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逆行修仙(归来第一仙) 第四章 命吗 在自己手中

时间:2019-05-04作者:糖醋于

    可惜了,多么好的一个姑娘啊!

    本该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一朵花蕊正含苞待放,可惜了,风雨来的太早,太突然,让她措不及防。她从楼上一纵而下,选择死亡,得需要多大的勇气,面临怎样的绝望啊!那时,她的天空应该是黑暗的。

    有些人着实可怜,有些人着实可恶,有些事着实让人叹息,

    其实,王显和她没有多少交集,最多不过是说过几句话,在他的印象之中,她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姑娘,现在是绝对的美人胚子,长大了可以倾城倾国的那种。

    她无助的时候是不是和自己被人按住将死之时一样呢?

    王显盯着她的背影,一时间有些感慨万千。

    “什么可惜了,你该不会是当真了吧?”何茂盛拽了王显一把低声道。

    “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那可是许仲谋的内定的女人,上次有个同学名目张当的给她送花表白,结果当天晚上就被人打断了腿,这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什么女人啊,那是我们的同学,老何啊。”

    “嗯?”

    “好好学习,你的语文需要加强,乖。”

    “不是,我是说真的。”

    “我知道,我说的也是真的,哥现在没那个精力,哥将来是进燕大的主。”王显笑着道。

    “你?你没那个脑子,也没那个命。”何茂盛听后一愣,然后笑着道。

    命吗?王显笑了笑

    就握在自己的手中。

    上课时候他居然听的津津有味,而且听懂了相当一部分的知识,特别是语文和历史,一直到放学,还有些意犹未尽。

    和灵潮爆发之后数年动乱相比,现在的这种安静的学习生活兼职就是在天堂度假一般。

    晚上,下了课,王显骑着车子回家,学校门口,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西来民风有些尚武,因此打架斗殴算是常见,就有些个年轻人不好好学习,想着闯荡社会,混出个人样来,比如这些十七八岁的青年,林子大了,总要有那么几颗歪脖子树,这事情得理解。

    这些孩子,脑子多少有些水,需要挤挤。

    “哟,好漂亮的妹子,有没有男朋友啊?”

    几个人见一个女学生出来之后,围上前去,看那样子,摇头晃脑,流里流气,那位女学生退了一步。

    “干什么呢,都给我滚一边去。”一个声音适时传来。

    “谁啊,这么牛逼,来,走两步我看看。”

    一个将近一米八的学生走到了他们跟前,灯光下,仪表堂堂,气势不凡。

    “这形象,正面,英雄救美,正是时候,妥妥的主角啊!这个许仲谋不去当演员,可惜了。”王显笑着道。

    “呀,许少,是你啊?!”那个年轻人立即惊退,表情也是非常的自然。

    “又是一个好演员,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赶紧滚,以后不许来了。”许仲谋沉声道。

    “好好好,抱歉,惊扰嫂子了。”

    几个人一溜烟逃走了。

    “没吓着你吧?”许仲谋转身轻身问一旁的女同学,语气温柔,好似春风,侠骨柔情!

    “没事,谢谢你。”被帮助的许心如微微一笑,灯光之下,很是好看。

    王显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演戏”,觉得很有意思。

    小小年纪,为了泡妞,花费这么多的心思,不得不说,这些有钱有势的公子哥真是会玩。许心如到底是太过年轻,不知道人心的黑暗,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翩翩少年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豺狼,一旦显露本相,什么恶心的事都做的出来。

    “走喽。”王显蹬着车子慢慢的回家。

    感慨归感慨,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管事的多少和程度在于你本事的大小。

    “你,站住!”走了没多远,突闻一声呵斥,然后便被三个人拦下来,正是刚才在在门口那的那几个家伙之中几个。

    “哥们,借点钱花花。”为首头上染着一头黄毛,跟上面趴着一只黄鼠狼一样。

    “你们这算是什么,勒索、抢劫还是敲诈?最近在打霸治痞知道吗,能不能学点好,传播点正能量?”

    “我靠,小子,理解我们的意图吗,我们是想弄点钱花花,你这哔哔的,怎么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那黄毛青年听后直接过来准备动手了。

    哎呀,他一伸手就被王显抓住,然后觉得自己右手生疼,整只胳膊都麻了,腿一软,咕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说实话,王显真不想搭理这些长歪了少年,这感觉就像一个成年人在欺负一群生活还不能自理的幼儿园小朋友,没有任何的成就感。

    “疼,疼,疼啊!”

    “疼吧,回去好好想想,多看点书,你这贱了吧唧的样,典型找揍,别那一天碰到个脾气冲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王显随手一甩,咣当一下子,一米八的大哥个地上,在那哎呦哎呦的叫唤着。

    这么大个,这么怂,没劲!

    蹬着车子慢慢悠悠的走远了。

    “哥,你没事吧?”

    “还没事,我胳膊都麻了,哎不是,刚才你们怎么不上啊?”

    “你别逗了,那一看就是个练家子,弄你跟弄小鸡仔似的,我们上,结果一样,趴地下了。”旁边那是年轻人道。

    “你瞅瞅你们这怂样,记得他长什么模样没?”

    “这黑灯瞎火的也没看清楚啊,不是,哥你还想找人麻烦啊!?”

    “废话,这事情能这么了了吗,明天多叫上几个堵他!”

    “这也没看清人长什么样啊,万一赌错了怎么办啊?”

    “记这个大概就行,到时候堵谁谁倒霉!”

    王显回到了家中,照例一夜修行,

    及至凌晨,突然觉得丹田支持一热,仿佛内有星火一点,一闪就灭。

    这是?!

    气感,

    以灵气温养身体,疏通经络,血脉通畅,于内,时机一到,则气息自生。

    炼体,养气,运转周天,由后天而入先天,由先天而知天地

    修行的过程本来是极其漫长的,不说其它,如果持续现在的这种情况,灵气稀薄,单单一个由后天入先天,就是一道天堑,这天下只怕没几个人能跨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