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田园食香 第四百二十一章 讨好未来丈人

时间:2018-05-26作者:恕恕

    杜河清站在县衙门口的大街上,不由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眼下已经快子时了,阳光很足,照在人身上暖暖的。他抬头看了看挂在天空的太阳,下意识的想起牢房里的阴森,后背窜起一股凉意。

    要说这人啊!一辈子平平安安最重要!这牢房,就算是探监,他也不想再来了。

    杜河清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就回了桃溪镇。

    他到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裳。说他迷信也好,说他膈应也好,反正他觉得进到那里头,身上总会沾点什么,还是洗洗,换换衣裳的好。

    洗好澡,再换好衣裳,就该吃饭了。

    跑了一天,连口热乎饭都没吃上,好在自家就是开面馆的,直接让儿子给他抻碗面,呼噜呼噜吃了,填饱了自己的肚子。

    吃完了面,杜河清才去了后院。

    “咋样?”刘氏十分担忧,挺着肚子追杜河清问。

    李氏倒是淡定,看样子老太太心里有谱着呢!

    杜河清就把他去看杜河浦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学了一遍。

    李氏听完,轻哼一声,心想这个时候知道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晚了!当初他要是能信自己的话,哪怕就信那么两分,何至于现在能落到这般境地啊!

    刘氏也道:“还算他没傻透,知道给自己留条后路。他爹,那你啥时候去拿房契,地契啥的?”

    杜河清想了想,就道:“当然是越快越好!”这事儿是瞒着杜安兴的。

    如今两家已经断亲了,他去干这事儿,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要是没撞见,还好些,要是撞到了,总是尴尬,说不清楚。

    就在这时,邱大成站在院子里喊,“叔,杨大哥来了!”

    杜玉娘在西屋也听到了,如锦打趣她,“你不过去瞧瞧?”

    杜玉娘知道家里人不愿意让他们在成亲之前见面,叹了口气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做鞋。

    杨峥的鞋穿得费,这都是她做的第三批鞋了。

    杜河清愣神的工夫,杨峥已经进屋了。

    一屋子人都挺惊讶的,不过连忙把人迎到了屋里。

    “你咋这个时候过来了?吃饭没?”

    杨峥在面对杜家人的时候,是比较柔和的,他摇了摇头,只道:“没顾得上吃!”

    杜河清就道:“正好,咱爷俩上前头,喝两盅。”

    李氏忙问:“那两孩子,安排好了?”

    杨峥这才道:“祖母你放心,人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吃住都在胡咸的姐姐家,有人照应。”接着杨峥就把如何安顿这小姐俩的事情,简单的跟杜家人说了说。

    李氏一边听,一边不住的点头,道:“难为你这孩子了,想得这么周到。”

    杨峥就道:“这还不是应该的?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您有什么事,就跟我说,不用这样客气。”

    眼下,还真有一件事。

    李氏犹豫了。

    杨峥什么风浪没见识过啊,他一瞧李氏这表情,就知道老太太怕是真有事。

    “祖母,您有事就说。”

    李氏想了想,就冲西屋喊了一声,“玉娘啊,你过来!”

    杨峥听得分明,耳朵尖微微红了,眼睛也一直盯着门口。

    杜玉娘放下手里做了一半的鞋子,落落大方的走进了东屋。

    “祖母,你叫我!”她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花盆底的小领上衣,衣裳下摆处绣了几朵蔷薇,底下穿了一件墨绿色的裙子,看起来就像一枝含苞待放的蔷薇花一样。

    不对,蔷薇花也没有她这么好看。几个月没见,他的小姑娘似乎又长大了一些。

    杨峥一直都知道,杜玉娘是很美的。即便她总是素面朝天,穿的像个男孩子一样,她的美也是掩盖不住的。明明就是一个小姑娘,可是身上却总有股子少年老成的气质,一双杏眼,仿佛能看透这世间的一切似的,总能让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这个蕙质兰心的姑娘是他的!

    每当想到这个,杨峥的心情都好的要飞起来!心里像是喝了一壶蜜一样,甜得化不开。

    杜玉娘一进屋,就感觉到了杨峥炽热的眼神。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敢去看杨峥,只能任由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祖母,您叫我啊?”

    “杨峥还没吃饭呢,你去做几个菜,让他跟你爹好好喝几杯。”

    杜玉娘应了一声,转身就出了屋。

    杨峥的视线这才收回来,暗道可惜啊!都没跟玉娘说上两句话。

    不过这个时候,讨好岳父大人比较重要。

    杜玉娘在那边准备饭菜,李氏就在这边跟杨峥说杜河浦家里的事。

    “我们想把老宅赎回来,答应给他们二百两银子……”李氏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然后才道:“我总觉得,这事儿由我们出面不大好,村里人都认识我们,到时候碰不上也就算了,要是碰上了,指不定那个畜生还要闹!”

    说的是杜安兴。

    杨峥明白,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他当下道:“祖母,叔,这事儿就交给我吧!我一准儿把东西给你们拿回来,你们就放心吧!”

    李氏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越看杨峥越满意,这小伙子是真不错,对玉娘没得说,对他们家就更没得说了。

    若不是对玉娘一心一意的,又怎么会对家里的这些老老小小这般照顾呢?连虎子都是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对杨峥十分认同。

    没多大会儿工夫,杜玉娘就炒了四个菜,一一端上了饭桌。

    这会儿已经到了下晌了,太阳也不晒了,杜河清和杨峥就坐在院子里吃,喝点小酒,吹点小风,别提多惬意了。

    翁婿二人推杯换盏,没吃几口菜呢,杨峥就问起东边院子的事,“叔,这天气也暖和了,这院子的事儿是不是也该张罗起来了?”

    杜河清连连点头,“可不是,该张罗起来了,我这两天就去打听,找两个好的泥瓦匠,把这房子收拾出来!”他一边说,一边在墙上比划了两下,“我想在这儿开个门,以后两边就可以多走动了,还有东边的门面要收拾一下,后门要堵上,也省心点。”

    杨峥默默的听着,等杜河清说完了,他才道:“我倒是认识几个手艺好的泥瓦匠,叔要是信得过,这事儿就交给我吧!等老家的宅子过户了以后,也一并修葺修葺。”

    “还是你想得周到,行,这事儿就交给你了,赶紧提到议程上来。”杜河清举起了酒杯,和杨峥碰了一下。

    两个人越说越投机,这酒一直喝到了傍晚十分,光是加菜就加了三回。

    把酒菜撤走以后,杜玉娘又给他们煮了解酒茶,杨峥盯着杜玉娘出神的模样,让杜河清很不爽。

    “臭小子,我把女儿养这么大,我容易吗?转眼就让你给骗走了!”一想到玉娘就要嫁人了,杜河清这心里的滋味,还真是不大好受。

    两人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只是具体的日子还没有敲定。上次本来说是要跟杨峥的义父见一面的,结果那老头有事,只好把事情暂时搁下了。

    此时,远在京畿的某个老头,突然打了几个喷嚏。

    他身边的大小随从皆是吓了一跳,“侯爷,您没事吧?是不是着凉了?”

    洛镇行摸了摸发痒的鼻子,又摸了摸有些发热的耳垂,摆了摆手,心想,谁骂他呢!?

    日子没定下来,杜河清却有了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日子一定下来,闺女就是人家的了。

    “叔,你放心,我会对玉娘好的,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杜河清倒是相信他这话,扪心自问啊,杨峥为玉娘做的那些事,换了他,他未必做得到!他没有那个魄力和手腕。

    “你说这话,我是信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换个差事!你这个差事,太危险不说,还总也不在家!”杜河清眉毛微皱,显然对这件事不太满意。

    “玉娘嫁过去以后,自己一个人住的话,太不安全了!我们离得又远,也帮不上什么忙。”

    杨峥点了点头,“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他确实,是想安定下来了。

    杜河清见他态度端正,不像敷衍自己,就点了点头,还道:“我知道,男人都想建功立业,有一番作为,但是成家以后,你得替老婆孩子考虑啊!”

    孩子?

    杨峥微愣,他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啊!

    杜河清就笑了,用看毛头小子的目光看着杨峥,“你们成亲以后,当然会有孩子。”

    杨峥把拳头放在唇边,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不过,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象,杜玉娘抱着白嫩嫩婴儿画面。

    他和玉娘的孩子,想想就很美好啊!

    “叔,时候不早了,我先去办事!等东西到手后,我明天再给您送过来。”

    杜河清点了点头,嘱咐他:“你小心一点!”随后又把老爷子的坟地的位置讲了一遍,还特意讲了讲那棵老树的位置。

    杨峥一一应了。

    杜河清这才朝上房喊了一声:“玉娘啊!”

    杜玉娘走出来,手里多了一个小小的包袱。

    杨峥的鞋做好了。

    杜河清背着手往上房走,边走边道:“爹喝多了,有点头晕,回去躺会儿,你去送送杨峥。”说着就进了屋。

    杜玉娘走到杨峥的面前,把包袱往他手里一放,“走吧,我送你!”

    两个人往后院走去,杜玉娘心跳快得厉害,两辈子加起来,她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害羞过。

    杨峥慢慢地走在杜玉娘身后,恨不能这条路没有尽头似的。

    两个人先后在大门处停了下来,杜玉娘伸手去拉门栓,结果杨峥也去拉门栓,两个人的手就握到了一起。

    杜玉娘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缩回手,可是却被杨峥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掌很大,掌心有很多老茧,一看就知道是握兵器磨出来的。

    杜玉娘又把手往外抽了抽,可是还是依然被那人紧紧握着。她咬着下唇,不敢抬头去看杨峥的模样,总觉得这一幕不太真实,生怕一抬头,所有的美好就不见了。

    杨峥也是紧张不行,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跟一个姑娘靠得这么近过,更何况这个姑娘还是他心仪的姑娘。

    “玉娘……”他盯着杜玉娘乌黑的发顶看,心里已然有了波动,从来没有人,会让他有过这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只要这样看着她,就像拥有了全世界那样满足。只要靠近她,他的心就是暖的,他整个人也是活的。

    “你不是,还要去办事吗?再待下去,就没办法讨好老丈人了。”杜玉娘说完这句话,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抬起头,朝杨峥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为何,杨峥脸上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可她就是觉得,那个男人在偷偷的笑。

    这个时候的杜玉娘,才带着几分孩子气。

    “我去讨好老丈人了!你自己在家里要好好的。”杨峥的声音几乎没有起伏,低低沉沉的声音在杜玉娘的耳边响起,却如同一坛刚刚撕开泥封的老酒一样,让人一听就要醉了。

    “在家能有什么事,你快走吧。”杜玉娘怕再待时间长了,老爹就要杀过来了,于是急忙忙的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嘱咐他道:“你,你小心一点。”

    那嫩滑软若无骨的小手刚刚抽走,杨峥就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了,像丢了一块似的。

    说不失望是假的,若不是时机不合适,他真想把这小丫头搂到怀里来。

    她会害怕吧?会惶恐不安吗?

    杨峥也是男人,也有隐藏的征服欲,心爱的姑娘就站在他的面前,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这种感觉……

    杜玉娘完全无法想象,在她眼里一派正气,一本正经的杨峥此时脑袋里在想什么。

    她只觉得杨峥似乎走神了,难不成是生气了。

    杜玉娘微微皱眉,杨大哥应该没有这么小气才对吧?

    杜玉娘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在杨峥面前晃了晃,“杨大哥……”

    杨峥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杜玉娘正一脸关切的看向他,青葱般的手指在他面前晃啊晃的。两个人之前的距离似乎缩小了,他本能的伸手出,拉住了杜玉娘那只在他眼前乱晃的小手,轻轻一带……田园食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