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二十三章 獠牙 夜惊人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他早一步来到附近,等了一会就看到了路安明坐的汽车,还有随行的人员,他的朋友等在外面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宾馆。

    在外面等了一会,王显正准备进去,结果进去走了没多久就看到路安明和他的那个朋友急匆匆出来。

    “老同学,这一次实在是抱歉,有急事,有时间咱们再聚。”路安明道歉道。

    “哎,你事情多,你忙吧,路上慢点。”

    “好了,不用送了。”

    随行的人给他打开车门,王显从他们身旁不远处走过,随手一送,一个信封飘入汽车之中,落在后座之上。

    “走了。”

    “慢点。”

    坐上汽车,路安明深吸了口气。

    “去公司。”

    “是。”

    嗯?

    他伸手一摸,发现座椅上居然有一个信封,打开车内灯,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路安明亲启”。

    “这是谁送过来的?”

    “啊,什么?”司机被问得一愣,看到后座上老板拿着一个信封。

    “我一直待在车上啊,没人靠近啊?”他的确一直在车上,这是他这些年来的习惯。

    “那这个信封?”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离开时候是没有的。

    “路总,是不是我们上车时候有人趁机扔进来的?”

    “嗯,先看看里面是什么?”

    路安明试了试,里面装的是硬纸片之类的东西,打开一看,是几张照片。

    “嗯?!”他仔细一看里面的东西,身体一下子坐直了。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这是想给我递刀呢,还是想把我当刀使呢?”他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照片。

    西来中学外面,

    “没在学校?”

    “对,我问过了,他下午下课就走了,再也没回来。”

    许仲谋听说孙忠明今晚上要带王显去见自己父亲非常的高兴,亲自领着人去堵他,结果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早走了一步,他们落了个空。

    “我们去他家里吧?”

    “好,大哥说今晚务必带他回去。”孙忠明道。

    许千秋安排的事情他想来办的利索,他说晚上要见人,那这个人一定要带到,他说六点,那句对不会六点半带过去,不管有什么手段,这也是他受许千秋器重,并视为左膀右臂的原因。

    “我知道他家在哪里。”许仲谋道。

    这也是他的有点,他准备对付一个人了,会事先将这个人的情况摸查一边,比如对方家里有什么人,住在什么地方,有什么亲戚,有什么背景,欺负人也得看人的,有些可以过一些,有些就得适可而止,就像王显,他认为就可以使劲欺负的那种,可视情况有些出乎意料,不怎么好欺负,感觉像剃了一块铁板。

    上了车之后,两辆车一前一后朝着王显家的方向开去。

    此时,王显正沿着西河往家里走。

    有车?

    他回头。

    “那就是王显!”车上许仲谋伸手一指。

    “停下!”

    嘎吱,汽车猛地停下来,接着车上冲下来七个壮汉,一下子将王显围在了中间。

    “王显?”孙忠明打量着这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

    “是。”

    “我大哥要见你。”望着这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学生,孙忠明觉得弄这么大的阵仗是在是有些过了。

    王显望了望后面坐在车里笑望着自己的许仲谋。

    “许仲谋,我警告过你了。”

    “跟我走吧。”孙忠明道。

    “回去跟许千秋说,我没空,还有,这是最后一次了。”王显冷冷道。

    “啧啧啧,这么狂,我们本来是想去你家里的。”许仲谋笑着道。

    找死!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王显身上气势突然一变,然后悍然出手,如猛虎下山。

    顷刻之间,围着他的七个人全被被打飞出去,撞在墙壁上,墙壁龟裂,撞在车上,车体凹陷,撞在树上,树干直接被撞断,全部失去了反抗能力。

    王显一步来到车前,一下子将目瞪口呆仿佛见鬼的许仲谋从车里拽了出来,然后单手举起,猛地摔在车顶上,直接将车顶砸进去一个大坑,两旁的玻璃都震碎了。

    啊,许仲谋一声惨叫,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碎掉了。

    “最后一次。”

    王显扫视了一眼地上的几个人,然后盯着车上的许仲谋。

    这一刻,他想杀人!

    呜呜,三辆汽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在旁边停住,两辆轿车,一辆商务车,车门打开,一下子从几辆车上冲下来了十几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为首之人乃是牧乘舟。

    咦?!

    看到眼前的情况他一愣,旁边跟着他来的那十个人直接惊呆了。

    什么情况,老大不是是说出来收拾人吗,怎么都躺地上了?

    “想过你很厉害,但是没想到这么厉害!”牧乘舟叹道。

    孙忠明,许千秋手下的头号打手,西来都很出名的狠人,就这么简单被撂倒了?!

    “忠明啊,回去跟千秋说一声,这是我的兄弟,动他就等于动我。”牧乘舟走到目瞪口呆仿佛见了鬼一般的孙忠明面前道。

    “很吃惊吧?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吧,适可而止。”

    “好!”孙忠明艰难的点点头。

    他没想到这个高中生居然有如此惊人的身手,顷刻之间,把他们七个人全部打到,他在西来冲杀了十几年,刀口舔血的事情没少干,但是从没见过一个人这么厉害,他此刻觉得浑身疼的厉害,特别是胸口,一呼吸就如同针扎一般,这是伤了肺脏,再拖下去或许会有生命危险,另外让他没想到的是牧乘舟居然来了,而且如此大力保这个王显。

    今晚是栽了,

    “多谢牧大哥。”对于牧乘舟能来,王显是有些吃惊的,他今天出面,那就是明白的站在了许千秋的对立面上了,为了自己这么一个学生,做出这样重大的决定,的确让人吃惊。

    “不说别的,就单凭你这身本事,值了!”牧乘舟道。

    “多谢,我先回家了,明日再聊。”

    “好,明天再聊。”

    王显独自一人回到了家中,牧乘舟也率领一众手下离开了巷子,不一会功夫,救护车来了。就这些伤员都抬上了救护车,然后离开。

    深夜之中,很少有人知道,今夜发生了一件影响西来未来的事件,起因是因为一个学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