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田园食香 第五百六十七章 补一补

时间:2018-08-24作者:恕恕

    杜家人听到动静,全都迎了出来。

    李氏站在胡同口,恨不能飞奔而来,要不是刘氏架着她,她这会儿肯定就扑过来了。

    杜玉娘飞快的奔向自己的亲人们,把杨峥远远的甩在身后。

    其实她现在腰也酸,步子迈得大一点,某处就有些痛,但是现在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只想赶紧飞奔到亲们的面前。

    李氏激动的握着杜玉娘的手,仔细地打量她。

    明明才分开不过三天的时间,可是李氏却觉得好像过去很久了似的。自打杜玉娘出了这个门,李氏就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踏实,每天想的都是杜玉娘。

    想她小时候的事,怕她吃不好,睡不踏实。这会儿见到了人,一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玉娘啊,你怎么瘦了呢!”

    刘氏哭笑不得,在一旁捅了捅李氏,示意她别说了。

    这才出门子三天,就瘦了,就是饿的也没这么快啊!

    “站在这儿像什么样子,没听说闺女回门子,还要全家出来迎的规矩。”杜河清微微板着一张脸,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到他眼里其实闪着几分激动的光。

    刘氏瞪了他一眼,真是够了,摆上老丈人的谱了?

    今儿是玉娘回门儿的日子,他要是敢给女婿脸子看,看她怎么收拾他。

    “祖母,咱们回去说话吧!”

    这会儿的工夫,杨峥也走了过来。

    之前他特意放慢步子,给玉娘和杜家人留了一些时间,就是想让他们说说话,免得自己跟过去,他们尴尬。

    他人虽然没有一起过去,但是却还是把他们的对话都听个清清楚楚。

    特别是听了杜河清的话,杨峥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才开始摆老丈人的款,是不是有些迟了?

    “祖母,爹,娘。”杨峥站在杜玉娘身后,假装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竟然表现得十分的自然。

    “走走走,进屋说话。”刘氏看到杨峥手里拿的生肉,眼睛亮了一下,那肉上面绑着一条红带子,带别醒目。

    一行人就往回走。

    田氏和邱彩蝶正在院子里迎他们呢。

    刘氏嘴上不说,心里乐开了花,一进院,就拿上杨峥带来的生肉,直接挂在了屋檐下。

    这也是有风俗讲究的。

    婆家带来的生肉就放在屋檐下面挂一挂,然后做成熟肉,一家老小分吃了,才算完成仪式。

    现在天气还不算热,放上半天也不会坏。刘氏打定主意,晚饭的时候,就把这块生肉吃掉。

    “嫂子,彩蝶姐。”

    田氏挺着个肚子,双手托着腰道:“玉娘,可算把你盼回来了。”

    杜玉娘轻轻摸了摸她的肚子,才道:“你快歇着吧,我又不是外人。”

    田氏就笑,她比之前胖了一些,脸圆圆的,这一笑,看着凭空添了几分喜气。

    邱彩蝶拉着明**人的杜玉娘道:“赶紧进屋吧。”老太太还眼巴巴的等着呢。

    杜玉娘跟着李氏进了上房,左右没有看到如锦。

    一时也顾不上,但是心里却暗暗记下一笔,觉得她没有良心。

    回门的礼物收好后,刘氏就迫不及待的跟闺女说话去了。

    杜河清则是带着儿子,女婿,在院子里喝茶,下棋。

    李氏上下打量杜玉娘,怎么看都看不够的样子。

    “家里住着舒心不?吃的用的可有缺的?”

    刘氏一边给杜玉娘拿零嘴,一边道:“娘,就他们小两口,人口简单,能吃多少,用多少?玉娘的嫁妆你也瞧见了,她现在可是小富婆呢!”

    杜玉娘在马车上只吃了两块点心,这会儿还真有点饿。她拿起一块牛肉干啃得欢,又怕刘氏问她为什么饿,是不是没吃早饭之类的,所以吃了两块就不吃了。

    “我们可不是两个人哦,是三个人。”杜玉娘竖起三根手指晃了晃,脸上居然还有点小得意。

    “三个人?谁啊?”李氏看了刘氏一眼,二人眼中皆是不解之色,又一起看向杜玉娘,等着她来解惑。

    杜玉娘笑着道:“你们肯定猜不着!”

    刘氏就道:“莫非是他义父?”

    杜玉娘道:“您还别说,成亲那天,义父还真在!不过我们拜完天地,他老人家就走了,急匆匆的,连水都没喝上一口。”

    “还真是啊!?”李氏十分意外地道:“不是说回不来吗?”之前她便担心,生怕两个孩子拜天地的时候尴尬。但是没有想到,亲家公居然回来了。

    “也是听令行事!他哪里能做得了主啊!”

    李氏不住的点头,“可不就是这个道理,有时候啊,倒是没有咱们这样的平民百姓自在。”

    “玉娘,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谁啊?”

    杜玉娘挺了挺背,颇为得意地道:“是姜嫂,她做饭很好吃,对我也很恭敬的。”

    “姜嫂?干什么的?”听到是个女人,刘氏的脸色有些不大发看了。

    “娘,您想什么呢?”杜玉娘啼笑皆非,“姜嫂三十多了,她命运坎坷,没了丈夫,女儿也丢了,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杨大哥心善,救了她一回,姜嫂知恩图报,知道杨大哥娶了我,就卖身做了仆妇。”

    李氏和刘氏听了,不由得一阵唏嘘。

    “杨大哥让她照料我的衣食住行,人就住在家里。原本我安排她住在厢房,可是她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搬到小耳房去住,还自称奴婢。”

    是个知道的轻重的。

    李氏有点怜悯姜氏的身份,同时又觉得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居然也过上了呼奴唤婢的日子,简直不可思议。

    “说到底,还是杨峥心疼玉娘!之前他不是也说,要给玉娘挑人合心意的人侍候着嘛。”

    杜玉娘第一次听说这个事,杨峥之前跟杜河清说过,跟她没有提过。

    “还有这样的事?”

    “是啊,之前说过的。”

    刘氏看了看李氏,李氏心知肚明,就道:“玉娘啊,我乏了,你跟你娘去那屋说话吧!”

    杜玉娘一头雾水,祖母不是一直盼着她回来嘛,这会儿怎么还乏了?她刚要问几句,却被刘氏拉着往东屋去了。

    一进屋,刘氏就将门关得紧紧的。

    杜玉娘不觉有异,还担忧地问刘氏:“娘,祖母身体不好吗?”

    “不是!”刘氏一脸尴尬,不知道想到什么,心一横,悄声问她:“你们,那个……”

    杜玉娘眨了眨反应,见刘氏挤眉弄眼的,脸上不由得一红,终于明白刘氏要问什么了。

    其实刘氏已经从她的眉眼中看出来自己要问的答案了,加上她含糊其辞的一问,女儿的脸就红了,结果还用问吗?

    “我跟你说,千万别太早要孩子,也别喝避子的汤药,伤身子,知道不?”刘氏像完成了一件重大任务似的,长出一口气。

    “我先出去,你一会儿也出来吧!”刘氏说完,自顾走了。

    杜玉娘啼笑皆非,就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娘!之前跟她说婚前悄悄话的时候,酝酿了快一柱香的时间,也没说明白几个字。

    杜玉娘连蒙带静的,总算是明白她的意思了。结果到最后,刘氏塞给她一本小册子,掩面逃走,把她一个人扔在那,捧着那本不知道从哪儿淘弄来的春~宫~册子发呆。

    现在又是这样!

    大概是太羞于启齿了吧?

    杜玉娘脸上有些发热,也微微不自在起来。

    她出了门,又去陪了陪李氏,问起如锦。

    “她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有点郁郁寡欢,大概是你出嫁了,有点不适应吧!要不你去瞧瞧她?”

    杜玉娘立刻就去了。

    她从月亮门进了东跨院,在如锦房门前敲了敲,“小姑姑?”

    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杜玉娘有些担心,又隔着门叫了如锦两声,结果里头还是一样无人回应。

    杜玉娘就推门走了进去。

    结果她刚关上房门,角落里就窜出一条银光来,那东西唰啦一声,带着点点寒气,直奔她的面门。

    杜玉娘连忙向后仰,身子弯成半月状,在空中滑了一个弧度,这才重新站稳了。

    唰啦一声,银光回到了如锦手中。

    “哟,瞧瞧这眼底青的,虽是新婚燕尔,但是也要节制啊!”

    听听!这叫什么话?

    杜玉娘秀眉微挑,双臂环抱在胸~前,“你还挺懂哟~”

    如锦脸部表情一僵,轻哼一声往屋里面走,“没良心的!”

    “哟哟哟,小姑姑怎么生气了,谁惹你了?”

    如锦把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这是给你的。”接着往那里一坐,一句话也不说。

    这是谁惹到她啦?

    杜玉娘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又打量着桌子上的东西。

    像是兵器,一条链子模样的东西,拴着一只小巧的枪尖,分量不算重,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链子的部分居然可以变石更,只要用力拉链子的两端,它就可以变成一个笔直的硬兵器。

    “哎,这个好,好厉害!”

    如锦轻哼一声,“少见多怪,这是我特意找人打造的链子镖,又与普通的链子镖不太一样,其中奥妙,你自己领悟,实在不行,就找你家的那位教你。”

    杜玉娘就道:“这是新婚的贺礼?不过,你在哪儿找的匠人,竟然能做出这样精巧的东西来?是不是早就让人打造了,早早的就准备好要送我了?”

    “就你话多。”如锦冷着脸道:“记得每天练功,堪堪突破第四层,离成为高手还差得远呢!别成了亲,就每天恩恩爱爱的不思进取。”

    你你你……

    杜玉娘被气得不轻,根本说不出话来!

    如锦从前只是有点冷漠,现在却是变成了毒舌。

    咦,这几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杜玉娘凑到她近前,上下打量她。

    哪里怪怪的。

    如锦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看上去就像是个石雕的人一样,可是杜玉娘却从她的眼睛里,读取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像是后悔,还有猜忌。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如锦扭头,“没有!”

    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啊!

    没有想起来,那就是发生了什么事。

    “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不知道刚才祖母跟我说起你的时候,还十分担心呢!”

    如锦表情微松,“真没事,你出去吧,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别理我了。”

    真是个别扭的人。

    杜玉娘扬了扬手里的东西,“谢了。”

    如锦或许只是需要时间和空间冷静一下吧,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杜玉娘出了屋,就见邱彩蝶正带着双胞胎在院子里玩呢!

    两个孩子朝她跑过来,齐声叫姑姑。

    杜玉娘的心软成一团,她蹲下身子,一手搂着一个,站在月亮门底下跟他们说话。

    杨峥远远的瞧见了,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也忍不住想,有朝一日自己和玉娘有了孩子,又会是怎么样一副情形。她那么喜欢小孩,一定是个非常好的娘亲。

    杜河清在一旁瞧着杨峥,小声道:“玉娘还小,不适合做母亲。”

    男人们之间谈话,向来是点到即止,况且杜河清又是个做父亲的,过多的话也不好说了。

    杨峥心里有数,这几日的耳鬓厮磨,他也一直都防备着这个事呢!

    “您放心!”他也舍不得让玉娘吃苦啊!年纪小生孩子可是有很多危险的。

    杜河清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不过细想想,杨峥和康子同年啊!康子的第三个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杨峥呢,至少还要再等上两年。

    “等会吃完饭,早点跟玉娘回去吧!虽说这距离不算太远,但是早回去早安心。”

    杨峥点了点头,面上不显,心里还是十分感激地。

    热络了半晌,刘氏就开始张罗午饭了。

    杜玉娘要帮忙,被她赶了出去,还说她不是个会享福的命。

    杜玉娘听了就笑,暗想她宁愿像现在这样,每天都踏踏实实的。

    刘氏做了两大桌子菜,照旧男女分席而做。

    杜河清举起酒杯给儿子,女婿碰了一下,一口将小酒盅里的梨花白喝了个干净。

    “多吃点。”李氏给杜玉娘夹了一根鸡腿,“好好补一补~”

    李氏有口无心,杜玉娘却尴尬得不行,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补一补~

    实在是不能不想歪啊!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