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田园食香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好使

时间:2018-04-04作者:恕恕

    杜玉娘十分郑重的模样,让杨峥有点想笑,有点感动。

    杨峥几乎能猜到这丫头要说什么,但是他还是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我听着呢,你说吧!”

    杜玉娘这才道:“杨大哥,你是个好人,我这话是真心的,并没有虚捧你的意思。”杜玉娘停了一下,才又道:“我觉得,我祖母请你过去,只怕不单单是为了请你吃饭这么简单。杨大哥,贺氏父子心狠手辣,我不希望你掺和进来。”

    杨峥定定的看着杜玉娘,目光里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柔意。她瘦了一些,下巴比以前尖了不少,明明穿了很厚的袄子,可是身姿看起来依旧纤细。

    明明还是一个小姑娘,可是身上却有让人无法忽视的,镇定自若的气质。灵动的眼睛里,总是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往往让人忽视了她的年纪。

    “玉娘,这是你拒绝我的原因吗?”

    杜玉娘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听杨峥这样直白的问出来,她还是有些慌乱。

    不过,杜玉娘只是慌乱了一下,很快就镇定下来。

    “杨大哥,我还小呢!现在说这些,太早了!贺家的事,一日不解决,我便一日不能考虑终身大事。”杜玉娘道:“这原本就是我们的事,没必要将你牵扯进来。”

    杨峥不希望面对一个永远这么冷静的杜玉娘,但是这个时候她一副我心意已决的样子,想必根本听不进去自己的话。

    杨峥想,说不如做,说得再动听,也不如实际做出点什么来,让她瞧瞧自己的决心。还有,她这个决定,也是为了自己着想,与其跟她据理力争,还不如先依着她,至于后面怎么办,那就不是她说得算的了。

    杨峥问她:“你那天没来,就是怕我掺和进去?”

    杜玉娘轻轻的摇了摇头,“是我不想去的。”

    杨峥就道:“好吧,先不说这个!来说说请客吃饭这件事情吧!你们哪天请客,我最近都不是很忙,有时间。”

    杜玉娘皱眉,“你要去?”

    杨峥喝了一口水,才道:“自然是要去的!毕竟你祖母的意思是要感谢我的义举,如果我不去,未免有点太托大了。她是长辈,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吧?”

    杜玉娘竟然觉得他说的话好有道理的样子!

    “那,后天吧,我们好准备一下。”

    杨峥点了点头,“好的,后天晚上吧,省得耽误你们做生意。”

    杜玉娘应了一声,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了!”

    杨峥很自然地起身道:“我送送你!”

    杜玉娘率先往屋外走去,杨峥跟在她身后。

    “杨大哥,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一下。”杜玉娘说完这句话后,转身走出院子,快步朝着巷子外面走去。

    杨峥一直目送她离去,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才转身进了院子。

    这丫头,是不放心他呢!

    杨峥关好大门,站在院子里道:“出来吧!”

    墙角那边,露出一个脑袋。

    胡咸直起身子,讨好的笑了笑,“我早就知道瞒不过你!”

    杨峥冷哼一声,往屋里走去。

    胡咸不拿自己当外人,跟着他进了屋。

    “哟,几天没来,这屋里大变样啊!”胡咸坐到椅子上,笑呵呵地道:“老实交待,杜家小姑娘干什么来了?”

    杨峥只道:“你不是全听见了吗?还问我?”

    胡咸来了有一会儿了,确实听到了不少东西。

    “请你吃饭啊?能不能带上我?”胡咸道:“都是熟人嘛,对不对,想必杜家人也不会反对的。”

    杨峥问他:“我问你,这些天你跑到哪儿去了?”

    胡咸苦着一张脸道:“没去哪儿,就是想我姐了,去她那边待几天。”

    “是吗?不是为了躲我?”

    “我躲你做什么?”

    杨峥轻哼,“自然是因为你做了亏心事!”

    胡咸面上一僵,随后道:“老胡不是好心办坏事嘛!我是着急啊!明明你和杜家姑娘是双双看对眼儿了,但是你们就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啊!我老胡要是不帮忙推一把,你们也不知道要僵持到哪年去。”

    杨峥不语,嘴里却是微微泛起了苦味儿。

    “兄弟,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哪点都好,就是在感情这方面,太过优柔寡断!你说你要是能早点下手,呃,我是说你要是能早点对人家姑娘表明心意的话,不就没有后面这些事情了吗?”

    杨峥摇了摇头,“早点,晚点都一样!”

    “咋啦,人家姑娘不同意?”

    “她是想跟我保持距离呢!”

    胡咸琢磨了片刻,方才明白过来,“她是怕连累你?真是个好姑娘啊!不过,你大可把你的真实身份告诉她啊!”

    杨峥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件事情好解决,相比之下,我倒是想问问你,如果杜家姑娘真的嫁给你,你该怎么对人家姑娘!”

    杨峥不解,脸上带着几分困惑之意。

    胡咸就伸出手来虚点了他两下,“你啊你,你娘那边,你该怎么交待?你要是娶了杜家姑娘,只怕她以后有的闹了!”

    杨峥愣了一下,才道:“这件事情我早有打算!”

    “哦!”胡咸来了兴趣,“你说来听听!”

    胡咸不是外人,又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杨峥就没瞒他:“我想好了,如果杜家真的肯把玉娘嫁给我,那么我成婚之后便分家!”

    胡咸眼睛一亮,“好小子,你终于想通了,早该这么办才是!这么多年了,你为那个家做的已经够多了,没必要把自己这一百多斤都炸成渣子供养他们!”

    这话说得狠了点,但是也是实情。

    杨峥默默地道:“以前我是一个人,无所谓。但是我不能让玉娘跟着我受苦,受委屈。”

    “正是这话!”胡咸大笑两声,“今儿我高兴,一会儿出去买酒,咱们哥俩好好喝两杯。”

    杨峥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再说杜玉娘回了杜家后,李氏便迫不及待的问她:“如何,杨峥来不来?”

    杜玉娘点头,“约在后天晚上。”

    李氏十分满意,点点头道:“那就约在后天晚上吧!玉娘,那天你辛苦辛苦,亲自下厨做些好吃的!到底是你的救命恩人。”

    杜玉娘点头,“我知道,您放心吧!”

    李氏心满意足地道:“行了,你回来了,小锦就交给你了,我去瞧瞧我那两个宝贝重孙。”

    李氏下了炕,抚了抚身上的衣裳,出门往厢房去了。

    原本在床上装睡的如锦,却在李氏走后突然睁开了眼睛,“怎么,他们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给你找个男人,把你嫁出去?”

    杜玉娘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才道:“别胡说八道!”

    “怎么就是我胡说八道了?明明就是这个意思嘛!”如锦道:“你才多大年纪,着什么急?这世上啊,没有一个男人是好东西。”

    一副饱受沧桑,深受伤害的模样。

    杜玉娘眨了眨眼睛,上下打量了如锦两下,才道:“你懂什么!”有些话,一句两句的也说不清楚,李氏的想法,她大概能猜到一些。

    杜玉娘想,或许那天杨峥离开的时候,跟李氏说了些什么也不一定。否则的话,李氏怎么会想起请杨峥吃饭呢!还特意嘱咐她去找杨峥。

    祖母大概是怕家里的事情会波及到她吧!如果她嫁了出去,那么她就是外嫁女,即便杜家真有什么宝藏,也不关她的事了。

    李氏这么做,是保全了她,却把整个杜家暴露在贺氏父子的眼中。

    她绝不会同意的!

    这件事情不完,不论她嫁给谁都是连累对方,贺元庚的心狠手辣,她早就领教过,记忆深刻。

    杜玉娘恍神的工夫,如锦下床坐到了桌子面前,她抻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才道:“今天我还没有吃药。”

    杜玉娘这才反应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来,给如锦倒了一颗。

    里面的丹药已经不多了,只余四五枚。

    如锦将丹药服下,道了一声:“小气!”

    “杨大哥说了,这药丸只能一天吃一次!什么小气啊!”

    “瞧瞧,你这是护上了?”如锦摇了摇头,“还说自己没有心思,我看你是恨嫁了。”

    杜玉娘老脸红了红,气得直想跺脚。

    “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吧?”杜玉娘道:“就算你没有地方去,也不能一直留在我们家啊!”

    如锦笑了笑,“真是够小心眼儿的,这就报复上了。行了,我不说话了还不成吗?”她慢悠悠的躺回床上,闭上眼睛养神去了。

    杜玉娘这才松了一口气,紧紧地握着那个小瓷瓶,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三天,杜玉娘早早就起来了。

    晚上要请杨峥吃饭,她得早做准备。

    家里有肉,有菜,但是还缺鱼。

    这可是重头菜,家里请客吃饭的话,一定要有鱼的。

    杜玉娘挎上小篮子,准备出去买菜,结果如锦拉着她的胳膊不松手,任凭李氏如何哄她,她就是不肯松手。

    杜玉娘也不明白她闹哪样,难不成是闷了,想跟她上街逛逛?

    “你要跟我去?”

    如锦点了点头,她一个正常人,愣要装成傻子,也是挺辛苦的。

    杜玉娘就同意了,“行,走吧!”

    李氏不放心,嘱咐了好几句,只是家里生意忙,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别人也实在腾不出时间来陪她一起去。

    杜玉娘便道:“祖母放心,我师傅听我的话,我们买完菜就回来。”

    就这样,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如锦看什么都稀奇,眼里冒光。

    杜玉娘紧紧的拉着她,“你可不许乱走啊!”

    如锦不说话,也没乱走,还算规矩。

    杜玉娘松了一口气,老马识途地带着她往西街菜市走。

    小贩们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这里是最热闹的地方,也是最乱的地方。

    “你跟紧点,不要乱走。”

    如锦好想翻白眼啊,她不傻好不好。

    杜玉娘见她不服气,就数落道:“上次啊,要不是你乱跑,也许咱们就不会遇到那人了。”

    如锦瞪了杜玉娘一眼,没说话,心里却忍不住想道:上次若不是她机灵,醒得及时,只怕她的小命就要不保了。那个婆子身上煞气很重,手上是见过血的,人家早早就跟着她了,她居然还以为这事儿是自己惹出来的?真是没有天理了。

    杜玉娘干脆也不理她,在街上仔细寻找起她要买的食材来。

    卖鱼的小贩不多,但是杜玉娘的运气很不错,很快她就找到了卖鱼的小贩,买了一条三斤多重的草鱼。

    家里的母鸡已经杀得差不多了,杜玉娘想了想,干脆又抓了一只鸡。

    山货是不必买的,家里备货充足,都是当初刘浩林收来的山货,质量没得说。

    杜玉娘东挑西选,买了不少好东西。她估算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就要打道回府。

    说来也巧,她转身刚要走,突然听到了羊叫声,她转回头往远处一瞧,果真看到不远处有人牵了羊来卖。

    杜玉娘眼睛一亮,二话不说,拉着如锦耳语了几句。

    如锦的眉头皱在一起,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她怎么敢让怎么扮演傻子,她怎么敢。

    杜玉娘也不怕她不就犯,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如锦看,大有你不按我的话去做,我就把你赶出家门的意思。

    如锦读懂了她眼中的威胁,认栽了。

    “羊……”如锦拉着杜玉娘往卖羊人那里走,指着趴在地上的小羊就不动地方了。

    杜玉娘暗笑,脸上却带出几分不奈烦之色:“姑姑,咱们不养羊,买羊回去,娘该骂了。”她一边说,一边拉着如锦往回走。

    如锦不动,倔强地指着小羊道:“羊,要。”

    真是够了!!!

    杜玉娘愁眉苦脸地问:“大叔,您这小羊怎么卖?”

    卖羊的汉子早就打量过二人了,他只道:“小羊不卖,我卖的是母羊,看到没有,买母羊,这两只小羊就一并送给你们了。”

    杜玉娘连忙摇头,“母羊太贵,我们买不起,您把小羊卖我一只吧!我姑姑这儿不好使,犯了佐性,这羊要是不买一只给她,她就要闹了!”

    如锦咬牙切齿,谁脑袋不好使!!田园食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