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二十五章 半是人肉 半白骨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扭头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是路旁的小树林里。

    咔嚓,咔嚓,好像是什么碎裂的声音。

    怎么回事?

    一望向那片树林,他便再次产生了那种心悸的感觉。

    “那里面有什么东西!”

    呜,一阵怪声,树木后面突然出现了一双眼睛,血红的眼睛,

    那是!

    剧烈的惊悸干,王显内息瞬间流转起来,浑身绷紧如同一张弓。

    树林后,一双血眼,一个人,手里提着一只断手,还在滴血,他的嘴角还有血肉,他在吃人!

    哈,发出奇特的响声,然后缓缓的没入了树林之中。

    王显紧紧的盯着那片树林,惊悸感并没有消退,危险还未解除。

    呼啦,那怪人突然间丛林中冲了出来,速度极快,直扑王显,带血的手径直抓向他的心脏,腥风铺面而来。

    早有准备的王显俯身躲过,一掌,烈烈风起,打在他的胸口,砰的一下子,仿佛打在一块钢铁之上一般,那怪人被他一下子打飞出去,坠入树林之中。

    什么怪物?!

    在刚才交手的端在一刻,他看到了对方那遮挡在兜头帽之下的脸,一半和常人无疑,另一半却是白骨,上面沾染了一些血肉,甚至恐怖。

    内息流转,

    以备再战!

    树林之中突然间一道光芒,呼啦,树木到了一片,依稀可见一个身穿黑色服装的人,手中握着一柄长刀在追杀刚才那个怪人,刀锋过处,树木尽数倒伏。

    特别行动队!

    走!他果断转身,蹬起车子就跑,速度极快,顷刻之间便跑没了影。

    路旁的树林之中,刀光乍现,树木成片的倒伏。

    “抓活的!”一个沉闷的响声。

    一道网子从天而降,将那个怪人一下子兜住,然后猛地收紧,网中的怪人使劲的挣扎着,持刀男子迅速靠近,手中毛衣针一般粗细,二十多公分长的青铜针迅速的刺入了怪人的身体之中,一连数根,顷刻之间怪人便没了动静。

    蹬着车子在回家路上的王显看到警车从远处呼啸而来,迅速远去,到达了那边树林之后,警察迅速下车,将附近全部封锁了起来。

    “猎物捕获。”

    “收队,要快。”

    呼啦啦,天空一架直升机在树林附近降落。

    怪人,直升机!

    王显远远的看着直升机落下,不一会功夫之后便起飞迅速的远去。

    “难道提前了?”

    想到刚才那个怪人,眉头稍稍皱起。

    在灵潮爆发之后,变化的不单单是人,还有其他的生物,甚至会出现一些怪物,这是动乱产生的主要原因,后事他也曾经遇到一些,比如变异的生物,比如从那些古迹之中跑出来的怪物,比如传说之中的鬼物,那些都具有相当大的破坏力,但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出现。

    无论如何,修行要抓紧时间,王显心道。

    是夜,齐州某处特殊的戒备森严基地之中。

    一个宽大的房间之内,一张雕刻着奇特花纹的青铜床上躺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有些怪异,身上有些地方如同正常一般,起码看起来是,有些地方则是裸露着白骨,上面只是粘连着些发红的血肉,看上去惊悚恐怖,半是肉身,半是白骨,他的身上查着数根毛衣针一般粗细的青铜针,脊柱之上插着四根,四肢八根,头顶还有一根,一共十三根。

    “伤亡情况。”

    “我们的战士死亡三人,受伤六人,平民伤亡至少十人以上。”

    “这里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人指了指那被钉死在青铜床上的怪物的胸前,明显的看到凹陷下去一块。

    “厨子?”

    “不是我,我是用刀的。”

    “老关?”

    “也不是我。”

    “那是怎么回事?”

    “他一身骨头硬的和钢铁一样,我这刀都切不开,什么东西能够造成这样的伤害?”

    一个叼着烟的的中年男子来到了跟前,伸开手在那处凹陷的地方比划了一下。

    “是掌。”

    “掌,用掌能打成了这个样子,西来还有这样的人?”

    “把您们最后遭遇他的情况仔细的说说一遍,不能有任何的遗漏。”叼着烟卷的男子道。

    十分钟,两个人汇报完毕,很仔细,一些细节都没有漏下。

    “厨子,你看到他的时候,他是倒在地上的?”

    “对,仰面。”

    中年男子叼着烟盯着那具尸体,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拿出了手机。

    “我怀疑西来还有修行者,曾在最后的围捕地点和骨尸相遇,全力调查,注意,这个人可能想当危险,发现可疑人物不要惊动他。”挂了电话之后,将口里的烟卷掐灭,房间了自己的口袋里。

    “累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

    众人散去,诺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伸手,然后猛的拍在在这具骨尸之上咔嚓一下子,他的胸前发出了脆响,陷下去一块,他仔细的看了看,比了比。

    “西来,还有这等人物?!”

    下过了雨之后,空气似乎清晰了很多,第二天清晨,天空很蓝,河旁的树木也很绿。

    “牧哥,这几天西来好像不怎么太平啊?”

    “嗯,就最近这几天,西来至少死了十个人,但是没有任何的报道。”牧乘舟道,以他的实力和人脉自然会知道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什么原因?”

    “具体的原因不清楚,知情人很少而且被下来封口令。”

    “悍匪?”

    “不会,如果是悍匪的话,通缉令早贴满大街小巷了,而且没有必要封的这么严实。”牧乘舟道。

    难道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怪物?王显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那张半人半骷髅的脸。

    “这一年肯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被上面封死了。”

    他是重来一回,知道将来的大势和大事,先知先觉是不假,却并不是全知全觉。

    “西城的风雨回来的比上次更早一些吗?”

    早晨,王显是步行去学校的,路过昨天晚上出事的地方的时候,特意的朝里面看了一眼。

    路旁还停着警车,车里坐着警察昏昏欲睡,旁边拉着封条,不远处的树林里了可以看到一片的树木被切断了,断口处平齐,应该是利刃所致。

    “被杀死了?”他很想进去看看,瞅了瞅那警车之上的警察,然后转身朝学校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