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田园食香 第三百七十七章 四千大章

时间:2018-04-26作者:恕恕

    杨家人的心情,似乎都不太好,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铁青的颜色。

    杨峥就不用说了,他本来就是个冷淡性子,对这个家的感情也几乎为零,所以面无表情是常态。

    杨峰呢!

    此时杨峥在他眼里,就是个不孝子孙。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突显他自己的存在感,才能把杨峥压下去似的。

    六岁的杨大宝,看到杨峥连句招呼都不打,斜着眼睛就走了过去。

    不管怎么样,早饭还是要吃的。

    齐氏现在瞧着杨峥就有气,总觉得他年纪越长越碍眼,瞧着还不如小时候顺当呢!

    也是啊,杨峥小时候,人小力气也小,天天吃不饱饭,瘦得像个难民似的,脾气虽然倔,可是毫无反抗能力。那时候的他,差不多是任由齐氏作贱,齐氏瞧着他再怎么不顺当,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觉得他碍眼。

    现在的杨峥,有本事,有能耐,对她这个当娘的人,是能敷衍就敷衍,半点孝顺她的意思也没有。齐氏也明白,若不是用一个‘孝’字把杨峥给压住了,这个儿子就早不爱自己的控制了。

    事实上,齐氏又何尝真正控制过杨峥?齐氏是雾里看花,看不真切罢了。

    早饭过后,杨峥就收拾包袱,准备走人了。

    齐氏倒是破天荒问了一句:“这就走了?”

    这一句,仿佛已经是她的恩赐一般。

    杨峥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只道:“镖局里事忙,过年我可能回不来了。”

    齐氏心中一喜,眉头却是紧紧的皱着:“过年是大事,要是人在镇上,怎么着也该回来一趟的。”

    杨峥知道,齐氏不是关心他,是关心他的银子。

    “就算我人不回来,银子也一样会托人送回来的!”只不过这是最后一年了。

    杨峥默默的在心里说完了这一句,把包袱背上,转身就要走。

    齐氏听说他不回来,但是会送钱回来,心里高兴得很,脸上就带出了几分笑容出来。

    杨峥回头,瞧个正着。齐氏再想板着脸,却是来不及了。

    “我的婚事,娘以后就不要管了。”

    齐氏听了这话,当下怒了起来,她要掌控杨峥,自然是要掌控他的婚事的。她管不管得了是一回事,能不能管却是另外一回事。

    齐氏刚欲发作,却见杨峥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她瞧。不知为何,齐氏突然从杨峥的眼睛里,读出了几分寒意。

    那种冷嗖嗖的感觉,绝对不是不满,委屈,而是一种她从来没有在杨峥身上看到过的绝决和狠厉。

    “你……”齐氏一下子手脚冰凉,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我的亲事,就仰仗总镖头作主了。我想过了,至少总镖头待我是有几分真心的,不会害我。”说完这句话,杨峥转身就出了屋,头也没回。

    齐氏呆呆的坐在炕上,突然就激动了,她想追出去,可是又一想,追出去又怎么样呢!

    齐氏突然就害怕了起来,忙不迭的找了杨峰来。

    “老大,老大……”

    杨峰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娘,咋了?”

    “你弟呢?”

    杨峰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齐氏说的是杨峥。以前齐氏总是喊老二,老二,他习惯了,冷不丁的听到‘你弟’这两个字,像听到笑话似的。

    “走,走了。”

    齐氏愣了一下,才道:“你,你也走,赶紧让你媳妇给你收拾收拾,你去镇上打听打听。”

    “打听?打听啥?”

    “打听一下总镖头家的干闺女啊!”她这眼皮子直跳,心里也没底啊!

    于是乎,杨峰被齐氏推着,去了五岩镇。

    杨峰去过威远镖局一次,只不过那个地方他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了。出入镖局的人,一个个都是不好惹的模样,要么是彪形大汉,要么是凶神恶煞,反正看起来没有一个像是好人。

    不过这次,娘给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打听到总镖头夫人的干女儿是何方神圣。

    杨峰虽然觉得这事儿不好打听,但是齐氏的话却是不能不听的,而且他也挺好奇的,也想知道这个总镖头的干女儿到底是什么人。

    杨峰不敢明目张胆的去镖局附近转悠,就找了一个离镖局不太远的小摊子,打算吃点简单的午饭。

    饭馆里的酒菜太贵,他身上的钱不多,也只能吃点馄饨,面条一类的东西。

    杨峰挑了一个视野好的位置,要了一碗馄饨。

    天很冷,但是没有什么风,杨峰坐的这个位置背风,喝一口汤,全身都暖和起来了。

    说来也巧,他这碗馄饨刚吃了一半儿,就有两个人从镖局里走了出来。这两个人年纪不大,身上穿着青色的袄子,下身穿的是黑色的绑腿裤。

    这种装扮,实在眼熟。

    杨峥刚到镖局的时候,只是个打杂的,冬天穿的就是这种衣裳。

    两个年轻人径直来到小吃摊,熟门熟路的跟老板打了个招呼,点了东西,就坐下来唠起了家常。

    杨峰暗道自己的运气还不错。

    他们跟杨峰之间只隔了一张桌子,仔细听,还真就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两个人一开始说镖局的事,说什么活太多,太辛苦,还危险之类的。最主要的是,还提到了很多后起之秀,似乎要跟镖局竞争。

    杨峰对这些都不敢兴趣。

    后来两个人又说起了别的。

    他们压低声音说,杨峰怕听漏了什么,一直支着耳朵听。

    结果这两货说的是某个青楼里的姑娘,哪个姑娘身段好,哪个姑娘皮肤滑,笑得特别猥琐。

    杨峰听得直淌口水,好像恨不能亲自走上一遭去尝尝鲜似的。

    再后来,老板把二人点的吃食端了上来。两个人边吃边聊,终于提起了总镖头的夫人。

    “我说,你说好好的,夫人怎么就认了个干女儿回来?”

    来了来了!

    杨峰有些兴奋,终于要知道对方是何人物了。

    “嗨,不是才认回来的,听说认下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没有往外传!”

    “哦,哥哥,你这是知道内幕啊,怎么回事?”

    那个小声道:“听说咱们夫人有一阵子,老是做恶梦,看了很多大夫啊,都没看好。你说这人要是天天睡不好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哦,难怪了,那段时间咱们夫人足不出户,大夫一个一个的请进来。”

    “可不是!”那人吃了两口菜,和对面的人碰了碰杯。

    杨峰急得不行,你们有酒有菜,我就一碗馄饨,都凉了!有啥话,赶紧说啊!

    还好,两个人喝完了杯里的酒,就又唠上了。

    “后来啊,听说夫人又做了一个梦,梦里啊,梦到了一个姑娘,也不知道怎么的,从那以后就不做恶梦了,也能睡得着了。咱们夫人多虔诚啊,当下觉得是菩萨显灵了,就去上香捐香油钱,你猜怎么着?”

    那人眼睛瞪得老大:“怎么着!”

    “咱们夫人上香的时候,碰到那位姑娘了!就是梦里的那位!这不是巧了嘛!”

    “哦!”那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所以,咱们夫人就认了她做干女儿!”

    那人笑着道:“行啊,聪明了!”

    “我说,那这认干亲是好事,怎么瞒了这么久!?”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那边不乐意宣扬。”

    “哥哥,你说那家人是不是傻,抱上咱们总镖头和夫人的大腿了,还不宣扬?要我看,尽人皆知才好呢!”

    那人假装啐了他一口,“去,就你?那点出息!行了,不说了,喝酒喝酒。”

    “对了,那家人姓什么啊,做什么的?”

    “好像姓,姓杜?不管了,跟咱们也没关系!不过,听说夫人想把她的干闺女嫁给杨镖头。”

    “唉,这样的好事,永远也落不到你我二人头上。”

    “来,不提了,喝酒。”

    杨峰把两个人的话,听了个明明白白。他急吼叫的掏出几枚钱拍在桌子上,喊了一声“结账”就跑了,故而根本没有看到,他身后,那两个年轻人挤眉弄眼的模样……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烛火微摇,整座镇子都安静了下来,偶尔传来一声犬吠之声,听起来好像也特别的遥远。

    杜玉娘直到此时,还犹在梦中。

    她望着屋里摆的那些盒子,不由得道:“我就这么的,多了出来一个干爹一个干娘?”这会不会太不真实了。

    李氏睨了她一眼,“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事儿还不都是杨峥安排好的?不过我瞧着,那位柴夫人也是真稀罕你,这也许,就是缘分?”

    威远镖局的掌舵人,也就是他们口中的总镖头,姓柴名闻达,他的妻子常夕月,也是女中豪杰。两个人十分恩爱,生了三个儿子,没有女儿。

    也不知道杨峥是怎么跟他们说的,这夫妻二人竟然真的肯认自己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做干女儿,也是挺有意思的。

    杜玉娘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柴家人像天兵天将似的从天而降,若非有大胡子胡咸在一旁引荐,她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居然就是威远镖局的人。

    大概因为柴氏夫妻二人都习武的关系,两个人说话利索,做事爽快,特别通情达理!明明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可是呢,一点架子也没有,唠起家常来,竟然头头是道,连种田的事情都知道几分。

    缘分是奇妙的,谁能想到她突然多了一对父母呢?

    更有意思的是,杜河清和柴闻达两个人竟是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好像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似的。要不是镖局里事情多,柴氏夫妇不好多留,只怕他都要留下来跟杜河清说上三天三夜了。

    “玉娘,这人啊,贵在有自知知明!虽然我瞧着柴镖头和他夫人确实不错,可是毕竟是干亲,又是因为杨峥有所求才认下的,所以啊,除了该有的礼节要有之外,平时千万不能随便麻烦人家!”

    杜玉娘特别认真的点了点对,“您放心,我明白的。”

    李氏欣慰的点了点头,“你呀,长大了,懂事了!祖母放心着呢!”刚生下来的小娃娃那么大一点,转眼,玉娘都要嫁人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祖母,您想什么呢?”

    李氏看着杜玉娘,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她笑了笑,道:“没想什么,太晚了,早点睡吧!”

    杜玉娘心里虽然有疑问,但是却没有问出口。她点了点头,准备收拾收拾睡觉。

    李氏呢,也不走了,就留在了上房,跟杜玉娘一起在炕上睡。

    火炕烧得旺旺的,屋子里静悄悄的。

    李氏睡不着,杜玉娘也有些睡不着。

    “玉娘,你说小锦的病,能治好不?”李氏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啊?

    “祖母,您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事儿了?”杜玉娘心想,如锦根本就没病啊!

    而此时此刻,原本已经有了睡意的如锦,也睁了开眼睛。

    “我是觉得啊,如果能治,咱们还是应该给小锦请个大夫瞧瞧!你说她一个人,没爹没娘的,啥也不知道,多可怜。虽然她不会叫人,但是我毕竟收她做了干闺女啊!如果不能治也就算了,要是能治,我想给她治好,将来她要是恢复了,我就给她备份嫁妆,给她挑个好人家。”

    杜玉娘:……

    您老人家想得是不是有点多啊?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啊!

    要是借坡下驴,说她的病被治好了,那如锦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生活了?但是如果大夫医术高超,一下子发现了她没病的事,到时候要怎么解释?

    这个,也挺愁人的。

    “祖母,要不有机会咱们问问秦大夫吧?”

    “行!”

    祖孙俩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反倒是一直躺在床上的如锦,睡不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李氏和杜玉娘的话,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淡淡的忧伤来。

    她到底是谁啊?家又在哪里?

    为什么她会在别人的身体里醒过来?原来的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如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暗想着,若是真能治好她的病,能让她想起来自己是谁,倒也不错。田园食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