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六一章 说客

时间:2017-11-17作者:回头大宝剑

    李儒听到这番话后,心中愈发不喜,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当面不好拒绝,于是再找托词道:“主公,我同此人不熟,冒然前去拜访,恐适得其反……”

    不待李儒将话说完,董卓就摆手打断了他,“诶,贤婿,你说这话就让我有些不悦了,你什么时候有让我失望过,交给你才放心,去办吧。”

    董卓如此的信任,李儒心里不免高兴了些许,细细一想,还真是这样。

    为了不辜负董卓信任,李儒决定来个祸水东引,朝着董卓作揖回禀道:“儒以为,李稚然曾去并州协助叩击鲜卑,又与吕布相熟,不妨让他去当这个说客,也好开口一些。”

    董卓想了想,觉得提议不错,拍板道:“好,那便让他去办。”

    李儒接令躬身退下,低着头的脸上笑容阴冷。就算此事办砸,也是李傕不力,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倘若真让他拉来了吕布,那自己也有份举荐的功劳。

    不过……

    如果吕布想踩着自己上位,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李儒如是想着,快要退至门口时,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低声问道:“主公,你说吕布放走了房当瓦奴?”

    重新躺回榻上的董卓也没多想,“对啊,怎么了?”

    “没事,随口问问。”

    李儒看似随和的笑着,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这家伙,会不会想当羌胡之主?

    不过在一切没有确定之前,李儒也不会冒然张口胡说,万一是自己多想了呢?他可不想引起董卓误会,更不想在董卓心里留下妒才的低劣形象。

    退到门槛,李儒才直起身来,转身而出,隐于暗中的瞳孔缩成米粒大小的圆点,神情阴骘。

    每当有这种眼神出现的时候,就是这条毒蛇吞吐起蛇信,想要噬人。

    …………

    亥时初刻,城内半数的灯火熄去,挂于天空的明月已经升得老高。

    长安城的某处房院外,站在门口的李傕,想要骂娘。

    李儒这个杀千刀的,居然出这样的馊点子,让自己去说服吕布来归顺董卓。

    今天当说客?

    将来有需要,是不是还要去当男宠!

    李傕也不是好脾气,心里窝着火,上阵杀敌他还行。耍嘴皮子,李儒都不上,他去了九成九都是自讨没趣。

    虽然和吕布没有太大交情,但起码共同并肩作战过,性格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他那性子,能投靠董卓才怪,而且董卓目前的中郎将职位,也比吕布高不到哪去,人家肯来投效,才是见鬼。

    此事如若没成,董卓固然不会因此给自己下罪,但肯定会低看不少。

    想及此处,李傕就越发深恨起李儒。这厮仗着主公宠信,完全不把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将士放入眼里,呼来喝去颐指气使。

    如果不是碍于董卓的威严手段,早就狠狠教训了这个他们表面尊崇的首席谋士。

    这也为日后董系势力的瓦解,埋下了巨大隐患。

    收回思绪,李傕深吸口气,平复心境,轻叩府门。

    铛铛铛~铛铛铛~

    大门打开,一名凶恶的汉子探出头来,上下瞅了李傕一眼,显然没认出这位未穿甲衣官饰的校尉将军,遂没好气的问了句:“作甚!”

    要是别的小兵冲他这般口气,李傕肯定上去就是两个嘴巴子。但想到此行来意,他只能忍着火气,拱手问上一声:“吕将军可曾睡下?”

    “你找我们将军?”

    得知此人来意,看门的汉子神情缓和不少,问明李傕来意姓名,说了声‘稍等’,就跑去通报去了。

    李傕来访,吕布微微有些意外。从鲜卑之后,两人再无任何交集,如今突然登门拜访,肯定不会只是见面叙旧这般简单,李傕也不是那种文绉性子的人。

    皇甫嵩给他找的这个临时居所,可能不够奢华,但却足够宽敞。

    吕布让士卒放李傕进来,不管他来意如何,总归是在打鲜卑人的时候,帮助过自己。

    凭这一点,就列不进敌对名单。

    李傕很快到了,手上拎着两大包健补的药材,当见到坐于堂中的吕布时,稍微酝酿下情绪,拱手大笑起来:“吕将军,许久不见,依旧是这般勇武。听说今天城下连斩六名敌将,威破敌胆,大助我汉家声威……”

    李傕说得滔滔不绝,吕布却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想法。他对这类奉承委实没有太大兴趣,顺带揶揄起李傕:“李将军,以前你在并州那会儿,可不是这样。”

    被吕布当众揭穿,李傕不由老脸一红,将手里东西放于左侧案桌,“作战劳累,给弄些了补品,可以舒筋活血。”

    “有劳挂念。”

    吕布道了一声,且不说这药材价值几何,但心意起码比送金银珠宝要好。

    他看向李傕,笑着说道:“你年长我岁余,我唤你一声稚然兄,你也别老是吕将军吕将军的叫,呼我一声奉先就行,如何?”

    李傕闻言先是一怔,随后眼中神色略微有些变化,显然这番话无形之中赢得了这位董系心腹将领的极大好感。他抱拳朝吕布应道:“那就恕某托大了,奉先。”

    吕布笑着点头,请李傕落座后,随后寒暄起来:“稚然兄,近来如何。”

    李傕微微摇头,叹了口气:“还是老样子。”

    两人洽谈了小会儿,李傕终于将话题拉入了正轨。

    他试探性的问道:“不知奉先今后有何打算?”

    吕布沉吟起来,似是在琢磨这个问题。

    李傕趁机说道:“吾主董仲颖,雄才伟略,又极其厚待部下,可谓当世之明主,奉先若肯……”

    “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董中郎的意思?”不等李傕说完,吕布就出声打断,声音里略微透着些清冷。

    “这……”李傕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脑子里急思起应对之策。

    见到李傕这焦急模样,吕布已然知晓答案,他拍了拍李傕肩膀,示意他不必紧张,“承蒙董中郎抬爱,不过某已有了决断。等打完这场仗,就会辞官隐退,带着妻女安居乡野,过闲散的平淡生活。”

    李傕随后又提出一连串的丰厚条件,吕布皆是笑而婉拒。

    最后实在没辙,李傕叹了口气,起身告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