夕,再不谋划迟早会被人取而代之,我有什么不对?!”

    “那也不能动赈灾之物啊!”宫澈神情渐渐焦急。

    “此次西行,意义远超过以往,父皇为了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西洲干旱之事,这一次可是下了绝心的,若不是看重,您认为他会允许朝阳公主三门而出的提议?

    若不是重视,您认为父皇会对户部多出了三百辆马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一次您没有成功便罢了!若是成事,此时想必母后也没有办法再在这惩戒儿臣了。”

    他的话宛如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皇后身上,她一下瘫坐在凤榻上,眼里是渐渐弥漫的恐慌。

    “你说的可真?你父皇他,真的如此看重此事?”

    宫澈点点头,“当时朝阳公主与儿臣说到此事时,儿臣并不是贸然下令的,她一从未出宫的女流之辈,却察觉到京城几个月前的动向,而且还来找儿臣求助,必然是得到父皇默许的,所以儿臣顺水推舟帮了她,本想博个人情,却不想这次异动,还有母后的手笔……您为什么不告诉我?!”

    皇后神情变得慌张又闪躲, “这……这样的事怎么好让你插手,你可是太子!可……若真如你所说,现在如何是好?” 她越想越心惊,额头一下就布满冷汗。

    娘家越发势微,让这位皇后如惊弓之鸟般,如今她虽然未能成事,但是只要一想到事情败露,龙贵妃,柳贤妃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痛击她!

    皇后越想越怕,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落下,见她这幅模样,宫澈于心不忍,放软了声闻,“母后别怕,此事为成,不会有事的。”

    若是只是普通的贪污,只有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应该不会有事。

    想到什么,宫澈忙道,“此事事关重大,如今既然九弟已经顺利出城了,母后还是快将人马收回,以免露出马脚。”

    皇后听了宫澈的话,眼中才渐渐出现神采。

    “你说的对,你说的对……”

    见宫澈还跪在地上,她亲自上前将宫澈扶了起来,羞愧道,“此事是母后错了,母后本不想你参与这些琐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母后不好……”

    说着,凤眸中泪水涟涟,确实是悔极了。

    说到底,她做这些,完全是为了他自己。宫澈一想便心软了,连连安慰她,“母后别怕,不会有事的。”

    但是不知为何,他心里却隐有不安……

    果不其然,皇后叫心腹女官去询问情况时,一侍卫匆匆赶来,而他传来的消息,让皇后一时间,心如死灰!

    怎会如此?!

    完了!她心慌如鼓!

    怪只怪她那表哥自以为聪明,见物资队伍异常也不曾及时收手……原来除了南门以外,东城和西城的物资队伍的马车里,竟然都是皇帝手下的禁军!

    可想而知,当一群黑衣人想打乱队伍趁机以次充好时,马车上下来的一队队禁军,让他们吓破了胆!

    他们显然是得了皇帝密令的,为首的人活捉,其他人一律杀死!

    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回来向皇后禀报,因为早去了黄泉路上。

    皇后一下跌坐在地!

    这一切……只怕都是阴谋!

    先是怂恿她们刘家去动赈灾物资,转而又向皇帝告密,不然怎么解释陛下早做准备,然后雷霆一击?!

    到底是谁?在背后主使,将她一下逼到了绝路?

    宫以沫?不可能,那小贱人还没有这样的手笔……皇后不仅想到了之前宫澈的话,户部多出了三百两马车。

    户部……龙贵妃!

    冷汗一下布满了皇后的额头……

    她慌了,她完全没想到明明只是一次简单的赈灾背后却是针对她的杀计!龙香香那个女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是这样的决绝!

    这下全完了!

    宫澈也被这消息打击不小,原本他只是在想这一次是谁那么贪婪,也不知会不会被皇帝抓住,但是却没想是他母后!而且这显然不是一件普通的贪污案,而是有人蓄谋已久的阴谋!

    此时他闭上双眼,转身朝宫外走去!

    “你去哪里!”此时皇后发髻有些乱,心腹连忙上前扶她,她朝前踉跄几步,去抓宫澈的袖子。

    宫澈头也没回,“我去向父皇认罪,趁父皇还未发作之前……”

    “不可!”

    皇后失声厉喝!“你去了就真完了!”她几步窜到宫澈面前,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襟!“你是我们刘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宫澈却握住了她颤抖的手。

    “母后,孤已经十六岁了,不应该再被您保护了,这一次,就让孤去承担吧!”

    “不!”皇后眼睁睁的看着太子大步走去,她一下跌坐在地!

    看着他的背影,皇后宛如痴了般愣了一瞬,连忙嘶声大吼。

    “还愣着干嘛……还愣着干嘛!快拦着殿下啊!!”

    而此时,朝堂内也是风起云涌。

    皇后的父亲右相此时被跪在殿中,各种眼神朝他射过来!其中不怀好意和恶毒算计,让这位五十几岁的老臣背脊发毛,为首的皇帝沉默着,而他每沉默一秒,右相便觉得呼吸艰难一分。

    完了,全完了,谁知道每年都会被苛刻的救灾物资,偏偏今年让帝王发作了?他们此举虽然铤而走险,但是皇帝会如此警觉,若是说这里面没有龙贵妃和柳贤妃的手笔,他是怎么都不会信的,这分明就是一个阴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