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十章 西洲旱事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至于真的喜欢她,宫以沫完全没想过这个可能,谁会对养大自己的姐姐,如母亲一样的人抱有这样的感情?又不是变态,而且在宫抉的认知里,她是他的血亲!这在古代可是大不违,所以她并不认为宫抉会对她有什么想法。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桌边去提茶壶,馨儿见了,连忙收拾好形容过来提壶给她倒茶。

    宫抉心里却再一次翻天覆地起来,不同的是,之前是因为绝望,这一次却复杂的多,害怕,欣喜,酸涩,彷徨……

    他不知道该怎么对皇姐说,昨晚那宫人对他下药,他感觉到不对后,连忙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脑袋里,想的全是她的身影!

    ……巧笑嫣然的,愁眉苦脸的,慵懒迷离的……还有……练武时她穿着自制的简装露出的雪白肌肤……嘟着嘴教育他时那嫣红的嘴唇……他觉得他快疯了,所以才泡在冷水里一夜。

    却不想,第二天还是心浮气躁,人也在发烧,所以为了集中注意力,才起手雕刻……但刻出来的竟然也是她的模样!他又慌又惊又喜,恰巧十四皇子那么一说,一下就戳中他的心事,而且还那样恶意中伤她,他一时忍无可忍,才下了重手。

    见宫抉久久没有回答,宫以沫有点奇怪的回头,却见宫抉突然神情变得委屈起来,睁着一双冷清的墨玉眼问,“难道连皇姐也不信我,那木俑……原本也是想送给皇姐的。”

    他这么一说,宫以沫就信了大半,也就没再追问了,叫人传膳,今天折腾了一天,她是又累又饿,脑子都转不开了。

    而宫抉却是忍着心里的失落,暗暗的松了口气。

    他不能说。

    他说了,不仅父皇会容不下她,世人也会用最恶意的态度去中伤她。

    这个时代对女人本就苛刻,除非,他有镇压一切舆论的力量……

    除非,他强大起来!

    这个念头从未如此强烈!强烈到,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宫以沫……啊!宫 以 沫 !

    时光是把杀猪刀,两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如今宫抉十一,宫以沫也十二岁了。

    要说这几年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什么,那必然就是朝阳公主如何受宠的事了!也不知为什么,皇帝突然对这位冷宫来的公主宠爱备至,就连太子,也远有不及。

    她喜欢吃冷饮,太极殿一年四季小厨房都备着冰块。

    她用不习惯恭桶,皇宫按照她给的图纸大兴土木的打通了下水道,并在宫内河那耗尽人力修了水塔和过滤网,从此每一座宫殿都有了“自来水”倒是给下人省了不少力气。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不知不觉,她也做了不少好事。

    下水管道已经在京城内通行了,为了干净,公主还倒腾出了“棉纸”这样的东西,如厕专用,并接着改善了造纸术,极大的方便了学子的日常生活,更不要说活字印刷和硬笔这些东西。

    那小脑袋里似乎有无尽的奇思妙想,也难怪皇帝这样宠她,就连老百姓对她,也是感恩戴德的。

    昭阳殿偏殿。

    宫晟高坐在龙椅上,歪着身子听臣下议事,这是类似书房一样的地方,所以大家也不似在正殿那样严谨,而他坐下,不是太子或重臣,而是一位公主,此时她同样歪坐在软椅上,动作与宫晟如出一撇。

    一国议政,怎么能有女眷在场?不少老臣面露不满,但是一些年轻的朝臣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甚至他们觉得,没有直接带公主上朝,已经是皇帝收敛的结果。

    此时他们将朝堂上无法解决的事情放到了昭阳殿来商议,算是加班了。

    宫以沫没甚精神的打了个哈欠,引来一群老臣怒目相对!

    如今他们正在讨论西洲年年闹旱的事,一时间毫无良策。

    西洲是盆地,因为没有水源,那里的子民生活用水都很紧张,更不要说种植,有时天公不作美,再耐旱的植物都颗粒无收,所以三年有两年需要皇帝救济,算是老问题了。

    众人说了许久,也没有良策,有人眼睛一转,瞟了宫抉一眼,沉声道。

    “西洲土地贫瘠,百姓常年受风沙,干旱,过得十分辛苦,如今是太平盛世,想必镇西王也不需要那么多兵马,若十万兵马收回一半,想必朝廷的压力会轻松很多。”

    宫抉闻言,眯着眼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

    十一岁的他比起宫以沫也要高半个头,眉眼冷俊,气质清华,已然成长为浊世佳公子了。但这两年,他听从宫以沫的话时时藏拙,给人的感觉是除了武艺,并无强处。

    而西周干旱这个问题他之前就与皇姐提过,自从上一次太后大寿,他见过表哥之后,与镇西王的联系便紧密起来,因为西洲的地质问题,总有一天会有人用这个借口来夺外公手里的兵权,为此他还担忧过,但是皇姐听了却眼前一亮,直说是一个机会。

    想着宫抉不由去看那个昏昏欲睡的女孩,眉眼霎时温柔了起来。

    这位老臣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年年要赈灾,有没有仗要打,人少一点肯定就轻松一些,所以有几人也跟着附和。

    但是这只是治标而不治本,宫澈微微皱眉,总觉得此法有隐患,并不可行。

    这时左相上前一步道,“陛下,老臣认为普大人言之有理,镇西王镇守西洲数年,面对西洲大旱却束手无策,想必是年事已高,难以再担此重任,也该回京养老了。”

    言语间,竟是将这个所有人都解决不了的难题,全推到镇西王管辖无能的身上,叫他回京养老,说的好听,在西洲,镇西王实至名归,若真来了京城,没了兵权的镇西王不过只是一闲散老翁罢了。到时候不说庇佑家族,不遭难都是好事了。

    皇帝知道这个道理,暂时也不想换人,又实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不由低头看向宫以沫。

    “皇儿,此事你怎么看?”

    见皇帝去问公主对政事怎么看,不少大臣面露不悦,但是之前已经有过几次杀鸡儆猴,如今也只是闷在心里,不敢再说出来了。

    宫以沫原本快睡着了,听到皇帝传唤,她茫然的睁着眼睛,问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