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二十七章 梨花带雨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什么时候有时间啊?”他笑着对王显道。

    “时间,你有事啊?”

    “给我儿子办拜师礼啊!”牧乘舟道。

    “你还当真了?”

    “当真。”牧乘舟认真道。

    这几日来,他感觉道自己身体在缓慢的便好,很难相信,就是凭着这几句口诀,加上那日夜间的事情,让他越发觉得这个年轻人身怀绝技,与众不同。

    “还是那句话,这几句口诀练熟了再说。”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昨天西来来了两个人,他们再找一个人,一个懂功夫的高手。”牧乘舟道。

    嗯?

    听到这里,王显的脚步突然间停住。

    “哪里来的?”

    “不知道,应该是上面,权限不小。”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牧乘舟下意识的想到了王显。

    “我只是个学生。”王显想了想道。

    “我知道,我还听说西来市有一个姓周的拳术非常的出名,精通半步崩拳,据说曾经一拳打倒过一头牛。”

    “厉害!”王显听后赞叹道,他真不知道西来还有这样的人物,但是这个烟雾弹似乎非常合适。

    西来民风尚武,因此有些武馆的。

    上午,西来一条街上,路旁一个老店,大大的牌匾上“周氏武馆”,四个大字龙飞凤舞。

    “是这里了?”两个人身着便装的普通男子来到了这里,然后推门而入。

    “欢迎光临。”听到门上的风铃响,一个年轻人出来招呼他们。

    “你好,我们找周重。”

    “我师父有事,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年轻人笑着道。

    “我们来踢馆。”

    一听到这句话,这个年轻人的脸色变了。

    “那先过我这一关。”

    “你?”其中一个男子打量了他一眼,“不行。”

    “行不行,试过再说,请。”

    嗯,寸头男子摇了摇头,

    “那就试试。”

    两个人对立,男子突然出手,速度极快,瞬间到了他的身旁,一下子把他按倒在地上。

    “你看,我说了,你不行。”

    “稍等。”年轻人有些气愤和不甘的起来,但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就急匆匆的到了后面,不一会的功夫出来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面色红润,整个人身上有一股气势。

    “你们好,我就是周重。”

    “特意来找你的,想请教一番。”寸头男子抱拳道。

    “请。”周重倒是也不矫情,两个人来到了武馆大厅中央位置。

    这次那寸头男子明显认真的多,身体微微绷紧,然后一下子弹了出去,瞬间来到了周重身旁,周重横移半步,右手一拳,那人横轴一挡,蹬蹬蹬退了几步。

    “不错,周馆长这两天去过西河?”

    “西河?去过。”周重一愣之后回答道。

    “好,小心了。”这个男子吸了口气。

    嗯?周重神情微变。

    蹬,那人再次冲来,速度却比刚才快了数倍,拳出生风。

    周重伸手格挡,手臂上传来巨大的力量,身体一沉,力量有双腿传到了地下,对方速度很快,他防多攻少,对方攻击却如疾风掠地一般,速度极快,攻势极猛,骤然间,周重突然一拳,速度极快,砰的一下子,那人倒飞了出去,倒地之后立即站起,捂着肚子。

    “有劲道,有气力,却无合适的法门,可惜了。”周重道。

    “有意思。”那被打倒在地的人不怒反喜。

    “周馆长有没有兴趣换个工作啊?”

    “嗯,什么意思?”周重听后微微一愣。

    “我们聊聊?”寸头男子微微一笑。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他们离开了周氏武馆。

    “是他吗?”

    “不太像,刚才他应该没说假话,但是他似乎有那个实力,他身上是实打实的功夫,按武道的划分,应该是触摸到了暗劲,而且身体的确是经过灵气淬炼了。”寸头男子道。

    “去下一个地方看看?”

    “行。”

    上午,课间,教室外。

    王显站在走廊的窗前望着下面的樱花,突然看到了一个靓丽的的身影站在连廊之上,正在望着远处发呆,眼角依稀还有泪水。

    许心如,她在哭?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许心如望着远方,脑子很乱。

    七天前,她的父亲被警察带走了,罪名是挪用公款,正在接受审查,她听后一下子慌了,在她的印象之中,父亲是一个稳重实诚的人,不可能做出那种违法乱纪的事情来,她母亲四处找人,但是没有人愿意帮忙,她很着急,昨天去找了一个可能帮她的人。

    许仲谋,那个还躺在病床上的同学。

    “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做我的女人。”

    这是许仲谋当时说的话,他的眼神是阴鸷的,充满了赤裸裸的占有欲。

    那一刻,她惊呆了,然后慌慌张张的离开了病房。

    她没想到,对方会提出那样的要求,是她太天真了,非亲非故,除了这张脸,这幅皮囊,她还有什么值得对方出那么大力气帮忙的。

    “原来她是这样一个人!”那一刻,她也认清了那个曾经温和如阳光一般的少年,温文尔雅的皮囊之下是一颗人渣不如的心。

    “看什么呢?”何茂盛来到王显身旁,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哎,你把人家怎么了,我这几天看她魂不守舍的。”何茂盛道。

    “什么叫我把她怎么了?”

    “你摸了人家,就要对人家负责的,现在许大少不在,你正好可以趁虚而入啊!”何茂盛眉毛挑了挑,一副“你懂我的意思”的样子。

    “老何,你这小小年纪的,思想有些乱啊!”

    “不是,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你就忍心让许仲谋那么个人渣给拱了?”

    “说不定人家是真爱的?”王显道。

    “真爱,我呸!”何茂盛吐了口唾沫,“他祸害了多少人,光我知道的就不下三个,都怀孕了,你知道吗,他在还有想好的,据说还是三十多岁的已婚女子。”

    “是吗,他口味这么重啊!?”

    王显听后转头望了望站在连廊上的那个女孩,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无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