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四十六章 山雨 修行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走吧,该上课了。”

    嗯,两个人进了教室,王显还在盯着外面的春雨,看天空之中的云雾,一时半刻是停不下来的。

    讲台上,老师在讲着课,讲的很投入,下面的学生好像听的也很投入,王显却是望着外面的雨幕出神。

    嗯,突然间他的眼睛亮光一闪。

    “我要出去一趟,帮我应付老师。”王显突然道。

    啊?!一旁的何茂盛还没回过神来。王显就已经拿起雨伞就出了教室,下了教学楼,独自一个人,撑着伞,出了学校,来到了学校外面打了一辆车,跟司机说了一声,径直去了五岭山。

    “小伙子,这个时候不上课,来这里做什么?”司机好奇的问道。

    “家里有事。”王显笑着道。

    “噢,路上慢点。”这位司机还不忘好心的提醒道。

    “谢谢。”

    出租车远去,王显一个人撑着雨伞,蹬上五岭山。

    雨水细细密密地下着,洒落清凉;云雾淡淡薄薄地飘着,低低的遮过山腰,浮出一幅清新山水画卷。一路烟雨缭绕,宛如仙子,身上,头发都沾上了水汽,沿路两侧的树木、花草,在雨水的浸润下,新鲜可人,有一种灵意。这个时候,山道之上,一个人也没有,静悄悄的,偶尔能够听到鸟叫、虫鸣。

    真美!

    王显也不急,就这么撑着一把雨伞,缓缓的在山道上走着。

    体内的内息却不似这般平静,它们是欢悦的,仿佛碰到了许久不见的跑朋友。

    经文自然而然的浮现在了脑海之中,他周身外的雨雾似乎是越来越浓了。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山顶之上,登顶愿望远,云雾如海,白茫茫一片,树木苍翠,隐现期间。

    嘶,呼,他深吸了口气,然后从山顶纵下,之间白雾之中,一顶雨伞跳跃这,顷刻之后便没入云雾之中不见了。

    山涧之中,溪水在欢快的流淌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如同一首欢快的歌谣。

    一滩清水,几方山岩,数株大树,树下,山岩之上,王显盘膝而坐,闭目凝神。

    天上,雨还在下,四周,雾气越来越浓。

    山,寂静。

    如诗,如画。

    西来某处高档别墅之中,牧乘舟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怎么回事,电话也打不通,人也联系不上!”他有些着急,因为他刚刚得到了那几个东瀛人的消息,似乎在本市之中,和谁见了面,想要进行什么交易。

    “给我盯住了,和谁见的面,谈的什么,我要今天晚上就知道。”

    “是。”

    牧乘舟这二十几年来在西来掌控的网络在这一天前所未有的运转了起来。

    这场春雨,一下就一天的时间,知道临近傍晚方才慢慢的停下来。

    山中,林间,树下,溪谷旁。

    王显一坐也是一天,再睁眼,天还是那片天,山还是那座山,细看,似乎又有什么不同。

    拿出手机一看,数个未接电话,有何茂盛,有牧乘舟的,也有自己父母的。

    一个个的回过去。

    “老王,你太不仗义了,你知道我为骗你家阿姨动了多少脑子,死了多少脑细胞吗!你去哪了,这一天都没见人。”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要做,谢了。”王显道。

    “行了,不说了,记住了,我跟叔叔阿姨说你中午是来我家吃的饭!”

    “哎,知道了。”

    牧乘舟更急,因为他已经查到了那几个东瀛人见了什么人,从对方手里买了什么东西,是古物,有青铜器,有瓷器,还有帛书。

    “古书?听着,不能让他们出西来,想尽一切办法,见面再说!”

    此时,那几个东瀛人已经结了账,准备离开客房,出门的时候,发现汽车车胎没气了。

    “要快!”见得的两个字,感觉口里像含着一块糖。

    车没修好,警察到了,将他们带回了警局之中,态度很好。

    “我们是东瀛东瀛投资商,你们领导请来考察投资环境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啊,这位山中不二是吧?我们今天刚刚抓获了一个文物贩卖团伙,经过审讯得知他们将一部分文物卖给你们,这事你们怎么说啊?”

    “我没有见过什么文物。”

    “不承认是吧,来,看看这些照片。”办案的警察将几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

    那位rb人见状脸色一变。

    “这是诬陷!”

    这个时候一个警察来到办案民警身旁,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他脸色一变。

    刚才他们搜查了这位山中不二先生,还有随行两位人员的包裹,结果并未发现那些文物。

    “不二先生,那些文物被你们藏在什么地方了?”

    “我说过,我没有见过文物,在我的律师没来之前,我是不会说任何的事情的。”这些rb商人的语气十分的强硬。

    “什么,没见到文物!?”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王显很吃惊。

    “对,应该被他们转移了!”牧乘舟道。

    “马上查,动用全部的力量,这批文物非常的重要!”王显想了想给牧长青去了一个电话。

    “对,这批文物非常重要,一件都不能流失出去!”王显道,“这里面可能有灵器。”

    “明白了!”电话那头,一听到这两个字的牧长青身子一颤,挂了电话之后又拨打了几个电话,调动牧家在齐州西来附近的所有力量搜寻起来。

    这些事情在进行之中,王显有些着急。

    这些古物都是宝贝,而且其中很可能是有些是有助于修行,这些东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入外人的手中,在他看来,国内的不同势力之间的争斗是自家人的事情,但是今天这件事情,性质完全不同了!

    “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立即给我打电话。”

    “好的。”牧乘舟道。

    夜半,王显正在修行。

    嗡,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我。”

    “找到了,在东店,但是人很难缠,好像会忍术,我们折了好几个人了。”牧乘舟道。

    “派车来接我,快!”

    王显听了听隔壁房间的动静,确认自己的父母正在熟睡,轻轻的打开窗户,将事先早已经松开的防盗窗一拉,然后出去。他家住的楼层四楼,夜色之中,他一纵而下,落地无声。来到了小区的外面,等了没几分钟,牧乘舟的车就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