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四十九章 特别部门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铁青着脸转身就走,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扯到了还没有彻底恢复的伤口,一阵剧痛,浑身一颤,脸色苍白,脸色越发的狰狞几分。

    “走吧,快上课了。”王显转身对许心如道。

    “谢谢。”许心如面色微红道。

    “谢什么,他说的话,不必放在心上。”

    “嗯。”

    进了教室,坐下之后,何茂盛就亮着一双眼睛盯着他。

    “怎么了,老何?”

    “你要出名了,出大名了。”何茂盛道。

    “怎么回事啊?”

    “和许仲谋抢女人,还把对方逼得转学了,他姓许的什么时候吃过这种憋啊,你牛逼,太牛逼了!”何茂盛翘起了大拇指。

    “可是这事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兴奋呢!”王显笑着道。

    “必须的,你是我同桌,你这么牛,我脸上也有光啊!”

    “这有什么牛的。”王显笑着摆了摆手,然后继续看书,他越发觉得这本单公山水里面东西非常的有趣。

    另一边,许仲谋离开了西来中学,他在车上望着这所学校,刚才在教学楼之中,他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王显,你给我等着,还有许心如,早晚让你们生不如死!”

    走,

    黑色的汽车沿着宽阔的马路前行,也不知道他能否再次回来?!

    是夜,牧乘舟做东,专门宴请了西来中学的几位领导,还有王显的班主任老师。

    参加酒席的人都很吃惊,这位牧乘舟他们知道,西来大名鼎鼎的人物,两道的人都要给面子的。但是没想到自己的学校里居然还有人和对方有这么深的关系,平日里怎么没听说过,而且看着关系,他的身份可是很不一般呢。

    牧乘舟将这些学校的领导老师请过来的目的很间单,就是让他们对王显凡事都有个照应,这些事情牧乘舟没告诉王显,对方安排的事情,他只要办好就行了,没必要事事说。

    家中,王显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副画。

    画中,那座山仿佛一下子来到了眼前,不,应该说是他似乎进入了画中,眼前就是那座山,巍峨、厚重,给他一种窒息的感觉,仿佛这座山在动,在朝着自己压来。

    这画仿佛是活的,有灵,有意境!

    “好一座山,好一幅画啊!”

    盯着这幅画看了良久之后,王显叹道。

    此时,五岭山上,来了几个客人,很低调。

    “师父,您看如何?”牧长青道。

    在他身旁的赫然是岱山的云澜观主云松道人。

    “山势有形,草木灵秀,是个好地方。”云松道人道。

    “是王显施主让你想办法包下来?”

    “是,我最近正在运作这件事情,遇到了一些阻力。”

    “他说了,就要办,尽全力去办。”云松道。“他是供奉,这是你去求的。”

    “是,师父。”牧长青听后恭敬道。

    “还有,靠人不如靠己,你自己的修行要抓紧,不能耽误了。”

    “是。”

    “师父,您不见见王显吗?”

    “怎么见?你请我来是为了看看这片山,不是为了他。”云松观主道。“你啊,还是什么事情都想着利益,和人交往呢,是看情分的。”

    老道叹了口气。

    自己的这个徒弟,聪慧、老成、八面玲珑,好处很多,就是太过精明了!

    “长青。”

    “师父。”

    “你以诚待人,人家才会真心对你啊!”

    “是,我记下了。”牧长青听后急忙道。

    “送我回去吧。”

    “是,师父。”

    牧长青连夜将云松道长送回了岱山。

    清晨,太阳照常升起,西河在静静的流淌。

    河边,站着一个人。

    王显静静的看着河水,已经有一会了。

    有人。

    人未到,他便已经感知到了,不是听见,是感知。

    “您怎么在这里啊?”一身运动服的牧乘舟近到跟前轻声道。

    “看看,这西河的水,有些意境。”王显这只身前这南到北流淌的西河道。

    牧乘舟听后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话,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这西河有什么意境可言,天天看,没什么稀奇的。

    两个人沿着西河跑了一段,王显便回家,吃过饭知乎,继续去学校上学。

    一天下来,他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那本单公山水之上,而且意外的发现,即使有老师经过,也不怎么管他,反倒是把他的同桌何茂盛吓得不轻。

    “我说老王啊,你能不能收敛点?!”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这本书,写的妙啊!”王显拍着古书道。

    “是吗,我看看。”何茂盛接过书本,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懂。

    “我靠,这特么的是什么玩意啊?!”何茂盛翻了几页之后立即还给他,他是一个字都看不懂。

    “这些都是古文,语文都写不好的渣渣肯定是看不懂的。”王显道。

    “你”

    学校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少了最大的那个刺头,是真的风平浪静了很多,而且现在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没有人找王显的麻烦,前者是不敢,后者是都接到了招呼。

    晚上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特别部门,试行?”

    “是,今天刚刚得到的消息。”

    对方说西来今天成立了一个特殊的部门,就叫做特别事务科,听上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权利不小,受上面的直属领导,临时就从西来抽掉了三个人,其中一个人担任副科长,巧了,这位副科长王显认识,就是何茂盛的小舅子,张仁成,而这位张科长的级别一下子跃升了数级,和当地的警察局长同级别,成为屈指可数的实权人物。

    想必他自己听到这个任命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吧?王显心道。

    “成立了吗?”

    “留意一下,科长是谁?”

    “好的,应该不是本市的人,而是从上面派下来的。”牧乘舟道。

    此时,距离西来数百公里的阳城,某处别墅之中。

    一壶香茶,两人对坐,一人是牧长青,另外一个人是一个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牛仔裤、夹克,穿着休闲,浓眉,菱角分明,脸上一道疤痕,从左耳处一直到了脖颈,如同一道红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