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田园食香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诅咒与事实

时间:2017-11-26作者:恕恕

    杜玉娘冷笑:“那就等着吧!”她早晚是要回家的,要是叶小叶心虚不敢回来,那乐子可就大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等于是认同了王氏的话。

    王氏当下道:“好,那咱们就等!还请里正给做个见证。”

    石三锁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这叫什么事啊!

    等啊等,杜小叶终于是回来了。

    可能她也知道躲不过去吧,这里毕竟是她的家,她不回来,还能去哪儿呢!

    “正好,叶子你可回来了!”王氏亲昵的拉着杜小叶道:“来来来,叶子,你跟里正说一说,是不是杜玉娘在咒我们家英杰!”

    杜小叶一脸为难!

    她本来只想讨好王氏,让她提防着杜玉娘一些,同时也想让池英杰看清楚杜玉娘的真面目,好让他舍弃了杜玉娘,爱上自己。

    可是杜小叶万万没有想到,王氏竟一时一刻也等不得,不顾自己的劝阻,直接跑到家里闹上了。

    她在外面转悠了一圈,想了想,还是回来了!

    这里是她的家啊,她能到哪儿去?

    “叶子,到底怎么回事?”李氏十分不悦地道:“王氏口口声声说,你到池家去,跟他们母子二人说玉娘咒池英杰是短命鬼,这话是你说的?你不用怕,祖母和你爹娘都在这儿呢,你里正爷爷也在这儿呢!照实说。”

    李氏这话,可是一点恐吓的成分都没有,连王氏都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杜小叶不傻,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应该承认,她承认了自己去通风报信的话,下场一定很惨。就算祖母不骂她,她娘一定会骂死她的。

    “我,我……”杜小叶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时间有些慌了。

    她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也没有想到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杜小叶心里的压力很大,她到底才十四岁,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限。她知道她的话,是很重要的,实话实说,换来的只能是家人的指责;若是说假话,她这一辈子,怕是都无法站到池英杰的身边了。

    杜小叶抬头看了王氏一眼,王氏眼中闪动着怂恿的光芒,似乎在向她诉说着一个承诺:只要你肯说实话,我就让我儿子娶你!

    而池英杰呢!

    杜小叶扭头看了看池英杰,结果,却看到他盯着杜玉娘的脸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杜小叶怒火中烧,都什么时候了,池英杰还没有认识到杜玉娘的真面目,还在迷恋她!杜玉娘到底哪里好?为什么她出了事,家人护着,连池英杰这个受害者,都不忍心责怪她!

    为什么??

    杜小叶头脑发热,眼睛都红了,让她后悔了一辈子的话不禁脱口而出:“是,诅咒英杰哥短命的话是她说的!是杜玉娘说的!”

    王氏喜出望外,大声道:“里正,你听到了吧,听到了吧?杜小叶可是杜家人!”王氏现在这样子,就像是个疯子一般,她情绪激动,配上一脸青肿红紫的伤痕,当真辣眼睛。

    李氏则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张氏嗷的一声就冲了过来,“你这孩子,说啥唬话呢!”

    王氏冷笑,“咋的,你们这是不想承认?”

    杜小叶快步走到池英杰面前,问他:“你明知道她心里没有你,甚至恨你,咒你,你还喜欢她?”

    池英杰也是懵了,他一直渲染在自己的思绪中,他相信杜玉娘会看到自己的好,却没有想到现实给了他非常残忍的一巴掌。

    “玉娘,你,你咒我?”

    杜玉娘想翻白眼,您那一脸好像被抛弃,背叛的模样,也太假了吧!一直都是你自以为是好不好!跟我有半文钱的关系吗?

    “我没说过!”杜玉娘摇头否认,转而对杜小叶问道:“你亲耳听见我说的?”

    杜小叶摇头,虽然杜玉娘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杜小叶此时很怕她。

    杜小叶本能的摇了摇头。

    “呵,这可有意思了,既然不是亲耳听到我说的,你怎么能说这话是我说的呢?”

    “我……”

    杜小叶说不出话来。

    石三锁却觉得杜玉娘这话问得没错!

    “不错,既然这话不是玉娘说的,那你是听谁说的?”石三锁可不耐烦管这些个闲事了!你说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有那么严重吗?谁要说随便说一句话就能成真,那不成金口了?那还拜菩萨干啥?

    杜小叶害怕的舔了舔唇,下意识的看了看张氏。

    院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朝张氏看去。

    张氏咽了两口唾沫,才道:“胡说八道,你这孩子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这话了?”她伸手使劲掐了杜小叶两下,“你这孩子,里外不分,不知好歹是吧!?”

    杜玉娘知道这话准是张氏传出去的,没跑。

    王氏又哭哭啼啼的对石三锁道:“里正,你可要给我们孤儿寡妇的作主啊!”

    石三锁不耐烦的道:“我给你作什么主啊,你们孤独寡妇,这话我听了有十几年了吧!如今英杰都是秀才了,十八,十九了吧?都是能当爹的人了,咋的,不能顶门立户啊?”

    这话说得太解气了!

    王氏似乎也没有想到,里正的话会说得这么直白,一时愣住了。

    “这事儿,说不定有什么误会在里头!王氏,你也别闹了,杜家人都是品性良善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么违和的话。再说了,人家杜家对你们有恩啊!当初昭文刚没的时候,你婆婆可是把你们娘俩给赶出来了,要不是杜家人帮忙,你们娘俩早饿死了,还想让英杰读书,中秀才,哼,做梦吧?”

    王氏急道:“恩是恩,怨是怨,里正,他们再怎么样,也不该咒我儿子吧!”

    杜玉娘扬声道:“王氏,我们都是平头百姓,既不会什么妖法,也不会邪术,一个咒字从何说起?”

    王氏气得直咬牙:“你敢说你没咒我儿子?”

    杜玉娘下巴微扬,“当然敢,有什么不敢的!”她根本就没有咒过杜英杰,她说的,不过是事实,是前世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