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七章 破事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那就好,一会出来吃饭吧?”

    看到自己儿子回来,听他说身体不舒服,张玲还是蛮担心的,不过现在看他脸色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那就好好休息一下,想吃点什么跟妈说啊。”

    “哎,随便吃些就行,老妈做什么都好吃。”王显笑着道。

    “这孩子,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

    吃过饭,王显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锁死了门,继续在网上查阅资料。

    “老王同志,你说咱们儿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咱们啊?”

    “能有什么事啊,你想多了,赶紧吃饭吧。”王易安道。

    “我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你想想,这一年来他就是发烧头晕都不请假,今个突然请假回家,说是不舒服,可是我看他的脸色可是健康的很呢,是不是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他的老师啊?”张玲道。

    “不至于吧?”王易安听后放下了筷子。

    “哎,怎么不至于,我告诉你,咱们儿子现在可是处在最关键的时期,他的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稍微一努力能上去,考个一本,稍稍一松懈,那就下来了,这一本和二本将来可是差了老远了!”张玲道。

    “那行,我抽空给他老师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最近在学校里的表现怎么样。”

    另外一个房间里,

    王显继续努力的翻译着这十几页的古文。

    晚饭也是匆匆的吃完便进了屋。

    剩下王易安和张玲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怎么样,我说有问题吧?”

    “嗯。”王易安点点头,“是有些不太对劲”。

    “差不多翻译完了。”王显看着翻译出来的那几篇经文。

    这是修行之法,有总纲,有细节,即使是翻译过来,仍旧晦涩,其中有吐纳之法,导引之术,炼气存神的法门,有对元气的运用方法,后面该还有一套掌法,一套身法,一套剑经,可惜了,掌法尚全,身法只有开篇聊聊数言,剑经更是不知何处去了。

    这些足够了,足够了!

    王显高兴暗道,对他来说,这就是天大的机缘,就是天降横财,让他一夜暴富。

    棒棒棒,就在他高兴的时候,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小显?”

    王显急忙关掉了电脑,打开房门。

    “来,吃点芒果,感觉好些了吗,我看你今天晚上吃的不多啊?”张玲端着一盘水果进来关心的问道。

    “没事妈,我感觉好多了。”王显笑着道。

    “那就好,早点休息,别太累了。”

    “哎。”

    将自己的母亲送出了房门。

    “是因为自己异常的行为引起了爸妈的注意了吗”王显意识到自己这明显异常的行为让自己的父母有些担心了。

    “哎呀。”他挠了挠头。

    真实的情况自然是不能和他们说的,要是去跟他们说一年之后将会天地大变,你们的儿子从未来回来,现在要抓紧时间,逆行而上,努力修仙,想都不用想,自己的父母只会更加的担心,铁定认为自己网络看多了,入了魔了。

    还得做一个好学生啊!

    将那本古书收好,然后将那些被转为现代文字的经文仔细的了数遍,先将其中记载的吐纳之法、导引之术牢记在心里。虽然经文仍旧晦涩,但是其中主要的内容他还是能够看懂的。

    书房之中,光芒一闪,水木成阵。

    王显静坐修行,这次换了吐纳之法,节律有些怪,起初尚且生涩,静下心来,渐渐的也算熟络了。

    只觉得身体温热的更快,这就意味着灵体入体的速度更快,修行的速度更快。

    一夜下来,倍感精神。

    不但身体之中充满了力量,而且头脑清晰,耳聪目明。

    走了,出去活动一下。

    出去过了两条街,来到了西河旁,这两天他一直沿着西河跑步,跑上一段距离之后再转身回去。

    “小伙子,又见面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笑着跟王显打招呼。

    这个男子,看上去身体微胖,头发很黑,方脸阔口,双目有神。

    他们昨天曾经见过一次,当时不过是彼此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不介意的话,一起?”中年男子笑着道。

    “好啊。”王显笑着回应道。

    两个人沿着西河一起跑了一段距离,闲聊了几句,王显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姓牧。

    “我得回去了,上午还有课。”

    “噢,那再见。”

    “再见。”

    王显转身朝回跑,那个中年男子则是继续沿着西河朝南跑步。

    上午上课的时候,王显想的还是那篇晦涩的经文,自己在座位上慢慢的琢磨着,研究着,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晚上放学时候,你小心点。”下午上课的时候,何茂盛小声跟他说道。

    “怎么了?”

    “七班的那个几个家伙找了人要收拾你。”

    “七班,谁啊?”王显一愣。

    “就昨天被你收拾的那两个,为首的叫李秀城,被你摔了狗啃屎的那个。”

    “这些倒霉孩子,没个正事吗?”王显听后无奈笑了笑,他现在是根本不想理这些闲事,他一个有着三十多岁灵魂的人会和那些个毛都没长奇的孩子一般见识?

    “要不,你跟老师说一声吧?”

    “说,怎么说啊,他们又没威胁我,大不了我躲着走就行。”

    “哎,对对对,好汉不吃眼前亏吗!”

    结果晚上放学之后,王显眼瞅着路上那七八个人,还有两个骑摩托车,明显的不是好人的那种,直接就冲他们过去了。

    “哎哎,东哥就他,就他。”

    然后王显被拦住,一群人把他围在中间。

    为首的那个坐在一辆摩托车上,头发披肩,染成栗子色,叼着烟,右眼角一处疤痕,脖颈上隐约可见一处纹身,手里一把蝴蝶刀,哗啦哗啦玩的挺溜。

    “小子,欺负我小弟啊。”

    这场景,曾经在那些古惑仔的电影里经常出现。

    “你看把他摔的,这样,你跪下道个歉,然后拿出五百块钱给当医药费,这事就算完了。”

    这西来市的治安最近这么差吗,这些个牛鬼蛇神的,就没人管管,怎么尽这些破事啊!王显寻思道。

    “跟你说话呢,你哑巴还聋了,听到了放个屁啊!”旁边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咧嘴吼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