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透视小神棍 第九百四十四章 清台双煞

时间:2018-02-19作者:生琳涂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清台郡最为传奇的便是两人,一位是号称“永不入仙门”的上官家“武状元”。另一位则是陈家的“智多星”。他们二人被清台郡的人们称之为清台双煞。

    传闻二十多年前,武状元在仙门选拔中失败,结果被仙门选拔的面试官嘲讽,三年后武状元不知从哪里学成一身逆天刀法,再度参加仙门试炼,不仅试炼通过,而且还破掉了百年来的记录。

    但是武状元却拒绝了各大门派的橄榄枝,并且将随身长刀插入土中癫狂的说出了那句名言,

    “吾此生永不入仙门。”

    从此之后,武状元便一举成名,他以鬼神莫测的刀法击败过无数高手,后来被上官家族不知以何手段收入麾下。成为了上官家族的教官。

    武状元的传奇事迹,整个清台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与武状元齐名之人,便是这位看起来憨厚的胖子“智多星”了。

    这胖子看似憨厚,实则是一位狡猾到了骨子里的家伙。只要他那小眼睛一转,保准有人要遭殃了。

    智多星本来是陈家大公子的伴读,后来陈家遭遇了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陈家大公子居然惹到了仙门中的一名弟子。世人皆知,仙门不可惹,整个清台郡怕是百年来也只有武状元曾经敢顶撞过仙门,但是武状元武力值逆天,寻常仙门弟子绝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武状元才能再拒绝了仙门各大门派之后,还安然无恙。要知

    道仙门的那些长老自然不会亲自来这种小地方找一个莽夫计较。

    但是陈家的情况截然不同,陈家大公子手无缚鸡之力居然为了一个女人险些把仙门之中的一位年轻弟子害死。虽然陈大公子武功不行,但是阴险之极,他使用阴毒的手段骗那名弟子服下了毒药,然后又喊人将那名出来历练的年轻弟子打成了残废,仙门之中就算是一个最为弱小的门派的怒火,也绝非陈家能够抵挡

    的。

    面对这种情况,身为伴读的智多星挺身而出,陈家家主已然走投无路,于是只好相信了一把这个胖子,没成想,在智多星出手处理之后,一周内,仙门便派人灭了陈家的死对头陆家。

    整个清台郡都被这件事震撼了,所有人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连陈家家主都震惊了。

    多年后胖子在醉酒后终于说出了当年的真相,原来是他把这一切都嫁祸给了陈家。

    无数人得知实情之后都倍感诧异,要知道寻常嫁祸手段虽然可以瞒过普通人,但是又岂能瞒过仙门的那些仙人,陈家家主正是考虑到了这种情况才不知所措。可是智多星压根就没打算欺瞒仙门的人,现场的一切情况都没有变动,在鸿天门问罪的时候,那胖子居然如实的说出了实情,当时,鸿天门长老在和胖子深入交流了一番过后,便离开了,再后来陆家就被

    灭了,而陆家的传家宝七星剑也随之消失不见了。胖子智多星对于人性研究颇深,仙门所谓的报仇只不过是为了保全面子罢了,仙门之人被普通人险些害死,这件事传出去自然会让鸿天门颜面扫地,但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是无利不起早,胖子敏锐的观

    察出来,那名长老其实很不屑处理这件事,于是他便给鸿天门长老丢出了一个诱饵。他深知仙门对于陆家的传家宝,七星剑垂涎已久,但是众多门派都觊觎这件宝物,那么谁敢巧取豪夺,自然会被其他门派视为眼中钉,于是智多星便将这件事作为了鸿天门光明正大夺取宝物的机会引鸿天

    门去灭门夺宝,这样一来,陈家危机解除不说,还把死对头陆家顺手灭了。

    从此以后,智多星便不再是伴读的身份,一跃成为了陈家的智囊,本来陈家只是清台郡的三流世家,但是在智多星的辅助之下,短短十余年时间,陈家便成了能和上官家族扳手腕的存在。

    清台郡之人一谈到武状元和智多星二人便如同谈虎色变,这两人一文一武,却杀人无数。

    一位是以武力夺人性命,而另外一人则是杀人诛心。

    那两人见是陈家的智多星,登时两人面色陡变,连声说道,

    “见过智多星阁下。”

    胖子随意的撇了一眼一旁的青年与少女,全然没有在意这两个普通的家伙,然后憨憨一笑说道,

    “好说,好说。”

    少女只听了几句便被青年拉着来到了拍卖厅后台。来到后台之后少女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

    那老头上下打量了青年与少女一番后说道,

    “你们两个家伙来这里填什么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现在的管理可真差劲,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青年不答话,不疾不徐的掏出一粒丹药丢给了老头。

    山羊胡老头神情颇为不屑,但是出于本能还是抬眼看了一下那药丸,这一看不要紧,他险些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要知道老胡干了这么多年品鉴的活,见过的宝丹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五粒。结果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青年随手就丢出了一枚宝丹!

    青年冷峻的说道,

    “这丹药典当的话值多少钱。”

    老胡急忙掩饰了自己方才的神情。眼珠子一转说道,

    “这丹药稀松平常,最多只值两万文钱。”

    “成交。”

    青年没有墨迹,一口便答应了。老胡眼中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老胡干这行快五十年了,背地里人们都叫他“老狐狸”。什么样的主顾都不用眼睛瞧,用鼻子都能嗅出对方的身家背景,像面前的这两个家伙,一定是不知从哪捡来的丹药,所以才会急着典当。

    如若知晓这丹药的真正价值,傻子才会典当呢,拍卖出去价值最少在三十万文上下!

    于是老胡眼红心黑的把价钱足足压低了九成!果不其然,不识货的青年竟然满口答应了,老胡此时甚至有些后悔,早知道这个青年这么爽快,就应该再压低一倍了。

    老胡有些悔恨的让青年办理了一下相关的手续后,便给了青年一张卡片然后诚恳的不能再诚恳的说道,

    “小伙子,这卡片里有汇丰钱号的两万文钱,五大州都通用,如果你还有类似的丹药尽管拿来,老胡我保证童叟无欺。”

    青年没有多看老胡一眼,拉着少女便离开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老胡嘴角冷笑。“再见二位。怕是再也不见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