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十九章 木俑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见宫抉默认,宫以沫恨铁不成钢道,“她的话你也能信?她恨不得你死你不知道么?”

    宫抉闭了闭眼,还是沉默。

    宫以沫越发火大了,而发火的同时还有些伤心,“她到底是说了什么,让你如此疏远我!”

    说着语气渐渐委屈,“我原以为,我们之间心意相通,情分更甚一般亲姐弟,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轻易就被人挑拨……你真是,太伤我心了!”

    说完她翻身扑倒在被子里,一副真的气到了的模样,呜呜哭了起来,宫抉慌了,他一心觉得,也许皇姐会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不计较,一方面又怕皇姐知道会震怒,可是他到底还是想相信皇姐一次,毕竟在一起多年!

    所以他叹息一声,“皇姐,你别哭了,我说。”

    他一说,宫以沫立马坐起来,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哭泣的模样,宫抉微微一叹,心里倒是放松了一些,让所有人退下后,他便将那日柳贤妃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他说完,并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反而觉得越发沉重,而这沉重,也因为宫以沫的沉默变得越发难熬。

    “所以,以为柳贤妃告诉你,我母妃是你母妃杀死,而你母妃也是因我母妃而死,所以你担心我会介意,这几日便刻意避开我。”

    宫抉感受到皇姐语气中沉沉的怒气,没有说话。

    “馨儿!”

    沉默后宫以沫突然高喊一声,馨儿连忙走了进来,十分不忍的看了宫抉一眼,才小声问,“公主……有何吩咐?”

    “去把我的剑拿来!”

    馨儿一惊,连忙跪在地下!“公主不可!有什么话……好好说,好好说!”

    “说个鬼!我叫你去就去!快点!”宫以沫突然拔高的声音吓了馨儿一跳,她担忧的看着同样震惊的宫抉一眼,低头去了,剑很快就拿了过来。

    她掂了掂重量,举着剑几步走到宫抉面前,怒声道!“抬起头来!”

    宫抉紧抿着唇,微微抬头,一双墨眼中,是难以掩饰的受伤,皇姐难道要因为此事,杀了他不成?

    一想到此,宫抉心如死灰,竟然半点反抗的意志都没有,即便如今论武功他比宫以沫更强,但是此时,他却连抬手都没有力气。

    宫以沫提着剑,见他如此萎靡,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下火气更大了!这臭小子,竟然如此不信任她!

    “来,把手心亮出来,快,举高一点!”

    宫抉原本是等着她一剑斩下,但是此时听到她的话,诧异抬头,手不觉就举了起来,宫以沫连忙抡起宝剑,横着剑身一拍而下!

    “啪!”

    听上去很响,但是并没有多痛,而宫抉却好像被打懵了般,半响都回不过神来!

    见他呆愣,宫以沫又啪的一下打了他的手板心,这一下颇重,手心通红起来,宫抉还没说什么,宫以沫却一下哭了

    “皇姐……你!”

    宫抉一下慌了,连忙起身去哄她,却被宫抉一把拍开,指着他哭嚎道,“走开啦!你这混蛋!我与你相依为命那么久,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竟然为了这样的事疏远我!我打死你这个混蛋!”

    说着,抡起剑身又在宫抉身上打了好几下,却跟拍灰一般,下不去重手。

    宫抉此时心乱如麻,却还是闪电般抓到了重点!

    “皇姐……你难道不,不介意么?”

    “介意什么啊!你娘杀了我娘?我娘死的时候我才多大啊!这么多年,和我相依为命的,是你又不是她!你是不是傻?!”

    她愤愤的用手指去戳宫抉的胸,宫抉连连后退,还是有点蒙。

    宫以沫郁闷了,上一辈子的他可没有这么纠结啊,于是好没气道,“照这么说,你娘还是因我娘而死呢!我是不是也要疏远你,和你老死不相往来啊!”

    她这么一说,宫抉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可!”

    “那不就得了!”

    宫以沫说完,再也忍不住叹息一声。

    她看着眼前清俊的少年,还是心软。于是踮着脚去摸早比她还要高的宫抉的头,眼神有一瞬间惆怅。

    “宫抉,这皇宫这么大,那么多人,但是真正能相依相靠的,能有几个?你我本就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你应该要相信我,义无反顾的相信我才对!”

    “没有什么比信任更难的事了,但我,却是全心全意的信任你的,所以别说只是你娘杀了我娘,就算你端来毒药我也会喝下去,因为我相信你不会害我,所以上一辈的事我何必跟你计较?

    人自己这一生已经十分艰难了,再看不开,放不下,就是自作自受。”

    她的话让宫抉的心一下复苏起来,那一句,即便是他给毒药,她也不会拒绝,让他不禁想,若是有一天,皇姐真的要他死,他也是甘之如殆的。

    是他魔怔了,一件小事竟让他苦恼了那么多日,现在如此简单的解决了,心里的大石头怦然落地,他不由去看宫以沫雨雪漂亮的脸,心里再一次,为遇到她而感到庆幸……

    能说出这样的话的她,是多么睿智?有时候他自己引以为傲的聪慧在她的阔达面前不值一提。

    她平日懒散度日,嬉笑欢脱,又洞悉世事。但她那一双眼睛却永远清澈见底,这大概便是返璞归真吧……难怪她练武不勤,风雨自然这样高深的内功仍旧一日千里。

    没有母妃又有什么关系……他有这样特别的皇姐就够了。

    宫抉不由想起她之前说过的话……

    她说冷宫与他相依为命,所以他被逼扮演了她身边很多角色。

    可是感觉却觉得,她一人就能够顶替他身边所有的形象了。即便他没有那些遭遇只是个普通皇子,身边簇拥无数,但他相信,那些人全部加起来,都不如她一人灵动多彩,让人着迷。

    而他……能够扮演她身边那么多角色,他很快乐,很荣幸。

    宫以沫教育完小孩,心里微微叹息,小孩还是太缺乏安全感了,又太在意她,所以这样患得患失,那她刚才的语气是不是太严厉了?

    转而,她又想到了什么,“对了,那个木俑是怎么回事?”想到此,她微微皱眉,她虽然不如古代人那样敏感,但是她也会担心,担心宫抉因为私交太狭隘,从而误解了对她的感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