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田园食香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临盆

时间:2017-12-26作者:恕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氏还没有醒,刘氏和李氏照看着两个新出生的孩子,既是高兴,又有些发愁。

    因为田氏生产,铺子都关了一天,这可得损失不少钱呢!

    照顾孩子是个累人的活,更何况还一下来了两个。而且还要侍候田氏坐月子,这娘仨的事情都交到李氏一个人身上,刘氏怕她吃不消。要是她也帮忙照顾孩子,只怕前边铺子里又忙不开。

    刘氏想了想,就跟李氏商量,是不是把田氏的娘给接来,让她帮忙侍候一下田氏坐月子。

    “反正现在也是农闲的时候,家家户户都猫冬。等过了小年,再让她回去呗!正好咱们铺子也该歇业了。”

    李氏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田氏的老娘袁氏,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她来了,只怕也不会安生的侍候月子,到时候指不定要生出多少事来呢!

    就连杜安康,都有些不赞同刘氏的这个举动。他丈母娘是啥样的人,他太清楚了,她要是来家里待上十天半个月的,那这个家肯定会非常‘热闹’的。更何况之前招娣已经把袁氏的打算告诉了自己,他又怎么会同意让袁氏过来侍候月子呢!

    “娘,找别人吧!”杜安康看着两个儿子,心里生出无限喜悦来,他生怕自己说话的声音大了,会吓到两个宝贝,而且田氏还没有醒,自己也不想吵到她。

    刘氏犹豫了一下,才道:“不管咋说,她是孩子的姥姥,招娣是她亲闺女,她就算是有不靠谱地的方,但是咋样也不能害她闺女和外孙不是?”

    杜安康脸上闪过一抹难为情,可是她要是做事不经过大脑,害了玉娘可咋办?杜玉娘在杜安康心里,就像是块珍宝一样,他的宝贝妹妹,怎么可能嫁到田家去!

    就在这时,田氏悠悠转醒了。刘氏见了,马上凑了过去,“招娣啊,感觉怎么样。”

    田氏有气无力地道:“娘,我没事,挺好的。”

    李氏道:“好孩子,辛苦你了,你为我们杜家一口气生了两个孙儿,是功臣啊!”李氏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脸上的喜气是盖都盖不住的。

    田氏也顾不上别的,只问道:“孩子呢?”

    “对,孩子!”杜安康和刘氏一人抱着一个,把孩子放到田氏的身边,“看看,这两个孩子长得多壮实啊,这个胖点的是老大,生下来五斤六两!这个瘦一点的是弟弟,四斤出头,好东西啊,都让老大吃了。”

    田氏欣喜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眼珠子像是要粘在上面似的。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皮肤都是皱巴巴的,还会发红,等到出了月子,才会越长越周正。

    田氏是家里的老大,她几个弟弟出生的时候,她都算得上是大姑娘了,没少帮忙侍候袁氏,所以对于孩子这方面的事情,也多少懂一些。

    “真好~”做了娘的人,眼里自然会有母性的光辉,这孩子啊,就成了她们的心尖尖,从此再也放不下。

    “对了,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田氏道:“铺子呢,谁看着?”

    李氏只道:“哎哟,你都这样了,我们还有心开铺子?总得看着你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才行,不然我们在前面做生意也不踏实。”

    田氏惊了一下,随后心里涌起浓浓的感动!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爹娘不爱,姥姥舅舅都不疼的人,嫁到了杜家,她才知道原来一家人相亲相爱的在一起,是多么的快乐。如果换成了她的爹娘,会为了她生产而关掉铺子吗?肯定不会。

    田氏微微转过头去,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眼睛里的泪光。

    “娘,是不是也得给孩子起个名字?”杜安兴有些挠头,起名字这种事情,他还真是一窍不通。

    李氏犹豫道:“要不起两个小名先叫着,以后再找个先生给取名字?”

    杜玉娘端着鸡汤进屋,正好听到了这句话。

    “哪儿有那么麻烦?咱们家的孩子,不求他们大富大贵,但求他们能守住做人的本分,一辈子平平安安的,不就行了!”

    杜玉娘的话,让李氏陷入了沉思。

    是啊!有什么能比这个重要呢!孩子们能平安长大,能踏实做人,这不就是他们最大的心愿了吗?

    “那你说说,叫啥好?”李氏道:“都是贱名好养活,可是你祖父在的时候,给你爹,你大哥取的名字,都是挺有寓意的。”

    杜安康连忙道:“可别像咱乡下老家叫啥铁蛋,狗剩,我可舍不得。”

    刘氏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

    杜玉娘拿着勺子畏田氏喝鸡汤,对她道:“嫂子,这汤有营养,你多喝点,里头我没放什么盐,可能味道不太好。你多喝点,孩子们才能早点喝到奶!”

    田氏有点害羞,可是她刚生完孩子,感觉一肚子的存货都消耗光了,正饿着,所以也就顾不上害羞不害羞了,直接就大口大口喝起鸡汤来。

    刚出生的小孩子,不是吃就是睡。两个宝宝还要排胎便,所以李氏就只喂了他们一点水。两个孩子排了几次胎便,不知道是不是肚子空了的关系,便扯着嗓子嚎了起来。

    老大中气十足,老二的声音虽然没有他哥哥那么洪亮,但是气息也不弱。由此可见,两个孩子都是十分健康的。

    “孩子这是饿了。”

    田氏刚好喝完鸡汤,就道:“我,我试着喂,喂一下。”她自己说完这话,就不好意思的闭上了眼下。

    “这孩子,有啥好害羞的。”刘氏让杜安康和杜玉娘出去,“你们两个大活人别在这儿杵着了,耽误我宝贝孙子吃饭,我可跟你们没完啊!”

    杜玉娘拿起碗,直接道:“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得,哥,正好咱俩商量一下孩子的名字,再问问咱爹的想法。”

    杜安康笑了笑,恋恋不舍的看了孩子们一眼,这才跟着杜玉娘出来了。

    两个人一出了厢房的门,就看到杜河清在不远处转圈圈。虎子在一旁陪着他,爷俩大眼瞪小眼的。

    “爹?您这是……”杜玉娘十分不解。

    杜河清一见他们出来了,连忙上前,不停地问道:“孩子咋样?”

    杜安康:“挺好的啊!您没听产婆说吗,两个都是小子,结实着呢!”

    杜河清激动的直点头,“好好,呃,你娘也是,怎么不把孩子抱出来给我瞧瞧!”

    杜玉娘这才反应过来,敢情爹这是想看孙子了,结果毕竟男女有别,他是当公公的人,哪儿有上儿媳妇那屋的道理。

    “爹,孩子才出生,外边多冷啊,咋给你抱啊!”

    杜河清愣了一下,才道:“也是啊!”

    “你着啥急呢!那是你亲孙!”

    杜河清被杜玉娘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刚想说闺女两句吧,又怕自己嗓门大,吓到了孩子,想了想,最终没说啥,只是跟虎子道:“走,跟爹劈柴去!”

    小虎子看了杜玉娘一眼,做了个鬼脸,转身跟着杜河清去了后院。

    杜玉娘则是跟杜安康去了前屋。

    “玉娘,谢谢了。”杜安康说得是鸡汤的事。

    “都是一家人,谢啥!她是我嫂子,给咱们老杜家生儿育女的,功劳大着呢,我侍候侍候她,还不应该啊?”

    杜安康傻笑了两声,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他这么说,好像没当妹妹当自己人似的。

    杜玉娘却是叹了一口气,“嫂子要坐月子,两个孩子也得有人照顾,他们娘仨身边不能离人。让祖母一个人带孩子,太累了,只怕她吃不消,爹娘也不会同意的。要是让娘跟祖母一起带孩子,只怕让里的事情就要忙不过来了!”

    现在杜安康还不太熟悉厨房里的事,他能给杜玉娘打下手,但是掌握火候方面,肯定不会像刘氏那样得心应手。

    而且,店里就留杜河清一个人招呼客人,也不太现实,桌子得有人收拾啊,碗盘还得有人帮忙洗啊!

    杜安康有些为难地道:“其实,咱娘有说过,想让你嫂子她娘过来帮忙!”

    袁氏?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袁氏那个人,干活也算利索,就是有点爱占便宜。大不了让她在这儿待一个月,等过年的时候再让她走,然后给她一些“辛苦费”,想必袁氏应该会满心欢喜吧?

    “那不错啊!不管怎么说,她是嫂子的亲娘,总不会害我嫂子。”不亏是母女俩,说出来的话都是差不多少的。

    杜安康摆了摆手,“你不知道。”脸上的神色不大好,好像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一样。

    杜玉娘心里不免起了几分狐疑,她给杜安康倒了一杯水,“怎么回事?”她仔细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来前一世大嫂的娘家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们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即便袁氏有些爱占小便宜,但也不是真的坏,都是一个穷字闹的。

    “上次你嫂子她爹娘来的时候,我岳母跟你嫂子说了一件事!”

    “啥事啊!”杜玉娘笑了笑,“哥,你有啥话还不能跟我说?”

    杜安康摆了摆手,“不是,我就是怕你知道了,会生气。”

    “你到底说不说啊,不说我走了啊!”

    杜安康见她急了,这才拉住她,叹了一口气,才道:“玉娘,我岳母那个人,你也知道的,她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是她说我啥了?”

    “她……”杜安康一咬牙,才道:“她的意思是想把你说给她家老三。”

    她家老三?田家老三?

    杜玉娘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这件事前世没有发生过,难道自己重生以后,无形当中改变了这么多的事情吗?

    “玉娘,你别生气,你嫂子当时就回绝她了,告诉她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你嫂子还说,你连秀才都不嫁,怎么可能嫁到田家去!我岳母,唉,那就是个拎不清的,爹娘都心疼你着呢,你放心。”

    杜玉娘笑了笑,“就为这,你们才不打算让她来的?”

    杜安康点了点头。

    “大哥,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杜玉娘只道:“别人怎么想,我们管不了,人家也只是想娶个媳妇而已,本质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袁氏只是想想,我不怪她的,不过,她要是敢做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我可不会因为她是大嫂的娘,就对她手下留情。这件事情你要跟大嫂讲清楚,如果她同意让袁氏来,就事先跟袁氏说好,别在我的身上打什么鬼主意,如果她老老实实的,临走的时候,大不了我们给她一些钱,就当是辛苦钱;如果她做不到,那么她也不用来了,免得两家脸上不好看,连亲戚都没得做。”

    杜安康没有想到,杜玉娘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玉娘,那干脆就不用她过来,咱们直接请个人不更好?!”

    “我的傻哥哥。我嫂子生孩子这事儿,能不通知她娘家人吗?你一会儿不得雇车去娘娘庙送信啊?要是袁氏知道咱们分家了,还开了铺子,她能消停的在家里待着?我猜啊,她肯定都不用你说话,直接挎个小包袱就来了。”

    杜安康一阵尴尬,可也知道杜玉娘说的是事实。

    “行了,你与其在这里苦恼,还不如跟嫂子商量商量,看到底怎么办!”杜玉娘道:“嫂子这边也没啥事,我看你跟爹娘招呼一声,赶紧去送个信。”

    杜安康这才反应了过来,“对对,我现在就去!”

    初为人父的喜悦和慌张,体现得淋漓尽致。

    杜玉娘连忙拉他一把,“你急什么,别忘了姥姥,姥爷那边,也得递个信,两个小家伙洗三的时候,他们必须得来一趟啊!”

    “对对对!我现在就跟爹说一声!”杜安康火急火燎的往后院跑,去找杜安康去了。

    杜玉娘也不想再理会别的事情了,干脆起身去煮鸡蛋,煮粥。

    产妇要吃的东西,她都会做,等晚一点她再去买几个猪蹄,好给嫂子下奶用。

    让杜玉娘没有想到的是,在买猪蹄的路上,她居然碰到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