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 第450章血咒,那是什么

时间:2017-10-27作者:绿萝

    东方战幽幽的目光看向窗外,暗沉的眸底有几分酸涩,心中不禁想着,倘若当初他也如同这小子一般执着,坚定,那么是不是也会有不一样的结局。五八中

    然而不管如何,当年的他还是害怕,害怕沐清婉会死,他想,活着总比死了好,哪怕离开了他的身边,至少他还知道她活着,这就够了

    “我想知道既然沐沐的母亲知道了解决血咒的办法,为什么不回来替沐沐解了?”

    容墨心中有几分疑惑,皱眉看向东方战。

    “两个原因,一,虽然她身上的血咒解了,但也许她自己也不清楚方法,第二个原因,她知道方法,却依然束手无策”

    东方战自然也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

    容墨眼眸微垂,知道了这件事后,心底便也越发的沉重了几分。

    “你先下去吧,好好照顾她,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她知道”东方战低低的说了一声,便不再开口。

    “我明白”

    容墨自然清楚,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心底却是越发的沉重,他也不知道这样的决定对不对,牢牢的绑着她在自己身边,哪怕她会死,可他就是这么想的。

    进了他的心,他如何还放得下

    “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父亲说了什么吗?”

    走进房间,沐景颜看到容墨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不由皱了皱眉,清冷精致的小脸带着几分担忧的问道。

    容墨听到沐景颜的声音,微微抬头,看着面前这个让他入骨髓的女人,心底微微一酸,眸底有着几分挣扎和忧郁,却还是坚定的伸出大手将沐景颜紧紧搂入怀中抱着。二·八·中··

    刀削般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高冷的轻笑,轻轻的将下巴搁在沐景颜的肩头,柔声道:“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好好照顾好你,宝宝乖不乖,有没有让你难受了?”

    自从闻了东方静身上的血腥味之后,这几日沐景颜便一直孕吐的厉害,折腾的她身子都轻了几分。

    “好多了,你真的没事吗?”清冷的小脸依旧有几分不相信,这样子明显就是有事,莫非父亲让他离开她,如此一想,沐景颜脸色便微微暗沉了下来。

    “真的没事,你就别多想了,饿不饿,我去给你做吃的,嗯”

    容墨稍稍松开沐景颜,深情的目光宠溺一片,看着怀中的小女人。

    见容墨这模样沐景颜就更加的怀疑了,脸上倒是清浅一笑:“你做的我都吃”

    “好,那你等着我,先休息一会儿”

    容墨轻轻一笑,一把抱起沐景颜将她抱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然后俯身轻轻的在沐景颜的额头落下一吻,满脸意的笑道。

    看着容墨离开的背影,沐景颜脸上的笑意便瞬间消失了,紧紧皱着眉头,直到一旁的电话响起。

    “听说你出院了,还好吗?”

    一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便传来白翌晨清雅的声音,带着几分关心的道。

    “嗯,还好,你没事了吧?”虽然知道最后救出白翌晨的是容墨,不过作为朋友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

    白翌晨听到沐景颜的话,不由轻轻一笑,笑声悦耳至极:“没事,这一次谢谢你”虽然那一场婚礼是一场预谋,至少他知道在沐景颜的心底他还是有位置的,虽然,那并不是

    “说什么呢,你也帮过我不是吗?”沐景颜清清冷冷的道。

    “嗯,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白翌晨听着沐景颜的话心底微微有些苦涩,美如清辉一般璀璨摄人的眸底也微微黯淡了几分。

    “好,在哪里,我下午出去找你”

    收到了地址后,沐景颜便挂了电话,心底不由的又开始想着容墨之前怪异的模样了。

    在容墨贴心的伺候下,沐景颜终于吃了整整两小碗米饭,才被容墨放过,吃完午饭沐景颜就离开了东方家。

    一开始容墨还不批准,一定要跟着,不过最后还是被沐景颜说服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一走出东方家,容墨便立刻让人暗中跟着保护了。

    位于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内,沐景颜和白翌晨正面对面坐着。

    “找我想说什么事?”沐景颜喝了一口面前的果汁,看向白翌晨问道。

    “这几日我差不多已经将整个白家掌握在手中,不过还没有找到他,以前我对他还抱着希望,只是现在不会了,所以以后我也不会再让他有机会伤害你”

    白翌晨认真的看着沐景颜,绚烂的眸光中依旧温润清雅。

    而他口中的那个他不用猜都知道是白震。

    “既然如此,这个白震就有我亲自来对付吧”既然是冲着她来的,那么理当有她自己解决。

    “太危险了,更何况你怀着孩子不安全”一听到沐景颜要亲自对付,白翌晨便不由蹙了蹙眉,不同意的道。

    “放心,我不会吃亏的”

    虽然那个白震实力不弱,不过她沐景颜也不是吃素的。

    白翌晨没有吭声,心底还是不放心让她对付,这么多年作为儿子,白翌晨自然是了解那个所谓的父亲有多么的心狠手辣,原本他还对那个男人抱着最后一次希望,只是现在彻底的断了他的希翼。

    “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知道血咒吗?”

    “血咒,那是什么?”沐景颜微微蹙眉,看向白翌晨那微沉的脸色不由问道。

    “算了,还是不说了”

    白翌晨几乎已经将白震告诉他的事情真相脱口而出,心底也不禁想着,倘若她知道血咒的事情后,会如何,只是看着沐景颜脸上的神色半响,他却忽然有些犹豫了。

    “什么意思?”看到白翌晨欲言又止的样子,沐景颜紧蹙的眉头更紧了。

    怎么今天一个个的都让她觉得这么怪异呢。

    先是容墨,现在又是白翌晨

    “没什么,我先走了”

    最后,白翌晨还是没有说,在沐景颜满脸不解的眼神下,离开了咖啡馆,让沐景颜越发的摸不着头脑。

    这一边白翌晨一离开,容墨就得到了属下的汇报,知道这个该死的女人撇下他不让他跟着居然是去见白翌晨那个情敌,当即一张脸色就暗沉了下来,浑身上下都透着酸味。

    “去查查,那个男人和沐沐说了什么?”容墨冷冷的看向孤鹰,命令道。

    “是”

    孤鹰一看到自家少主那浑身冒着酸味的模样,就知道吃醋了,当即就下去了。

    半响之后,孤鹰就将一份资料放在了容墨面前,容墨只是细细的一看,当看到“血咒”那两个字后,当即面色大变,俊美的脸色阴鸷一片,咬牙切齿的恨恨道。

    该死的白翌晨居然知道血咒:“给我约白家大少”

    孤鹰一见自家少主脸上神色不对,当即不敢吭声,应了一声立刻出去了。

    <srpsr=”/ndy/nydjjs”></srp>

    还在找”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