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五九章 记住我的名字

时间:2017-11-16作者:回头大宝剑

    吕布前脚走,皇甫嵩和董卓后脚就出府紧随而来。

    两人在内城左侧通往城楼的石梯处下马,迈步登城。密集的鼓声在城楼响起,士卒们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皇甫嵩面含笑容,脚下履步轻快,很快便登上了城楼。

    城上的校官见到皇甫嵩到来,上前抱拳行礼,喊了声将军。

    皇甫嵩微微点头,问向校官:“战况如何?”

    校官咧嘴憨笑,嘴都快要笑歪了,比手只说了一个字:“猛!”

    皇甫嵩瞪了这校官一眼,心里暗自嘀咕:那可不咋地,吕奉先这家伙可是敢只率两千骑,就去冲阵取敌将首级的存在,不猛才怪。

    校官左右瞅了一眼,将脑袋凑前,嘿嘿贼笑起来:“伯父,你这是去哪儿,请来的这么大樽神仙?”

    “这是你该关心的事情吗?”

    皇甫嵩瞥了他一记责斥眼神,皇甫泽立马改口喊了将军,显然是极为畏惧这个肃穆威严的伯父。

    不止是他,纵观整个皇甫家的下一代里,就没几个虎犊子不怕这位皇甫家主。

    “注意羌人动向,一有异动,立马放吊桥接应吕布归城。”皇甫嵩吩咐下去,吕布如今是他手里最大的王牌,可不能就这样折在这里。

    羌人一旦输红眼,很有可能狂涌而上,吕布就是再能打,也不可能一个人正面刚得过这十万羌兵。如今守军的士气回升,目的也算达到,士卒们夺回了士气,知道有这么个大猛人坐镇长安,底气都会足上不少。

    相比士卒们脸上透着的喜悦,董卓双手扶在墙垛,看似面无表情阴沉似水。实则硕圆的眼珠里光芒闪烁,那是见到宝物神兵时,才特有的贪婪。

    场下,又一名羌将挺马而出。

    城楼上的皇甫泽面露浓重之色,朝向伯父皇甫嵩说道:“就是此人,曾连斩我军数位将军。”

    皇甫嵩闻言,目光望下城去。

    “嚯!嚯!嚯!”

    见到这位将军出战,后方的羌族士兵顿时高喝起来,先前因吕布强横斩杀而产生的低靡氛围,瞬间消失殆尽。

    仅从这架势上就能看出,此人应该有些本事。

    羌将冲至吕布前方勒马,并未急着动手交战,而先细细打量了吕布一番,又看了眼躺在地面的那些尸体,冷冷说着:“你很厉害。”

    吕布左手轻抚赤菟颈背处的鬃毛,眼中有过一抹讥诮,对此不予答复。

    “不过,你终究会败在我的手里。”

    羌将手中铁枪往后一挥,极为自负的如是说道:“记住我的名字,也是你这辈子最后听到的名字,房当瓦奴。”

    话语说罢,羌将纵马挺枪而来,其行动之快,彷如一头迅捷的猎豹。

    吕布抚着鬃毛的手掌一停,略微抬头,望向那道挟迅猛之势而来的敌将,也不催马前行,只是立于原地,双眸之中杀戮绽放。

    骑冲而来的羌将见吕布巍峨不动,不由生出几分怒火,此人竟敢如此小觑于他,心中怒哼一声:“你会为你的轻视和无礼,而付出性命的代价!”

    锋利的枪尖发出清脆嗡鸣,直刺吕布面庞,好似想要一枪将眼前汉将的脑袋穿个通透。

    一出手,就是极具杀意的狠招。

    在那一瞬,无论是羌族士兵,还是城楼上观战的士卒,都同时屏住了呼吸。心中奋力的大声喊着,嘴上却吐不出任何字眼,整个身躯像是魂魄元神快要脱壳而出。

    天地间沉埋寂静,仅有风吹黄沙的哭泣悲号,在耳边回旋。

    嘶~~~

    一阵尖锐刺耳的金属音,将所有人拉回了现实。

    寒芒大盛,枪尖划过画戟的月牙刃口,绽开一连串的细小火花,从吕布面颊仅余的两寸处,拭掠而过。

    呼~

    有惊无险。

    皇甫嵩心里松了口气,刚刚他都替吕布捏了把汗。

    然则城上的汉军还未来得及替吕布欢呼庆幸,突变再生!

    冲过吕布身旁的房当瓦奴猛然勒马回头,胯下骏马吃痛,响起一声暴躁的愤怒嘶鸣,扬抬起前蹄欲将吕布踏下马背。

    而此时,马背上的房当瓦奴再度出手。

    这一枪,迅疾更甚。

    他几乎爆发出了百分之两百的实力,他自信没人可以躲开和挡下这猛厉无比的一击。

    然则……

    他碰上了吕布。

    赤菟前突两步,猛转回头,流光溢彩的珠子里面布满怒火。

    它好歹也是马中王者,哪能容许这种劣马踩到他的头上,九尺高的身躯陡然而起,顷刻高达丈余,从半空狠狠踩到了那匹才刚扬起前蹄的骏马头顶。

    轰隆!

    硕大的马头狠狠砸入地面,溅起泥尘飘散。吕布都不敢硬接赤菟的双蹄之力,更何况这匹马的脑袋。

    马背上的房当瓦奴顺势在地上狼狈的滚了好几圈,他看向胯下倒地的战马,如今已是奄奄一息,一个劲儿的抽抽,看样子是不会有生的希望了。

    如果没有这突发性的情况,他敢肯定,吕布是躲不过那一枪的。

    而眼下,凛厉的戟尖破空而来。

    其势之快,令房当瓦奴第一次感觉到了窒息,他想要挥出手中铁枪去挡,亦或是想往后翻滚来避开戟刃。

    那一瞬间,他脑海里有过无数的念头。

    来不及了!

    当戟尖在眼瞳中急剧加速怒吼而来,房当瓦奴的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他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生前种种事迹,也都在这一刹,经脑海飞速闪过。

    然则令房当瓦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没死。

    戟尖在眉心前的寸余处硬生停下,其所裹挟的威势拂动得他额发微向后扬。

    没能盼来死亡的房当瓦奴缓缓睁开眼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似是有些不敢置信,“你不杀我?”

    只要那画戟稍微往斜前一刺,就能立马戳瞎他的右眼。

    “你的本领不差,应该能同我斗个十余来合,可惜太过于心急,急着想要取我性命,反而落了下乘。”

    吕布临时改变了主意,他撤回画戟,安抚着胯下烦躁的赤菟,看向满脸落魄的房当瓦奴,淡淡说了一声:“你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