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十三章 滴水成江河 尘土起高山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啧啧,可惜了这个好名字啊!”

    以前王显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好弄这么一个小本子,这不是自己留下把柄吗,这些东西记在脑子里不好吗,现在看不是那么回事,这明显的是怕东西太多了,记不过来了啊!

    也不知道这位是干什么差事的,这里面的东西可是很吓人啊,土地买卖、权、色交易,让人联想无数啊!

    “许安集团!”

    还真有,他在这个小本子之中找到了许安集团的相关记录,前后三次,涉及到两宗的土地转让,金额共计三百五十万元。

    “这个本子,要放到什么地方什么人的手里才最有价值呢?”王显在考虑着这件事情。

    显然他这么一个学生出面是不太合适的。

    路安明,

    他想到了这个人,传闻和许千秋非常不对付的一个,十数年之后又成了那么大的气候,这个人应该是合适的。

    人选好了,关键是怎么把这个本子递到他的手里去?他和对方没有任何的交集。

    这天,班上又来了一个新同学,是个女同学,穿着很朴素,人长得很漂亮,有一种大气,老师专门介绍了一下,叫苏婉晴。

    “噢,这个时候来的吗?”王显稍稍一怔。

    这个同学在他们班里呆的时间并不长,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转学去了其它的学校,如同惊鸿一瞥,留下的只有出色的学习成绩还有那份美丽,后来同学们才知道,这位平时不怎么打扮的女同学原来是大有来头的,他的父亲是今年新到任的西来市长,苏行远,这份关系即使是在学校里也只有极少的几个人知道,直到她离开之后,关于她的传闻方才渐渐的多了起来。

    春江水暖鸭先知,想必当时,她的家里已经得到了相关的消息,并早已有所准备。

    这几天,王显一直关注这网络上的一些消息,他觉得有些人可能已经发现了有些这方面的苗头了,而从灵潮爆发之后,国家的反应来看,显然是早就在这方面做了了预案,迅速的介入,而且方法得当,极大地组织了大范围的暴乱。

    这些大的的家族显然是最早那批得到相关消息的人。当然,这些和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最起码现在是如此。

    “我去,大美女啊!”何茂盛眼睛瞪得老大,赞叹道。

    “看看就行,别想多了。”王显笑着道。

    “是,估计某些同志有要动手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何茂盛道。

    “某些,比如?”

    “明知故问,当然是许仲谋了。”

    “他,还不够格。”王显听后道。

    他许千秋顶多算是西城的暴发户,地头蛇,而苏家可是齐州大家族,根在京城,这就好比一个是水里的泥鳅,一个是江河里的蛟龙,差的太大,他许仲谋倒是想,可是苏婉晴估计一点机会都不会给他的。

    她看上去对大家和善,但实际上是很难接近的那种,你离她看着很近,实际上却很远。

    “嗯,有内幕?”

    “好好上课吧。”王显道。

    “不是,你跟我说说,这黄庭经有什么好看的。”

    “可以修心养性,如果悟透了,说不定还能成仙。”王显认真道。

    “你就跟我扯淡吧。”

    中午回家的时候,王显发现自己父亲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吃饭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喝闷酒,吃过午饭之后,王显悄悄的问自己的母亲。

    “老妈,我爸这是怎么了啊?”

    “嘘,他们厂子效益不好,要裁员,你爸可能在名单里面。”张玲小声道。

    王显这才想起来,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档子事,但是自己父亲是有惊无险的过了关,因为他是技术师傅,经验丰富的那种,平日里在工厂里为人也不错,有几个管事的替他说了好话。

    “这个不是没定下来吗,我觉得应该出去走动走动,你问问我爸平日里和哪些领导关系不错,能说上话的那种,去人家里坐坐。”王显道。

    他母亲所在的纺织公司效益不好,三天两头的放假,工资都快发不下来了,如果他父亲在失了业,那可真是打击不小,当然,现在也没什么,他手里还有三百多万的现金呢,关键是不能拿出来,没法和自己的父母解释啊。

    “儿子,你觉得妈的手艺怎么样啊?”张玲突然问道。

    “什么手艺啊?”

    “做饭的手艺啊。”

    “好,刚刚的。”王显伸出大拇指道。

    “你说,我在咱们小区外面沿街房租上两间房子,弄个小饭馆怎么样啊?”张玲道。

    单位老是这个样子,半死不活的,家里就靠丈夫一个人撑着,收入有限,儿子还没到上大学用钱的时候,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王显记得自己老妈上一世就有过这样的想法,还真干过一段时间,只可惜后来灵潮爆发,意外发生。

    “我觉得吧,您就在家里照顾好我爸和我,做一个贤妻良母就很好了,开饭馆多累了,挣钱的事情交给我们爷俩就行。”王显拍着胸脯道。

    “去,你个小屁孩还挣钱,别给我乱花钱我就谢天谢地了。”

    “我怎么乱花钱了。”

    “行了行了,回屋里休息吧,下午好好上课。”

    “好嘞。”

    回到屋里王显并未修行,而是在屋里练习站桩,双掌环抱,立地生根。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来者不拒,去者不留。

    修行贵在持之以恒,日积月累。

    绳锯木断,水滴试穿,

    滴水成江河,尘土起高山。

    下午时候,何茂盛很兴奋。

    “你知道吗,城东的大尧出大事了。”

    “什么事啊?”

    “昨天,一家五口被灭门了!”何茂盛道。

    王显这才记起来还有这样一回事,这是今年西来城最轰动一时的大事件,一家五口被灭门,死状极惨,动手的人就在他们村子里,还在沿街有饭馆,是个厨子,当年西来警方废了很大的力气方才找到这个嫌疑人,还是因为他独特的癖好,他将这一家人的耳朵都割了下来,就密封藏在自己家中,警察就是以这个为线索才找到他的,当时抓他的时候还伤了两个警察,甚至动了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