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田园食香 第四百零五章 如锦的异样

时间:2018-05-14作者:恕恕

    如锦听了杜玉娘的话,眼睛都要立起来了。

    “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本事!”

    好吧,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练的那叫什么功法,但是套功法是绝对厉害的!杜玉娘根本就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还敢嫌弃她的功法,认为自己教错了!!!

    太过分了!

    杜玉娘傻眼了,自己也没说什么啊!

    “不是,我没说你教错,我的意思是会不会我练错了?”

    “那不是一回事吗?”如锦凶巴巴地道:“你练的时候,我就在边上看着你呢,你要是出差了,我能不知道?”

    杜玉娘想了想,试探着问了一句:“还能这样?”

    “这不是废话嘛!”如锦翻了个白眼,“我练了二十多年,还能看不出来这点事?”

    话音刚落,杜玉娘心里就忽悠一下,二十多年?她这脱口而出的话,应该不是随意说出来的,是出自本心吧!也就是说,如锦练这种功夫练了二十多年?

    如锦也意识自己说了什么话。她扁了扁嘴,暗想她以前至少已经三十多岁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脱口而出‘我练了二十多年’这样的话。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沉默了一下,不过如锦很快就看开了,不管她以前是谁,她现在是如锦啊,活得也挺快乐的。

    “今天晚上你要加练!在成亲之前赶紧把这套功法练成!我也不求你像我这样有辨别八方的能力,关键时刻能自保,给自己赢得一些时间也就够了。”

    杜玉娘觉得她有些小提大作了,天底下那么多不会武功的人,难不成个个儿都不能过日子了。可是这话不能说啊,如锦脾气大着呢!

    “我肯定好好练。”杜玉娘一副虚心接受的模样,还道:“就是我成亲了,也是可以练的,我也不会落下。大不了,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回来问你。”

    如锦诈毛:“那怎么能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杜玉娘纳闷的看了看她,练武功这种事,哪有一蹴而就的?

    如锦神色有些不自然,声若蚊呐:“那怎么一样,完~壁之身练功可是事半功倍的!”

    杜玉娘呆了一下,紧接着脸‘刷’的一下红了。

    如锦见她这样,自己反倒不那么别扭了,“这有什么,男子有练童子功的,女子自然也有。”

    杜玉娘不懂这个,反正她练功就是为了让自己身体好一些,面对一些突发状况的时候能有些自保能力。成为高手什么的,这种事情她还真的不敢想。

    “该不会我成婚以后,这功夫就练不得了吧?”童子功什么的,不是那啥了以后就废了吗?

    如锦脸上满是揶揄的神情,意有所指地:“哦~~”她拉着长声,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似的。

    杜玉娘的脸更红了,“你真是……”越来越坏了!

    如锦之前一定是个熟透了的,要不然也不会这样!人的本性,难改!

    就在这时,如锦突然收起脸上的表情,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茶杯摆弄起来,她神情专注,好像手里的杯子是个稀世珍宝一般,不舍得放开。

    杜玉娘愣了一下,心想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莫不是生气了?

    她有什么好气的,要气也是自己气好不好?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有人推了门走了进来。

    杜玉娘飞快的看了如锦一眼,心想难怪她突然变老实了,原来是听到有人来了。

    李氏掀起帘子走了进来,一进屋,目光就落到了如锦的身上,见她安安静静的,才把目光放到杜玉娘身上。

    如锦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闭着眼睛都能分辨出谁是谁来!

    李氏的关怀目光,让她的心中一暖,同时也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玉娘,杨峥来了,在前头呢!”

    杜玉娘张了张嘴,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之前如锦怎么说来的?她说杨峥来了!

    杜玉娘哭笑不得,她只当如锦是逗她呢,哪会儿想到杨峥竟是真来了。

    “他来就来呗,您还特意过来告诉我一声?”又不能见面。

    李氏道:“我是来找料子。”

    “啊?”打料子做什么?

    李氏动作快,很快从柜子里翻出一匹鸭青色的细布料子来,这料子看着略微有些厚重,这个时节穿正好。

    “你给杨峥做身衣裳吧!”李氏把料子展开,“我看这个就挺好,颜色不错,薄厚刚好。”

    杜玉娘十分纳闷啊,不年不节的,做衣裳干啥?还是祖母主动要求自己给他做一身衣裳。

    李氏笑,“傻姑娘,你要是再不给杨峥做几件衣裳,我怕杨峥那个傻小子会热死!”

    怎么回事?

    李氏就把杨峥闹的笑话讲了出来。

    杨峥来的时候,热了一脑门子汗,杜安康给他倒了茶,让他洗脸。

    杨峥休息了半天,还是大汗淋漓的样子,杜安康才发现他身上还穿着杜玉娘做的那件夹棉的坎肩。

    年轻人,火力本来就壮实,杨峥又是习武之人,身体素质也比普通人强上好几倍。天气已经热起来了,他还穿着棉坎肩……

    那画面太美,杜玉娘不敢想象。

    “赶紧做吧,多做两身衣裳,给他换着穿。”李氏一边说,一边又去翻箱倒柜的找料子,“我记着还有一匹藏蓝色的,穿着肯定也精神。”

    杜玉娘想笑又笑不出来。

    如锦在桌子边旁,冲着她眉飞色舞……

    当天晚上,杜玉娘就把杨峥的两身衣裳给裁剪出来了。

    如锦道:“哎哟,这真是疼人疼到骨子里去了。”

    杜玉娘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晚上做针线活不好。”

    “不做了,先剪出来。”

    这会儿家里人已经都歇下了,杜玉娘把手里的布卷起来,放到炕柜里收好。

    如锦就道:“你先蹲半个时辰马步,再打坐。”她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夜空,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今天晚上的月色很好。”

    杜玉娘认命的扎起马步。

    相比于最初那段时间,她的下盘已经稳固了不少!而且坚持的时间也更长了。刚开始蹲马步的时候,她是摇摇晃晃的,坚持不了多久腿肚子就打颤了。现在半个小时对她来说,算是小意思了。

    也幸亏她现在为了备嫁,不用起早去铺子里帮忙,否则的话,这体力问题还真是一个大问题了。

    她扎马步的时候,如锦似乎在睡觉。

    但是其实她就算是闭着眼睛,也知道杜玉娘的一举一动。

    等半个时辰一到,如锦就让杜玉娘起来歇一歇,活动一下胳膊,腿。

    “把我教给你的拳打一遍。”

    杜玉娘点了点头,挺直脊背站好,双肩自然打开,整个人的气质马上就不一样了。杜玉娘的长相很明丽,是那种让人看了便是眼前一亮,就难忘怀的模样!她重生后,性子比前世不知道坚韧了多少,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跟如锦习武,所以眉眼间就不自觉的染上了几分英气。

    杜玉娘的记忆力很好,前世她的这一优势并没有显现出来,连如锦也夸她,精神力极佳,又能忍耐力,所以很合适学她的这一套功法。

    杜玉娘猜测,这一切都跟她重生有关。

    一套行云流水的拳法打下来,杜玉娘微微出汗,气息也有些不稳。她的脸红扑扑的,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如锦,似乎在问她自己打的怎么样,进步了没有!

    如锦用眼皮夹了她一下,“花拳绣腿!”好好的一套拳,让她打成了这个样子。

    虽说有点进步,但是如锦还是不满意。

    “这套拳法,讲究手眼合的,步法身形合一。拳如风,张弛有力,身如影,快如闪电!”如锦一边说,一边给杜玉娘示范了几个招式。

    如锦打起拳来,跟杜玉娘完全不一样,她的动作非常利落,那些招式像是刻在了她的骨血之中了一样,看起来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的地方。

    “这套拳,不是花架子,不需要招式漂亮,要的是一招制敌,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最大程度的折损敌人。”

    杜玉娘瞧着如锦的身手,当真是羡慕不已,实在是太厉害了,自己再练上几年,怕是也达不到这种标准。

    如锦收势,问杜玉娘,“你知道你差在哪里吗?”

    杜玉娘摇了摇头,又想:“是不是我练的还不够熟悉?又或者是我没有天赋?”

    “都不是。”如锦道:“主要是你没有伤人之心。”

    伤人之心?

    如锦道:“这套拳法的招式,都是一出手就伤人性命的,十分凌厉!我也是希望你自保,才传授你这套拳法,你要是学会了其中的精髓,将来只要不碰上高手,一般的虾兵蟹将也奈何你不得!但是玉娘,你太善良了,或许下意识的觉得这些招势太过残忍了,所以从来没有真正的去接纳过它。”

    是这样吗?

    杜玉娘有些迷茫,说到底,她还是不是那块料。

    “这种事情也是急不来的,你多练练找找感觉!”如锦道:“若是招式不够凌厉有欠缺,若是内力浑厚也能以长补短。但是你现在是啥啥没有啊,可真让人脑袋疼。”她一边说,一边用嫌弃的目光打量着杜玉娘。

    杜玉娘真想拿平底锅拍她一下子!那是什么眼神!?嫌弃人出为用这么直白吧!

    “行了,赶紧打坐一会儿,把你那细得跟蜘蛛丝一样的经脉拓展一下,出去别说是我徒弟啊,丢人!”

    什么叫蹬鼻子上脸?这就是啊!

    杜玉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爬到炕上,盘腿打坐。她按照如锦教给她的心法默默的练了起来,感觉到小~腹处那细若游丝的气流后,便开始小心翼翼的运送这股气流,将它传到四肢百骇。

    杜玉娘根本不知道,她认真练功的时候,如锦看向她的眼神,是十分欣慰和欣赏的!

    蜘蛛丝什么的,都是骗杜玉娘的,其实她还挺有天赋的,照这样下去,相信不出一年半载,杜玉娘就能感受到她自己的变化。

    杜玉娘练完了功,身上出了不少汗。她悄声的打了些水,简单的擦洗了一下,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自然起的又是迟了一些。好在练功虽然有些辛苦,但是每天起来都是神清气爽,精神焕发的模样,让家里人安心不少。

    没出三天,杜玉娘就把杨峥的衣裳做好了。她将衣服烫平,挂了起来。

    如锦见她急吼吼的做针线活,不免又打趣她几句,但是杜玉娘根本不在乎,听了也像没听到一样。

    天气渐热,杜玉娘新做的那两套衣裳也终于派上了用场。不过杜玉娘也不敢懈怠,又一口气给杨峥做了几身夏天穿的衣裳,还做了两双鞋袜,一起打包给杨峥送了过去。

    杨峥呢,也托着杜安康给杜玉娘送了几回东西。

    他们都已经定亲了,相互送点小礼物无可厚非。

    眼瞅着,就到了雨水多的季节,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总是积着雨水。房檐上隔三差五挂着雨帘,滴滴答答的往下落,瞧着还挺美的。

    如锦坐在窗子边上,喃喃地道:“也就是北边,下几天也没有什么,这要是到了我们南边,连下七八天,家里的衣裳都要发霉了。”

    杜玉娘听了这话,就扭头朝她看了过去。这几天如锦总是这样,时不时蹦出几句惊人的话来,好像每一句都与过去的那个她有关系。

    比如现在,她又说我们南边……

    难不成如锦以前是南边的人?

    好怪啊!

    不过如锦似乎已经不在意这个事情了,一开始说了什么话,她还会在意一下,后来已经见怪不怪了。是不是她想起什么来了呢?

    杜玉娘不好意思问,总觉得这事儿是如锦自己的事,她要是愿意说,自然会说了,不然的话你问也没用。

    “这雨要是一直下,怕也不是个事儿。”涝了怎么办?现在是春耕点~~种的时候,要是一直下雨,种~子还不得烂在地里?

    天已经黑下来了,雨却是越下越大。还好杜家铺子早早的关了门,让邱家姐弟回了家,不然的话,这会儿怕是回不去了。

    如锦突然瞧了瞧杜玉娘,“有人敲后门!”田园食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