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六十二章 剑如龙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回到西来之后,他抽空来到了五岭山下,抬头看着五岭山。

    五岭山灵秀,却不厚重,稍显单薄。

    静静的站在山下,慢慢的,这座山也入了脑海,也落入了那画中的山里。

    差了一些!他心道。

    其实不止一些,差了很多。

    王显回到西来没多久,牧乘舟便找到了他,为他带来了几副山水画,都是从那处古墓之中寻得的,是牧长青专门送过来的,他打开看了看,多是些水墨画,也有水彩画,山水画的的确漂亮,意境不凡,即使他并不懂这些个东西也知道这肯定是难得的宝物。可惜,其中的意境都不是他想要的。

    “这两幅我留下看看,这几幅,送回去吧。”王显选了其中的两幅山势雄浑险峻的山水图轴留下来,另外两幅意境通幽,有些山林隐士味道,他观之也无多少意思,留在家里还得找个地方放着。

    “好。”牧乘舟将他不要的几幅画收了起来。

    “云松道长还在邱庄?”

    “还在。”

    “段天成他们呢?”

    “段天成去了京城,卢正峰还在邱庄。”牧乘舟道。

    “给我安排一辆车,就等在学校外面的路上,不要太显眼了,随时等我,人一定要可靠。”王显道。

    “好的,没问题。”牧乘舟道。

    他找牧长青就是为了获得可以随时离校的理由,校内校外都已经说通了,他便可以专心修行了。

    次日上午,课堂上,同学们在认真的上课,王显则是在专注的读书。

    纯阳剑舞,

    画中人物,舞剑山林间,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好画,好画啊!

    王显不停的赞叹道。

    上课下课再上课,他就坐在座位上,一直在看这本书,将书中人物的剑术见招全部记载脑海之中,并且在脑海之中演练起来。

    旁边人见他看书看得入迷,没人敢打扰他,毕竟上课的时候,连老师都不管,现在王显可是在西来大大的有名,连许仲谋那样的人都斗不过他,被迫灰头土脸的离开了,谁还敢出触他的眉头。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一直到了放学,何茂盛才开口问了一句。

    “好东西,看看?”

    “那感情好。”

    “给。”王显书递给了他。

    何茂盛街过来一看,脸都黑了。

    “我去,连环画啊!你,你,你怎么这么幼稚呢!”

    “什么连环画,没文化,这可怕啊!”王显道。

    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被说成给小朋友看的连环画,这要是被这本画册的作者知道了,估计会直接从棺材里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臭骂。

    “有这么传神的连环画吗,啊!?”

    回家的时候则是“观山”,看那副古画。

    以前呢,他总是觉得差点什么,但是经过阳城那一趟,他便有所感悟了,“观山”,光靠看画不行,还得看山!

    抽空要去一下东岳!

    距离西来最近的名山就是东岳。

    五岳归来不看山。

    雄、奇、秀、险、幽。

    它以“雄”字排位第一,五岳独尊。

    一连三日,王显看那纯阳剑舞是如痴如醉。

    这日清晨,他径直去了五岭山,独自一人来到了五岭山最高峰的顶部,如人的手指,离下方平缓之之地少说也有四五十米高的垂直距离,因太过陡峭,无登山之路,王显却如飞鸟一般,直冲山顶,顷刻之后便到了顶部,这上面却是一处相对平缓的山岩。

    好地方,好地方!

    手一抖,青铜短剑握在了手中,他便在这山顶之上演练剑术,剑招由慢到快,慢慢的和脑海之中印记清晰的剑舞重合起来。

    手中的剑是越来越快,

    内息奔流如江河,

    剑意挥洒,剑气纵横,彷如雷霆呼啸。

    先是得了剑意,复又得了剑招,今日这才算是内外合一!

    去!

    王显突然猛地将手中青铜剑挥手抛出,直飞天空,嘶嘶破风声。

    来,

    飞剑下来,复又落入他的手中。

    痛快,太痛快了!

    尽情的舞剑,如同魔怔了一般,天空之上,明日东升,一直到了天中。

    终于尽兴,他手中青铜剑收回。

    好,

    太好了!

    今日这山顶舞剑,内外合一,对这剑意的体味更深一层,与自身之相融更近一步。

    练剑之后,他又在山顶盘膝练气,这一坐便是一下午,一直到了夕阳西下,挂在了山头。

    走了!

    他起身然后从山下一跃而下,如大鹏凌空,临落地时,在树梢一点,斜着飘出去七八米远,轻飘飘的落了地。

    一连数日,他每日都来这山中练剑,或是山顶,或是山涧,或是林间,都是人烟罕见的偏僻地方,剑法是越发的纯熟,仿佛修炼了数年。

    这一日,牧长青来到了西来,特地见了他一面。

    “你可以留下一个人。”王显道。

    为自己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也该给点好处了。

    “我可以教他点东西。”

    “好,好,好,太谢谢先生了。”牧长青听后高兴道,如果不是家里有事情必须自己亲自去处理,他宁愿自己留下来。

    邱庄一行之后,他可是从自己的师父听闻了这位供奉的不凡,连那段天成都招架不住的将军尸,险些被他两剑斩灭,这是何等的修为啊!越想便越发觉得当初自己力排众议请王显坐家族供奉这件事情做的实在是太对了,太值了,今天又听到他说这话,可是高兴极了。

    他当日就叫来了自己的亲弟弟,名为牧长虹,一个看上去有些文静秀气的少年,和王显差不多年龄。

    “明日,行拜师礼。”牧长青道。

    “没必要那么隆重。”王显摆摆手。

    “不,必须隆重。”牧长青恭敬道。

    “好,就连乘舟的儿子一块教着吧。”王显想了想道。

    “但凭先生做主。”

    牧乘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了乐坏了,这些事情他可是的想了很久了,但是随着王显的身份越来越重,他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没料想今天他居然主动提出来了。

    次日上午,就在牧乘舟的的别墅之中,牧千山的弟弟牧长虹,牧乘舟的儿子牧小凡,庄重的行拜师礼,拜王显为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