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透视小神棍 第七百二十六章 化险为夷

时间:2017-12-27作者:生琳涂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丁阳体内的黑色小球急速转动,竟然在丁阳的识海之中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飓风。丁阳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被这团黑色的飓风吞噬。

    飓风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猩红色如同血液一样的东西。

    丁阳猛然间发觉,自己曾经吞下了血兽精华,刚才在突破的时候,服下三元归一丹,使得凝练好的“金丹种子”激发了血兽的血脉之力,所以那原本温和的种子才会突然暴走。此时那颗小种子也获得了吞噬的能力,丁阳身体内的所有力量都被那种子一点点的吞噬,所以丁阳此时识海之中仿佛有一个巨大的可以吞噬能量的黑洞,丁阳无法用力量压制,因为一切力量都会让那个黑

    洞变得更加强大。

    丁阳估计以这样的状况下去自己最多再有五分钟,他的意识也会被黑洞完全吞噬,届时丁阳就会变成行尸走肉。

    但是丁阳却没有慌乱,他盘膝做好,双目紧闭,他的脑海中空前的空明没有任何杂念。丁阳完全达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丁阳发现自己此时居然在自己的识海之中。

    在这种状态下,丁阳识海的感知力比以前还要强大,他此时将黑洞飓风每一处的能量波动都看的一清二楚。

    突然丁阳脑海中出现了对于势的领悟,然后丁阳双眼猛然睁开。

    “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然后丁阳再度集中精神,丁阳又一次的进入了自己的识海之中,然后丁阳伸出手顺着飓风运动的轨迹摸去。这一次那可怕的黑洞没有吞噬丁阳,丁阳甚至可以触碰到那些肆虐的力量。

    “顺势而为。”丁阳开始引导那些力量,就如同丁阳在苗寨第三关时一样,他不慌不忙的一点点引导着那些狂暴的力量,终于那个可怕的黑洞形成的飓风不再扩大,此时那飓风几乎沾满了丁阳的整个识海,他本体也被逼

    迫到了识海边缘,如果那飓风在扩张一点点,丁阳掉落识海边缘便会永远的沉沦在意识之海。

    万幸丁阳总算掌控了黑洞飓风。

    丁阳试着让飓风逆转。在丁阳的引导下黑洞飓风渐渐的开始逆转,然后飓风不断的变小,最终彻底恢复到了原本的大小,不过丁阳之前形成的白色“种子”此时却变成了黑色。

    丁阳还是头一次听闻在辟谷期形成的“种子”是黑色的,虽然丁阳也不清楚这个黑色针尖大小的种子到底是好是坏,不过丁阳总算是成功的扼制住了那个可怕力量。

    三元归一丹的药效还没过,丁阳急忙从识海深处出来,继续稳固根基。

    不知又过了多久,丁阳总算是将三元归一丹彻底吸收。这个黑色的小种子似乎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丁阳也算是放下心来。

    丁阳此时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仿佛可以御气纵横九万里,生吞日月星辰兮。

    不过这仍旧是丁阳的错觉,因为丁阳前世实力强悍,所以每当丁阳力量大幅提升后,他都会有一种回到巅峰的错觉。虽然没有达到那般恐怖的程度,但是到达辟谷期之后,丁阳便无所畏惧了。

    ……

    一个阴暗潮湿的密室内。丁远桥躬身而立,丁政道此时正在沙发上休息,丁远桥知道自己的父亲休息的时候不喜欢任何人打扰,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快一个小时了,丁远桥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发麻,但是他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所以

    丁远桥只能眼珠子四处乱看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不知道老头子怎么想的,居然总是喜欢来这种地方独处。’

    丁远桥看着四周都快发霉的陈设一脸嫌弃。

    “远桥,你来了?”

    突然听到丁政道叫自己,丁远桥急忙收回了思绪。他赶忙站好,有些紧张的说道,

    “是的父亲。”

    “不知道我休息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吗?”

    丁远桥心中忐忑万分,他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此时丁远桥看不清自己父亲的脸,丁政道完全处于阴影之中。丁远桥感觉到自己父亲行为越来越诡异了,丁政道除了喜欢呆着这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密室,他似乎最近一年来都没怎么笑过。甚至连说话声音

    也透着几分阴森。

    “现在是几点了?”丁政道突然问道。

    “父亲,已经下午六点了。”

    紧接着丁政道伸了一个懒腰,一副刚睡醒的模样。丁远桥突然想起来,父亲似乎连作息时间也变得喜欢昼伏夜出。

    “找我什么事?”

    丁政道冰冷的声音吓了胡思乱想的丁远桥一跳。

    “那个,父亲,我要向您汇报一件大事。”

    看到丁远桥这幅慌慌张张的模样,丁政道有些不悦的说道,

    “成大业的人要保持镇定,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模样?哪有半点成大事的样子!”

    丁远桥听着父亲的训斥,低着头不敢说话。

    丁政道越看自己的这个窝囊的二儿子越气,他又数落了丁远桥半天后才停止了对丁远桥的指责,丁政道终于不说话了,丁远桥急忙插嘴道,

    “父亲,您别生气了,不要把身子给气坏了。”

    “废物,连一点血性都没有,我骂了你这么半天你居然不生气?你要有你哥一半的能力,我们丁家何止于此?”

    丁远桥心中骂道,

    ‘又提起他干嘛?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还要拿我和他比!老不死的东西,迟早我会让你对我另眼相看!’

    但是丁远桥却丝毫都不敢表露出来,他带着自己那象征性的笑容说道,

    “父亲,我向您汇报一件事。说完后您千万不要动怒。”

    丁远桥对于自己的父亲再了解不过了,丁政道随着年龄的增加,脾气越来越古怪,动不动就发脾气,所以丁远桥只好先打了一个预防针。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丁远桥畏畏缩缩的说道,

    “丁阳那个小子还活着呢。”

    丁政道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什么?你是说那个傻子还活着?还有谁知道这件事?‘那些人’知道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