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田园食香 第四百二十八章 齐家

时间:2018-05-30作者:恕恕

    你是谁!

    这三个字,化成一只巨掌,狠狠的扇了吴氏和齐小妮一耳光。

    人家根本不认识她啊!

    与此同时,齐小妮也是一脸的伤心,他居然不认识自己了!

    齐小妮欲说还休,脸上扭捏的表情让人作呕。她长得那么庞大,模样又是极普通的,却偏要故作娇痴之态,让人看着,生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说,还直反胃。

    杨峥拉着杜玉娘退后一步,远离齐小妮,“我不认识你,离我远点!”

    瞧瞧,还说杨峥是她的未婚夫,人家根本就不认识她!

    齐小妮又羞又臊,却不甘心。

    那样好的杨峥,本来应该是她的,凭什么让这个女人捡了便宜?难道就是因为她生得好看吗?

    “表哥,你忘了我们小时候的事了?我是小妮啊!”说着,她又要上前,想要跟杨峥离得近一点,让他看清楚自己的样子。也许这样,表哥就能认出自己来了呢!

    杨峥对齐家的人,从来没有好感。齐小妮这样做,根本讨不到半点便宜,只会让杨峥更痛恨她。

    杨峥狠狠地瞪向齐小妮,眼睛里的寒冰像是要把人冻住一样,原本还想往杨峥身边靠一靠的齐小妮,心里一紧,再也不敢上前半步。

    “怎么回事?”现场那么多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吵和,杨峥也没听明白什么。难得这会儿场面安静了下来,他就问了杜玉娘一嘴。

    杜玉娘微微抬起下巴,指了指齐小妮和吴氏的方向,道:“这两个人来店里撒波,骂我是不要脸的狐狸~精,还说你是她的未婚夫,是我抢走了她的亲事,说我不知道检点。”事实上,吴氏的话可比这些难听多了,杜玉娘说不出口。

    杨峥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看向吴氏的眼神像刀子一样。至于齐小妮,他是连看都不想看!就没见过那样不知好歹的女人。

    “她说的是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你以前定过亲?”杜玉娘故意扬起头,颇为骄傲的问了一句。

    虽然之前齐小妮已经不打自招的说了实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杜玉娘就是想听杨峥亲口说。

    杨峥爱死她这副吃酸醋的模样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做什么,只道:“我又不瞎!”

    齐小妮听了这句话,整个人如同遭遇雷击一般,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跟那个恶毒的女人一样!

    胖胖的脸上,满是委屈和不甘心,那模样,就像是杜玉娘真的抢了她男人一样。

    杜玉娘瞧着她那般做作,当真感觉像吞了一只苍蝇似的恶心。她半点也不想和齐小妮,吴氏这样的人打交道。

    “觊觎别人的男人,好玩吗?你们母女贼喊捉贼,很有意思是不是?”杜玉娘顺手拿起身旁桌子上的筷桶,朝着齐小妮扔了过去,筷子稀里哗啦的散落开来,把齐小妮吓了一跳。

    “做出这副被欺负的样子给谁看,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杜玉娘怒声道:“到底是谁让你们来的?”

    齐小妮不敢去看杜玉娘,“真,真是不知道你说什么……”

    吴氏连忙上前来,抓着齐小妮的手,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后,“你喊什么喊?有什么了不起的?”

    杨峥站到杜玉娘的声音,盯着吴氏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吴氏不说话,她心里没有底气,但是脸上还是努力维持我是受害人的模样,“你们不要以为这样我们就怕了你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杜玉娘冷笑连连,“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跑到铺子里诬陷我?杨峥明明是我未婚夫,你却说他是你的女婿,还说他是忘恩负义的人!这个时候你想把自己摘出去,我告诉你晚了!我要报官,告你们恶言中伤,毁我名誉,影响我家做生意,还要告你们与人合谋,意图谋杀!什么都不知道这话,你们去牢里跟官差说吧,看他会不会信你!”

    杜玉娘这是在吓唬吴氏和齐小妮!这两个女人的胆子并不大,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见识不多,要不然也不会被人三言两语的哄骗过来了。

    吴氏的脸一下子就白了,齐小妮藏在她身后,吓得汗都淌下来了。

    这年头,打官司可是大事,要是真的被抓起来,哪里还有命在?

    “哥,报官,找状师给咱们写个状纸。”

    杜安康很快反应过来,知道杜玉娘这是吓唬她们呢!

    “好嘞,爹,我这就去,你把门关上,千万不能让她们跑了。”杜安康一边说,一边慢腾腾的向门口走去。

    屋里围了那么多人,她们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他说这话,也不过是想给这对母女一些压力罢了。

    “娘,我不要被抓,我不要坐牢,你快说吧,快点告诉他们。”齐小妮一直长在乡下,对官差和大牢有着莫名的敬畏。本来杨峥带给她的难堪,就让她很不自在了,杜家兄妹两的话,却是直接把她心里的最后一丝防线给突破了。

    她不要坐牢,她不想死!那些事情根本不是她们做的,她们什么都没做!

    吴氏也比齐小妮强不了多少,她这会儿已经六神无主了,之所以强撑着,是不想让杜玉娘那么得意罢了!实际上,她也害怕得厉害,生怕下一秒,自己就会被抓走。

    “李捕快,李大哥,你怎么在这儿?”杜安康在外头夸张的喊着。

    李捕快一脸懵~b模样,他是去别的镇子办公差,顺便路过。

    他是杜家的食客,之前杜安康也认识他,对他客客气气的,没这么热情过啊!

    “正好,正好,我家里有点事儿,您看能不能帮忙?”杜安康的声音超级大,超级夸张,屋里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吴氏瞪大了眼睛,她透过人群中的缝隙向外看,影影绰绰看到一个穿捕快官服的男子,腰间挎着一柄大刀,正在跟杜安康说话。

    吴氏吓得一哆嗦,当时便把齐氏在心里痛骂了一遍,杜家在衙门里有人,这事儿齐氏可没说。

    吴氏咬牙切齿地道:“我说,我说,是杨峥的娘让我们来的!就是齐氏。她说杨峥这小子记仇不认她了,还说就算杨峥不管她了,她也要从杨峥的身上扒下一层皮来。齐氏让我们来闹,就是想把你们的婚事闹黄,齐氏说杨峥是他儿子,他的亲事理应是她这个当娘的人来作主的。我们也是被她骗了啊!她还说杨峥出的聘礼钱应该都是我们的,我们一时贪心,就过来了。当初下药的事儿,也是齐氏给我们出的主意,她说等杨峥睡着了,就把小妮跟他关在一起,到时候他要是不娶小妮,我们就告他强~女干……这一切都是齐氏出的主意啊!”吴氏生怕那个捕快会冲进来把她们母女二人抓走,于是嘴皮子利索地把前前后后的事儿一古脑的交待了。

    铺子里看热闹的人听了她的话,一下子就炸开了。

    这人是多不要脸啊!连这种昧着良心的事儿她也能做得出来!人家小姑娘得罪她了?竟然说人家小姑娘抢了她女婿,这不是辱人名节吗?那个什么齐氏,也是够狠心的,有这么算计自己的儿子吗?

    “呸~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人家这小伙子一表人才,能看上她闺女?”

    “娘俩一个德性,都不是什么好人。”

    “不要脸啊!下~贱!”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吃瓜群众将之前攻击杜玉娘的话,原原本本的奉还给了吴氏娘俩。甚至更犀利,更不留情。

    吴氏很生气,可是她毫无办法。

    “我全都说了,你可不可以我们走了?”杨峥身上的戾气太重了,吴氏不敢妄动。她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早知道杜家人这么不好对付,早知道杨峥是这个态度,她是觉对不会来淌这趟浑水的!

    此时看热闹的人已经把她们骂了个狗血喷头,她们要是再不走,可真就要变成臭狗屎了。

    “永远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否则……”杨峥的眼神里闪着最危险的光芒,周身上下的戾气像是炸开了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他没有把话说完,但这种似是而非的威胁,可能更有震撼力。他是习武之人,本来就是很有气场的,吴氏母女哪里受得了他的怒视!

    吴氏连忙摆手,“不会,不会,我们再也不来了。”

    “滚!”

    吴氏听这话,心里一松,当下带着齐小妮,头也不回的跑出了铺子里。

    看热闹的人知道是误会一场,也自发的散了。

    杜河清却是一肚子的气,看着杨峥也不顺眼起来。当父亲的人,亲耳听到别人骂自己的女儿骂得那么难听,心里会好受才怪呢!更何况,这一切都是杨峥引出来的!

    杨峥也无从辩解,只道:“叔叔,这件事是我的不是,连累了玉娘!您放心,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给您一个交待的。”

    杜河清哼了一声,接着才将身上的围裙解下来,扔给他道:“我头疼,你留下来招呼客人。”说完竟然真的往后院去了。

    杜玉娘差点笑出声来!

    爹这是公报私仇啊!她简直无法想象杨峥穿着围裙给食客们端面的样子。

    杨峥拎着那条围裙,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岳父很生气啊!

    再说吴氏和齐小妮,母女二人狼狈不堪的离开了杜家,连口大气也不敢喘,就急吼吼的回了家,生怕杨峥他们反悔追过来似的。

    娘俩一进家门,二话不说就倒在炕上喘起气来。赶了一路,她们真的是又累又渴,一下都不想动了。

    齐小妮的老子齐山根一见她们这个样子,就知道事情没有办成。

    他跟吴氏过了一辈子的日子,太了解吴氏的为人了,如果她成功了,就不可能是现在这副模样了!你瞧瞧这个女人现在这副模样,像丧家之犬似的,一定是把事情办砸了。

    “怎么回事?”齐山根口气非常不好。

    吴氏吓了一跳,连忙坐了起来,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他爹……”

    吴氏是齐山根的续弦,两个人的年纪相差了整整十岁!齐山根的原配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折腾了两天才生下一个男孩,孩子刚落地,原配谭氏就撒手去了。

    齐山根把孩子养到四岁左右,就娶了现在的媳妇吴氏。

    吴氏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可是不管吴氏怎么做,在齐山根的心里,她永远也比不上谭氏,连带着齐山根对吴氏生的女儿和儿子也都不怎么亲,反而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大儿子的身上。

    这一点让吴氏很痛恨他,当初吴氏会义无反顾的嫁给齐山根,也是看中了他会过日子,心疼媳妇!谭氏走了那么多年,齐山根都没再娶,说明他是个很深情的男人。

    只是吴氏没有想到,谭氏在他心里的位置太重要了,自己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来捂齐山根这块石头,却还是不能将他捂热。

    吴氏看着齐山根不悦的眼神,心里委屈的不行,“没办成!”

    “废物!”齐山根瞪了吴氏一眼,同时把早就躲到一旁去的齐小妮也恨上了。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不是废物是什么。

    吴氏听齐山根这么一说,心里的委屈就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他爹,这事儿能怪我们吗?根本就是小妹说得不清不楚!杨峥那小子,根本就不是好招惹的。而且你知道杜家是什么人吗?人家可不是做小买卖的人,家里跟当差的捕快都有关系呢!我们这样送上门去,跟找死有什么区别?这都是大姐的错!”

    啪~

    齐山根狠狠的抽了吴氏一巴掌,“是你自己不中用,还怪到小妹的头上!”

    吴氏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当着女儿的面被自己的男人打了一巴掌,她的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你……”吴氏捂着脸,默默的流下了泪水。

    “在你心里,我们娘几个就是多余的是不是?我比不上谭氏,比不上她生的儿子,如今连你妹妹我也比不上了是不是?”吴氏大喊了一声,干脆把手放下,冲着齐山根就冲了过去,“你打死我吧,有本事你就打死我。”田园食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