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三十六章 剑意临身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对于牧施主的病,施主有什么看法啊?”云松道长道,“实不相瞒,他和我和是有很大渊源的”。

    “那道剑意太过犀利,存于他的身体之中,斩断了他的生机,他肉身凡胎根本承受不住,得想办法将那道剑意消融或者是引出来。”王显道。

    “老道也是这个意思,那道剑意锐利无双,想要相融,太难!我有办法将他身体之中的那道剑意引出来,却需要有人承受。”云松道人道。

    “不能用死物吗?”

    “不能,那是一道意,死物无灵,除非是”

    “灵器?”

    “对,这是这种东西太过珍贵了,一般灵气还不行,需要特殊的灵气,牧家已经想办法了,但是那位牧施主等不得了,况且就算是有灵器,我也未必运用得当。”

    “道长,你看我能承受那道剑意吗?”王显忽然道。

    “施主?应该可以,施主的身体经过灵气淬体,已经易筋洗髓,而且练气有成,风险有,但是不大,其实贫道也可以承受那道剑意,但是要主持阵法,无法一心二用。”

    “那我们就试试?”王显道,既然来了这里,就得做点事情。

    王显不是圣人,也不是菩萨,他之所以愿意这么做,愿意冒着险,自然是有他的用意的,他想看看那柄只靠剑意就将一个人伤害成这个样子的“灵器”,但是人家岂会轻易的给,要想收获,得先付出才行。

    “好。”云松道人高兴道,

    两个人下了山,云松和那位中年男子说了一下,让他抓紧时间联系牧家的人,让他们做决定,是否这么做。

    “好,请道长稍等。”

    不一会功夫,那位中年男子就回来了。

    “老爷说了,全凭道长做主。”

    “好。”

    云松道长便立即安排,就在那房间之中布置下了一个阵法,外人禁止入内,然后和王显说了这个过程,特别是一些要注意的东西。

    这是王显第一次接触到这种阵法,而且是在大变之前。

    朱砂符咒,铜镜古物,桃木,王显坐在床边,双手握着牧长青的手,两人之间拴着数道红线。

    “施主准备好了?”

    “好了,可以开始了。”王显道。

    “好,施主小心。”

    云松手持一柄桃木古剑,脚下踏着奇怪的步法,口中念念有词。

    急!

    猛的用那桃木剑隔空一指躺在病床之上的牧乘舟,似有一道光华如电弧一般一下子射入了牧乘舟的身体之中,接着王显便开始催动身体之中内息,一阵风起。

    他突然感觉眼前一亮,然后什么东西一下子冲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头痛欲炸,浑身剧痛。

    急忙默念“混元真经”,催动自己身体之中内息流转不断,然后这剧烈痛苦方才缓缓的退去,他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没入了自己身体之中。

    呼,他睁开了眼睛。

    “道长?”扭头望着一旁云松,“应该是成了。”

    云松道人听后急忙来到身旁,伸手在牧长青的身上试了试。

    “那道剑意应该已经消失了。”

    “那就好。”王显起身,眼前一黑,然后一个踉跄,退了两步,方才稳住了身形。

    呼,他深吸了口气。

    “施主!”云松道长急忙扶住他,按住他的后背,王显感觉到一片温热之力渗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急忙运动内息,将气息融入自身。

    “多谢道长。”他起身行礼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云澜观和牧家颇有些渊源,我和长青的父亲又是至交,长青也是我的弟子,你冒险相救,我欠你一个人情。”云松道长道。

    “道长言重了。”王显道,“我能看看那柄剑吗?”

    既然事情办妥了,那接下来就该提要求了,王显此次前来就是为了那柄剑。

    “那柄剑此时并不在云澜观之中,施主想见的话,我让他们送过来便是。”云松道。

    “好。”

    呼,嘶,躺在病床上的牧长青呼吸有力了很多。

    “长青有幸,总算是逃过了一劫。”云松道人看着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道。

    他们从房间里出来之后,等在外面的两个人急忙上前。

    “道长?”

    “长青躲过了此劫,你们要好好感谢这位施主。”

    “谢谢,这份恩情,牧家牢记在心,定有重谢。”姓何的中年男子道。

    “不必了。”王显摆摆手。

    “王施主想要见见那柄剑。”

    “好,我马上安排。”中年男子道。

    “施主,这岱山风光不错,老道带你转转?”

    “有劳道长了。”

    一老一少两人上了岱山,在云松的带领下,有名的景点都转了一遍,他们走的都是小道,和游人走的大路分开,一路上只听到人声,却未见到几个游人。

    山路越行越陡,两人却是越走越快,老人在前,王显在后,健步如飞。

    有些数米高的山崖,两人皆可一纵而上,

    岱山最高峰名为云澜峰,站在此处可赏日出,观云海,常人上山,少说半日,这两人却不过一个钟头就来到了这顶峰之上。

    登高望远,风光无限,让人心旷神怡。

    “果然是风水宝地啊!”王显心道,这山中的灵气被封住了,泄露消散的有限。

    中午的时候,王显他们在观中吃的饭,素菜,却是纯天然的,胜在味道鲜美。

    闲谈的时候,王显也知道了牧乘舟和这个牧长青的关系。

    牧家是那种所谓的世家豪门,也有本家和分家之说,牧乘舟就算是分家,在西来能够闯出那么大的名头,靠的不单单是勇气和头脑,关键的时刻,本家给予的支持也成功的关键,这其中给他支持最大的就是牧长青,而且这两个人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牧长青和他同辈,但是年小,两个人的轻易很深,见面的时候牧长青基本会叫他一声哥,于情于理于利益,他都要帮这个忙。

    “对不起,没早些告诉您!”

    见云松道长都对王显如此的客气,而且对方的确是帮了大忙,他对待王显的态度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无所谓,每个人都有秘密吗。”王显摆摆手。

    他现在有些不太舒服,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之中多了些什么,在和自己的内息起冲突,应该就是那道“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