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十九章 冷宫亲临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他的话让宫抉徒然一松,几乎昏迷,但他想回到宫以沫身边,他得要这些人快一点,他甚至不能先行。

    皇权的压制和冷酷再一次给宫抉留下了深刻的影响,看着那些神情略有不满的贵人们不得不领命上轿,宫抉不明白,为什么要带着他们一起。

    好在常喜的动作十分快,而且抬轿子的都是御龙卫,他们轻功前行,倒是让部分女眷好一阵惊呼!

    雨,突然瓢泼而下……

    冷宫许嬷嬷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爬了起来!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贵人一声不吭的到冷宫来?为什么没人通知她?!

    此时骤雨已停,整个冷宫滴滴答答显得那样阴暗潮湿,每一个角落仿佛腐朽发霉,气味十分难闻。

    而许嬷嬷颤颤巍巍的匍匐在帝王脚步,任积水打湿衣衫也一动不动,皇帝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由人带路,径直走向冷秋苑。

    血,已经开始凝固了。

    众人的脚刚随着灯火踏进院子,各种压抑的呼声便此起彼伏,很多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至极!

    只见不大的院子里此时躺了七八个黑衣人,腥气挥散不去,血色浑和了雨水,乍一看地上,暗浊得仿佛是血池一般!而在院子正中,一个小女孩坐在一方石台上,突然出现的明亮让她身子微微一动,而她的脚下,正是奄奄一息的柳墨!

    方才远远听到御驾亲临通传声,柳墨神情一变,终于慌了!

    他没想到皇帝居然来了,还来的这么快!于是他不甘心的让其他的手下撤退,自己断后,最后他看着宫以沫,是难以压制的愤怒!

    如此机会!他居然没有杀得了她!

    不甘的他一剑朝宫以沫肩膀刺去,本想趁着她躲避,快速离开的,谁知原本身受重伤宫以沫听到脚步声后竟然不躲不闪,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一把丢掉自己的剑,任由对方的剑刺入肩膀,她一声不吭,一手抓住对方刺入肩胛的剑身,另一只手生生的插进柳墨的腹部!硬是将他留了下来!

    说得简单,但实则凶狠至极!只要宫抉再晚来一瞬,活下来的就不会是她。

    见柳墨倒下,她鲜血淋漓的手一把拔出插在自己肩头的剑,身形一晃,坐在了石台上,这才有了众人进来看到的一幕。

    此情此景让柳贤妃失声尖叫起来,一双大眼瞬间濡湿!她怨恨的看了宫以沫一眼,那眼中的怨毒,一下就被宫以沫捕捉了,她低低的笑出声来。

    “皇姐!”

    宫抉刚想上前却被常喜一把拦下,一溜明亮的宫灯下,宫以沫长发披散,冰雪般的侧脸低垂着,浑身是血,衬着阴雨连绵,和一地死尸,她忽然抬头一笑,却让在场的人发自内心的战栗和胆寒!

    这时,她踢了脚边人一脚,“看,都来了,你的主人可在里面?”

    柳墨虚弱的抬眼看了一眼人群,沉痛的不肯开口。

    后宫本就是皇后的职责,她一眼就发现柳贤妃表情不对,连忙开口,“此人就是行刺之人?公主快将他交给母后,母后必然还你一个公道!”

    她说得大义凛然,心里却飞快的算计着,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刺客,让柳贤妃吃个大亏?

    而她的话音刚落,那边柳贤妃就急了,软软的扑倒在皇帝怀里,娇声道,“陛下,公主竟一人杀了这么多刺客,她不会是妖孽吧?陛下,我害怕!”

    若是以往,皇帝必然要安抚一二,将对方抓起来,可是他同样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眼前这个年纪小小,孤身一人坐在血肉之间的小女孩,真的是雪莲的孩子么?

    宫以沫抬头与他对视,嘴边的笑比他更加漫不尽心。

    她又踢了柳墨一脚,“皇帝在此,难道你不想说什么么?”

    这时,柳墨吐出一口血水,“你最好杀了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皇后一听急了,“公主还是将犯人交给母后,母后一定会问出谁是幕后主使者!”

    柳墨闻言冷笑,一边柳贤妃却柔柔弱弱道,“皇后娘娘还真是急切呢,臣妾倒觉得,公主突然身怀武功,比杀手更值得怀疑!”

    这时皇帝才回过神般,缓缓开口,“来人,将罪犯拿下!严刑审问!”

    这时宫以沫小手微抬,“不用麻烦了。”

    说着她手里的长剑轻鸣,一剑刺下,一股鲜血瞬间溅了她一脸!她胡乱的抹了把脸,麻木的抬头看向众人。

    这一眼,竟将不少女眷吓得连连尖叫,更有甚者直接昏迷了过去。

    她不管皇后和贤妃脸色多难看,只是眨着眼看着皇帝,语气讨好,“父皇,此人要杀我,我亲自斩杀他,不过分吧?”

    旁人皆倒抽一口冷气,小小年纪就如此杀人不眨眼……众人看这位公主的神情立马变得忌惮和恐惧起来!

    就连宫晟都良久没能说话,越看越觉得这个小女孩没有半点雪妃的影子……倒是有点像他。

    此时所有或怨毒、或猜忌、或忌惮害怕的眼神,尽数落在剑尖染血的宫以沫身上,她感受到了,竟仰着头扬着下巴一一蹬回去,可能是是她此时的模样太过残暴可怕,视线所及之处竟无一人敢与之对视,她这才满不在乎对宫抉的方向一笑,只是她现在满脸是血,一笑更为狰狞,必然在其他所有人心里,留下的抹不去的阴影。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只有宫抉看出了她的用意,只觉得胸口似裂开了一般,火烧般的疼!

    终于,他一把挣脱了常喜,大步走出人群,挡在了宫以沫面前!

    宫以沫皱眉,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给我退下!”

    宫抉却冷着脸摇头,“我不走!”

    他将所有虎视眈眈的眼神看在眼里,他知道,今晚的事已经掩盖不了了,所以皇姐是故意的,她想将所有人的视线都锁定在她身上!所以她嚣张狂傲,甚至御前杀人!

    宫抉分明看到皇姐的手因脱力而颤抖!她远没有她表现的那么轻松,她满身是血,可能大部分都是她自己的!可即便如此,她还在一心为自己谋划。

    这个认知让他心痛如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