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六零张 我真是爱死他了

时间:2017-11-17作者:回头大宝剑

    房当瓦奴先是一愣,原以为吕布没有出手杀他,是想生擒他当俘虏,回去邀功以显威风。

    而现实却是,吕布这么做,居然只是为了要留他一命!

    回想起刚才的那般狂妄嚣张,房当瓦奴烟黝的脸上多了一丝羞惭。

    不管是武艺,还是德行,吕布都远超于他,可人家还很低调,一身通天本事也不招摇显摆。不像他们,丁点儿把式,就恨不得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自己的厉害。

    这种人,才是吾辈当以学习的榜样。

    房当瓦奴心中肃然起敬,看向吕布的目光,浑然完成了从轻视到忌惮,再到崇敬的彻底升华。

    他学着汉人礼仪,朝吕布敬重的抱了个拳。随后才转身回头,往着叛军的方向走去。

    胜负已分,羌族叛军那边哑然失落,而城楼上的汉军却是万分欢喜,咚咚咚的击起了战鼓。

    可谓是,一雪前耻。

    心里那股发泄而出的畅快劲儿,就一个字,爽!

    皇甫泽高兴之余,却有些惆怅的说着:“唉,刚刚怎么不杀了他啊,多好的机会,可惜了真是。”

    有这种想法的,远不止他一人。

    皇甫嵩瞪了这个没出息的堂侄一眼,望向场中仅剩的那道高挺背影,眼中带有欣赏。

    吕布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好一个杀人诛心!”

    抚着墙垛的董卓低念起来,与其杀了房当瓦奴,不如让他带着畏惧和恐慌而活。凭他在羌人军中的声望,也可以警醒到那些其他的羌族首领。

    想到此处,董卓望向吕布的背影愈发的欢喜贪婪,脸上诡异的笑容更如是吃人的恶魔。

    他甚至看都没去看那些躺在地上的冰凉尸身,死了几个不入流的羌将,于他而言,无甚紧要。

    房当瓦奴的落败,使得叛军之中,一时间无人再敢上前挑战。

    中间的战场之中,除去吕布孤零的身影,也就剩下几匹无主的战马,低头舔着故主脸颊。

    过了片刻须臾,羌族之中仍旧无人出战。

    不愿干等下去的吕布拍着赤菟缓步往前,手中画戟遥指羌族众将,口中猛然吼道:“吾,吕奉先也!谁人敢上前与我一战!”

    “谁人敢上前与我一战!上前与我一战!与我一战……”

    回音响彻天地。

    这一声巨吼似龙吟虎啸,令众羌将心神晕眩,胯下战马亦是不安的躁动起来。

    坐镇中军的北宫伯玉见士气大跌,下令暂且退兵。

    城楼的汉军士卒望见叛军退走,自是奔走欢呼高喊。叛军围困长安许久,这还是汉军的头一回胜仗。虽然没能干掉多少叛军人数,但起码从精神和心灵上狠狠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吕布回到城内,皇甫嵩和董卓俱都下了城楼相迎。

    “奉先,真乃世之猛将矣!”

    先前还和吕布矛盾重重的董卓笑容满面,主动上前夸赞起来。只是他生了副凶悍面孔,即便是笑起来,也如食人的猛兽。

    董卓的转变令吕布有些猝不及防,他从李傕谈论董卓的口气里,就大致能够推测出董卓的性格。

    董卓是个什么样的人,以恶名而昭著陇西的狠角儿。

    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面对董卓的夸赞,吕布还是礼貌性的回应了一句:“中郎将谬赞,不过匹夫之勇尔。”

    皇甫嵩见两人突然间就和解了,眼中虽有疑惑,也不明白这其中发生过什么,但心里总归还是高兴。

    将军们和睦团结,劲儿往一处使,才有希望击退这支强大的叛军。

    “奉先连挑六将,助我军威大振,当属功不可没。走,咱们回府,备些美酒佳宴,今晚为你庆功,顺带接风洗尘。”皇甫嵩极为看重的拍着吕布肩膀,爽朗笑道。

    素来同皇甫嵩唱反调的董卓,此刻也举双手表示赞成。

    “我有些倦了,想歇歇。”

    吕布摇头婉拒了皇甫嵩的提议,后又说道:“等彻底击败了叛军,再庆功也不迟。”

    不骄不躁,进退有度,实乃良将之才。

    皇甫嵩暗自点头,也不再强人所难,“好,就依奉先的意思。”

    夜落长安,冷清霜寒的月光洒遍屋顶枝头,宏伟的长安城内,万家灯火。

    每天写不完两章就很伤感,为了全勤又凑字数了……

    ……………………

    ……………………

    房当瓦奴先是一愣,原以为吕布没有出手杀他,是想生擒他当俘虏,回去邀功以显威风。

    而现实却是,吕布这么做,居然只是为了要留他一命!

    回想起刚才的那般狂妄嚣张,房当瓦奴烟黝的脸上多了一丝羞惭。

    不管是武艺,还是德行,吕布都远超于他,可人家还很低调,一身通天本事也不招摇显摆。不像他们,丁点儿把式,就恨不得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自己的厉害。

    这种人,才是吾辈当以学习的榜样。

    房当瓦奴心中肃然起敬,看向吕布的目光,浑然完成了从轻视到忌惮,再到崇敬的彻底升华。

    他学着汉人礼仪,朝吕布敬重的抱了个拳。随后才转身回头,往着叛军的方向走去。

    胜负已分,羌族叛军那边哑然失落,而城楼上的汉军却是万分欢喜,咚咚咚的击起了战鼓。

    可谓是,一雪前耻。

    心里那股发泄而出的畅快劲儿,就一个字,爽!

    皇甫泽高兴之余,却有些惆怅的说着:“唉,刚刚怎么不杀了他啊,多好的机会,可惜了真是。”

    有这种想法的,远不止他一人。

    皇甫嵩瞪了这个没出息的堂侄一眼,望向场中仅剩的那道高挺背影,眼中带有欣赏。

    吕布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好一个杀人诛心!”

    抚着墙垛的董卓低念起来,与其杀了房当瓦奴,不如让他带着畏惧和恐慌而活。凭他在羌人军中的声望,也可以警醒到那些其他的羌族首领。

    想到此处,董卓望向吕布的背影愈发的欢喜贪婪,脸上诡异的笑容更如是吃人的恶魔。

    他甚至看都没去看那些躺在地上的冰凉尸身,死了几个不入流的羌将,于他而言,无甚紧要。

    房当瓦奴的落败,使得叛军之中,一时间无人再敢上前挑战。

    中间的战场之中,除去吕布孤零的身影,也就剩下几匹无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