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十五章 有缘 授法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他刚才是不是朝你笑了?”等这许仲谋和那几个同学离开之后,何茂盛来到跟轻声问道。

    “对啊,阳光灿烂。”

    “还阳光灿烂,屁,你小心点吧,他肯定还憋着不知道想什么方法收拾你呢。”

    “哎,老何,你和我这么好,不怕被我连累吗?”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吧还真怕,但是反过想想,他能对我做什么啊,揍人还得找个理由吧,总不能看着不顺眼上来就揍吧?”何茂盛道。

    “老何,你天真了,揍人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

    “比如,人家看天气不错,心情很好,然后看到你,上来就把你揍了,你去找谁说理去?!”

    “有这么拽的人吗?”

    “有啊,只是你们碰到而已。”

    还真有的,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要说看着不顺上来就揍了,就是因为看着不顺眼就杀人也是有的,动乱的时候,潜藏在心里最深处的“恶”就有可能被释放出来,一个人可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再说了,你不是说了吗,罩着我。”

    “没问题,一个小屁孩而已,如果不是他老子,分分钟弄死。”王显笑着道。

    “靠,说了等于没说,没他老子他能这么嚣张。”

    晚上放学的时候,校外突然多了两辆警车,几个警察。

    “这是怎么回事啊?”

    “可能是最近西来不太平吧,大尧街那边不是刚刚放生了灭门惨案吗!”

    放学之后来学校接孩子的父母也多了起来,这是担心自己的孩子。

    在门口外众多车辆之中,一辆黑色的大众发动,然后缓缓的离开。

    “公子有烦心事啊?”

    “这你都能看出来?”许仲谋道。

    “嗯,写在脸上呢。”开车的司机道。

    “这可不行啊!”许仲谋听后道。

    他父亲跟他说过,要喜怒不形于色,在你最愤怒的时候,你的脸上要挂着如同春风一般的微笑,在你最想对付一个人的时候,要能够和他亲切谈心,让他感觉到春天一般的温暖,到了那一步,才算真正的喜怒不形于色。

    开车的司机听后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位公子哥其实是蛮有天赋的,心机也是有的,这很像他的父亲,但是他没有容人之量,不够大度,成大事者,必须要能容人,而这位公子,睚眦必报,在学校里作威作福,稍有些不称心的地方,就要动用手段,这样是不行的。

    他在观察着后面的许仲谋,许仲谋也在望着他。

    “豪哥,有空教教我功夫吧?”

    “好啊,不过我是野路子,公子真要是想学的话,可以跟许总说一声,西来民风尚武,还是有几个武馆的。”

    “武馆,里面的人有真功夫?”许仲谋听后眼睛一亮。

    “有些是真功夫,我知道有两个人是高手。”

    “多高啊,和豪哥你相比如何?”

    “我在他们手下撑不过几招的。”司机笑着道。

    “这么厉害?”

    “他们是会真功夫的,不是电影上播放的那种。”

    “那得见见。”

    另一方,王显回到家中继续修行,

    长强、阳关、灵台、百会

    气运周天,冲穴破关,灵气为外,元气在内,相辅相成。

    时间流逝,一夜修行,

    清晨,天亮的很早,西河畔,两人结伴跑步。

    呼,嘶,呼,嘶,

    中年男子有些气喘吁吁。

    “停下来休息一下吧?”王显建议道。

    “好啊。”两个人停下来,改跑为走。

    “牧大哥,你这两天的身体状况不太好。”王显道。

    往日里和他结伴跑步,这么远的距离不至于累成这个样子,而且看他的眼神也不是几日前那般目露精光,眼睛是一个人的窗口,可以看出一个人很多的东西,其中就有其健康状况,比如跟前的这位牧先生。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了,总觉得有些精神不济,容易累。”这个中年男子道,“这早晨起来没跑多远距离就气喘吁吁的了,倒是小兄弟,这几日越发的精神饱满了,有什么诀窍可以教教我吗?”

    “先试着调整呼吸的节律吧。”王显想了想之后道。

    “嗯,呼吸节律?”

    “对啊,我教你个窍门,你可以回去试试看。”

    一呼一吸,清气进,浊气出,这本身就是人生存之根本。

    王显随即教了他一个口诀,这是最基本的东西,将来非常多的人会,也不算是敝帚自珍,他觉得自己和这位姓牧的也算是有缘。

    这位听后随即便试了试。

    “这个急不得,要慢慢来的。”王显笑着道。

    “谢谢你,这个口诀很珍贵吧?”

    “嗯,现在来说算是珍贵。”王显想了想道,“坚持下去,你会发现身体的变化的。”

    “好,改天好好谢谢你。”

    “不用了。”王显笑着摆摆手。

    两人走了一会,王显指导了一番,然后知道了这个男子的姓名,牧乘舟。

    这一连十几日,他们共同跑步,对方没说,他也不问,只知道姓氏,不清楚名字,直到今日对方主动说出来。

    这位也是西来大名鼎鼎的人物,西来歌舞厅,有超过一半和他有直接关系,另外他还有至少五六处酒楼,七八处旅馆,明面上是西来的大商人,暗地里却是西来地下势力大佬,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人对战二十个小混混,并且将他们打跑的惊人战绩,在西来和路安明齐名,西来人称“北牧南路”,牧在前,他比路安明稍胜一筹,但是在数年之后,这个人却风光不再了,路安明却是一路直上,势力更加的庞大。其中的缘由就不得而知了。

    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而后王显跑步回家,吃过早饭之后去了学校。

    晨读的时候,别人都在读课本或者是诗词,唯独他拿着一本黄庭经读的津津有味。

    “没天理啊,清明节就放一天假,还刚好是星期天,听说五一也就放一天假。”何茂盛叹息道。

    “什么天理?你可以不上学,尽情玩去。”

    “那我把不得打断我的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