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六二章 逛长安

时间:2017-11-19作者:回头大宝剑

    “他真是这般说的?”

    深夜的长安城里,百姓们酣然入梦,仅有少数的房屋里,还亮着黯淡的烛光。

    董家府宅中,李儒尚未就寝,仍在案前埋头处理要务。

    首席谋士不好当,董卓手下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包揽运筹,

    也亏得他有大本事,将所有事情规划得有条不紊,累是累了些,但他就喜欢这种董卓事事都要垂询于他的躬和态度。

    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吕布那里回来的李傕。

    事情没完成好,他可不敢去触董卓的虎须,只好跑来禀明李儒,希望他能在董卓面前说说好话。

    李儒也不抬头,专心处理着手中事务,似是并未太将这位李将军放入眼中,甚至连回答都显得无比的敷衍:“放心,怎么你也是主公爱将,哪会轻易受罚,若能帮你说上话,我肯定帮你。”

    李傕赶忙道谢,说将来必当厚报。

    李儒对此没有任何回复,尴尬的李傕只好出言告辞,退出了屋内。

    等到手里的事情忙完,李儒搁下笔杆,自言自语了一声:“难道真是我多想了,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入主羌胡的想法?”

    摸了摸上唇髭胡,李儒起身伸个懒腰,吹灭案上火烛,于烟夜之中闪过一抹精光,嘴角挑起的诡异笑容,阴险至极。

    妻女?

    呵呵。

    …………

    翌日上午,吕布带着陈卫和魏木生两人,走在城内宽阔的长安大街上。

    大清早的皇甫嵩就差人来请吕布前往府邸议事,说来也怪,昨天还气焰嚣张的叛军,今天一早居然就没了踪影,不知去往何处。

    城内的将军们俱是摸不着头脑,以为这是叛军的诱敌之计,决定暂且按兵不动,多派些斥候出城查探情报。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手头没有军务处理的吕布决定去城内逛逛。

    好歹长安也曾是大汉朝的故都,其繁华锦盛可想而知。

    闲游逛街,穿将军的甲衣肯定惹眼,而且还会带来诸多不便。吕布回去换了身便装,看着那些渴望巴巴的狼骑营汉子,最终还是心头一软,也让他们换上常服。

    难得有闲暇时光,那就一块儿好好放松放松。

    狼骑营的汉子们闻之大喜,动作敏捷堪比山中猿猴,三下五除二的就脱去衣甲,套上了各自的日常装束。

    入城之后,更是如鱼跃大海,吕布才刚一转眼,身旁就只剩下了陈卫和魏木生两人。

    他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个家伙。

    特别抱歉才这么几个字,可能明天才会更改,太累了今天。

    李儒听到这番话后,心中愈发不喜,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当面不好拒绝,于是再找托词道:“主公,我同此人不熟,冒然前去拜访,恐适得其反……”

    不待李儒将话说完,董卓就摆手打断了他,“诶,贤婿,你说这话就让我有些不悦了,你什么时候有让我失望过,交给你才放心,去办吧。”

    董卓如此的信任,李儒心里不免高兴了些许,细细一想,还真是这样。

    为了不辜负董卓信任,李儒决定来个祸水东引,朝着董卓作揖回禀道:“儒以为,李稚然曾去并州协助叩击鲜卑,又与吕布相熟,不妨让他去当这个说客,也好开口一些。”

    董卓想了想,觉得提议不错,拍板道:“好,那便让他去办。”

    李儒接令躬身退下,低着头的脸上笑容阴冷。就算此事办砸,也是李傕不力,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倘若真让他拉来了吕布,那自己也有份举荐的功劳。

    不过……

    如果吕布想踩着自己上位,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李儒如是想着,快要退至门口时,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低声问道:“主公,你说吕布放走了房当瓦奴?”

    重新躺回榻上的董卓也没多想,“对啊,怎么了?”

    “没事,随口问问。”

    李儒看似随和的笑着,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这家伙,会不会想当羌胡之主?

    不过在一切没有确定之前,李儒也不会冒然张口胡说,万一是自己多想了呢?他可不想引起董卓误会,更不想在董卓心里留下妒才的低劣形象。

    退到门槛,李儒才直起身来,转身而出,隐于暗中的瞳孔缩成米粒大小的圆点,神情阴骘。

    每当有这种眼神出现的时候,就是这条毒蛇吞吐起蛇信,想要噬人。

    …………

    亥时初刻,城内半数的灯火熄去,挂于天空的明月已经升得老高。

    长安城的某处房院外,站在门口的李傕,想要骂娘。

    李儒这个杀千刀的,居然出这样的馊点子,让自己去说服吕布来归顺董卓。

    今天当说客?

    将来有需要,是不是还要去当男宠!

    李傕也不是好脾气,心里窝着火,上阵杀敌他还行。耍嘴皮子,李儒都不上,他去了九成九都是自讨没趣。

    虽然和吕布没有太大交情,但起码共同并肩作战过,性格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他那性子,能投靠董卓才怪,而且董卓目前的中郎将职位,也比吕布高不到哪去,人家肯来投效,才是见鬼。

    此事如若没成,董卓固然不会因此给自己下罪,但肯定会低看不少。

    想及此处,李傕就越发深恨起李儒。这厮仗着主公宠信,完全不把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将士放入眼里,呼来喝去颐指气使。

    如果不是碍于董卓的威严手段,早就狠狠教训了这个他们表面尊崇的首席谋士。

    这也为日后董系势力的瓦解,埋下了巨大隐患。

    收回思绪,李傕深吸口气,平复心境,轻叩府门。

    铛铛铛~铛铛铛~

    大门打开,一名凶恶的汉子探出头来,上下瞅了李傕一眼,显然没认出这位未穿甲衣官饰的校尉将军,遂没好气的问了句:“作甚!”

    要是别的小兵冲他这般口气,李傕肯定上去就是两个嘴巴子。但想到此行来意,他只能忍着火气,拱手问上一声:“吕将军可曾睡下?”

    “你找我们将军?”

    得知此人来意,看门的汉子神情缓和不少,问明李傕来意姓名,说了声‘稍等’,就跑去通报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