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三十五章 云澜有道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小显,你跟爸说实话,你怎么认识牧乘舟的?”等牧乘舟开车离开之后,王易安将自己儿子拉倒一旁问道。

    “跑步认识的,我在晨起来沿着西河跑步锻炼,他也是,一来二去就认识了,还比较投缘。”王显笑着道,“怎么了?”。

    “就怎么简单?”王易安听后吃惊道。

    他可是知道这个牧乘舟可是西来有名的人物,在西来说话都很有分量的那种,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和自己的儿子相识。

    “就这么简单啊!”

    “咱们儿子有福气啊,不过小显,和这些人打交道可要小心点,尽量的少来往。”张玲道。

    “哎,我心里有数,现在主要心思是学习。”王显道。

    “对,对对。”张玲笑着道,儿子乖巧懂事,她这做母亲的就少了很多的心事。

    回到了家中,一夜的修行暂且不说,次日清晨,他起的很早,出了门,牧乘舟的车就在他们小区外面等着他了。

    上了车

    “吃过早饭了没有?”牧乘舟道。

    “没吃。”

    “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知道一个地方还算不错。”

    “行。”

    他们找了一个很干净的小店,吃了点早餐,然后上了车,直奔琅琊。

    三个小时的车程,他们来到了琅琊郊外的岱山,岱山是齐州名山,以奇松和云海最为出名。

    春天,满山柳绿桃红,春意盎然。

    汽车在山脚下停下,两个人下了车,拾阶而上,山道狭长通幽,两旁山林茂密,鸟飞虫鸣。

    嗯?

    王显突然停住,望着山中的某个方向。

    “怎么了?”牧乘舟见状问道。

    “没事。”

    果然,这里曾经出现过“灵涌”,灵气之盛,不下五岭山,甚至更胜一筹。

    云澜观在主峰云澜峰靠近山顶的地方,沿山势而间,红墙黑瓦,古朴盎然,起于明初,距今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

    两个人进了云澜观,这道观之中有几株青松,高耸挺拔,合抱粗细,一看就有些念头了。

    牧乘舟找到了道士,说明了来意,一位年轻的道士在前面道路,沿着狭长的石道来到了林间一片建筑之中。

    接见他们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

    “何叔,长青怎么样了?”

    “不好。”中年男子摇摇头。

    “我想见见他。”

    “嗯,这位小友是?”中年男子问道,语气很和善,并没有以为王显的年龄而轻视于他。

    “一个朋友,听说长青的怪病,过来看看。”牧长青道。

    “好,进去吧,云松道长在里面,务必恭敬。”这位姓何的中年男子道。

    “知道。”

    两个人进了一间房子,里面的物件一看就是老物件,一进来王显就觉得这里面的气息与外面不同。

    “阵法”!

    他环视了一眼四周,看到房屋之中摆放着盆景,山石,铜镜,墙壁上还贴着朱砂写的符咒。

    听到进来人的声音,从屋子里出来一个老道,须发皆白,但却是面色红润,双目有神,颇有些鹤发童颜的意境。

    “道长。”见了这个道人,牧乘舟急忙恭敬行礼。

    这是有大能为的人,他未曾见过,但是却曾听人提起过,牧家家主方外至交,如果不是他,牧长青早死了。

    “咦?!”这位老道见到王显之后惊叹了一声。

    “贫道云松,云澜观主,不知这位施主如何称呼啊?”云松笑望着王显。

    “王显,学生一个。”王显笑着道。

    王显能够在他身上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这位云松道长,绝对是修行之人!

    “两位是来看牧施主的吧?”

    “是。”

    “请。”

    云松在前面带路,领着他们进了里面的房间,木床上躺着一个男子,面容枯槁,气若游丝。

    王显想了想,搭手在他身上一试。

    果然!

    他身体之中有一道“气”,或者说是一道“意”,犀利无匹,他这肉身凡胎根本无法承受,生机被斩断,现在能够活着恐怕也是靠这云松道长的本事了。

    “施主怎么看?”

    “剑意!”王显想了想说出了这两个字。

    “哈哈。”老道眼睛一亮,然后捋着胡须笑了笑,外面的中年男子闻声进来。

    “道长?”

    “没事,这位施主,我们换个地方聊聊?”云松对王显道。

    “好。”

    四个人出了房间。

    “你们且等在这里。”云松道长对那位姓何的男子和牧长青道。

    “是。”这两位人对云松道长极为恭敬。

    “施主请。”

    “道长请!”王显道。

    两个人沿着古道上了朝着山中而去。

    “乘舟啊,这年轻人是什么来头啊?既然能够让云松道长如此的看重!”中年男子道。

    “偶然认识,答应过,不能多说。”

    “嗯?!”中年男子听后一愣,点了点头,却没有继续追问。

    山中,林间小道。

    “想不到,居然能够碰到施主这么年轻的修行之人。”云松道长笑着道。

    他看王显这年龄,也不过十七八岁,正如对方自己所说,就是个学生,学生就有这么高深的修为了吗?

    “我倒是听说过观主的大名,却是无缘拜会。”王显笑着道,他说的是实话,在后世云澜观主的确是大大的有名。

    “噢,老道在着山中,如同闲云野鹤,外面也有名声?”云松听后道。

    “道长是世外高人。”

    “高人谈不上,施主这一身的修为让老道吃惊啊!”云松道。

    他是真的吃惊,修行之事,知难行更难。入门是一道坎,挡住了绝大多数人,其后的修行更难,养气存神,犹如积土成山,数年苦功,未必见得到多少的回报,而且也讲究机缘,机缘到了,一朝千里,就好比他,卡在那道关卡之上一十二年,如若不是这岱山突然“灵气”涌动,不知道还要等上多少年,或许终生止步于此。

    眼前的这位,修为实在是和年龄不相符。

    两个人边走边聊,言谈之间说了一些修行之事,算是交流,云松讲得多些,王显这方面的积淀显然是不如对方,就算是重来一回也是如此,这番对话让他受益匪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