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五八章 昔日恩怨

时间:2017-11-16作者:回头大宝剑

    进入堂中,吕布抱拳朝皇甫嵩见礼。

    尽管心中不满被调来此处,但基本的礼仪还是得有。

    皇甫嵩从位置处起身,心情大好的走上前来,扶起吕布双臂,满脸笑容道:“奉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乎?”

    吕布脸色冷漠,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都快要到家抱娃了,就是因为皇甫嵩这封急火的举荐信,致使他连媳妇女儿都没见上,就又被朝廷千里迢迢调来了长安。

    鬼知道这场仗得打到猴年马月。

    吕布心里憋着火气。

    皇甫嵩不知其中缘由,还以为吕布本性就是如此冷漠,遂笑着向他介绍起董卓:“这位是讨逆中郎将董卓董仲颖,在陇西极具声名。能够骑驾于骏马之上,开双弓左手驰射,勇武过人。”

    吕布没有答话,而是凝视起眼前的雄魁男人。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这个毫不收敛嚣扬气势的家伙,比皇甫嵩所知道的,还要强上很多。

    早在并州平定鲜卑入侵的时候,率河东军参战的李傕就同吕布讲过,让他找个机会向董卓低个头,认个错,之前的恩怨也就算划上了句号。

    介绍完董卓,皇甫嵩又准备介绍吕布。

    然则当他刚刚开口,董卓就出声打断了。

    他看向吕布,冷不丁的问了一声:“赤菟还好吗?”

    “能吃能睡,膘肥体健。”吕布随意回答起来。

    “不准备还我?”

    吕布嘴角微勾,尤为自信:“从没想过。”

    两人今天是头一回见面,按理说应该是互不相识,然则彼此间的恩怨却早已深埋。

    当初天子将赤菟赏与吕布,而在这之前,是说好了要赐给董卓,嘉其功勋。

    没能得到汗血马的董卓自然咽不下这口气,若非当时正筹办紧要事务,他早就让人去并州,将吕布的头颅提来。

    那时候武将对骏马神驹的喜爱,远远超过了女人妻妾。

    随着两人间的快问快答,堂内的气氛逐渐降至冰点。

    夹在两人中间的皇甫嵩,已然能够感受到两道目光中迸射出的激烈战意,如闪电雷鸣在空中交掣。

    “好了好了,奉先远来辛苦,仲颖就别起争执了。”

    皇甫嵩趁着话语间隙,赶忙出声圆场,要再不拦着,两人非得打起来不可。

    见到二人降下愠火,皇甫嵩也跟着吁了口气。

    这年头,有个性还勇悍的部下,是真的不好带。

    吕布同董卓本无深仇大恨,但如果非要他把赤菟双手奉上,还认错道歉,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要打架,奉陪就是。

    暂先将董卓的事情搁置一边,吕布又问向皇甫嵩:“将军,我来府邸的途中,听到外面有嘈杂的叫骂声,这是怎么回事?”

    “不必去管他们,天天都来叫嚎,习惯了已经。”皇甫嵩摇头说道。

    “可是羌人搦战?”

    皇甫嵩不答,也没给个明确指示。

    吕布微皱眉头,叛军都打到家门口了,皇甫嵩居然还坐得住。

    他又问道:“难道说城内没人能敌?”

    皇甫嵩脸色稍显尴尬,也没出言否定,想来大抵如此。

    “既如此,某去去便回。”

    吕布朝皇甫嵩抱了个拳,转身出府,随后就听得府外传来马蹄奔走的声响。

    “仲颖,要不要随我前去看看?”皇甫嵩面带笑意,羌人骁勇斗狠,且不惧死,却独独尊崇强者。

    董卓起身,看看也无妨。

    随着向西边城门的飞速移动,城外叫嚣声明显大了起来。

    吕布骑御赤菟抵达内城门下,朝着城楼士卒喝了声:“开门!”

    守城士卒得知吕布要出去对敌,很快就放下了城门。

    赤菟踏着吊桥而出,映入眼眸之中的前方,是数之不尽的赳赳铁骑。

    听到吊桥声的羌卒指向那边,大喊起来:“汉军出来了!”

    众羌将望去,城内出战的仅有一人一骑,身后并无士卒相随。

    看样子还是老规矩,阵斗。

    “待我前去会会这名汉将!”某位羌族将军挺枪就欲上前。

    在他旁边的另外几名将军赶忙拉住了他,纷纷不甘道:“房当将军,你已经斩过两个汉家将领的头颅,这回怎么也该轮到我们了吧?”

    “就是就是,此番某可是一点功勋都没捞着,这个汉将就让给我吧。”一名身材雄武的羌汉作势欲出。

    熟料身旁的另一个汉子却抢先一步,拍马冲了出去,回头朝着羌族将军们高声大笑道:“等我回去,定当请诸位喝酒,这个功劳,我野利稷就先收下了。”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冲至前方,在同吕布隔有十丈的位置,停马相望。

    身后的鼓号声吹响,羌族士兵们尽为之呼喊助威。

    反观汉军士卒,则是不尽人意。

    城楼上的守卒慵散望着下方,甚至连鼓都懒得去擂。

    这些天,他们见过诸多类似的画面,出城迎战的将军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都成了一具具的尸体摆在那里。只有到了夜间,才敢遣人将他们的尸首收回城内。

    想来,这个也不会例外。

    有些无聊的守卒甚至还打起赌来。

    “猜猜,几合?”

    “看样子应该有点本事,我赌二十合之内。”

    “不不不,我觉得十合就够了……”

    不是他们看不起自家将军,委实是羌人凶悍,将他们打怕了。

    见汉军城楼没有鼓声助威,这更加增添了野利稷的狂妄气势,他大笑起来,指着吕布喝道:“汉家小儿,现在乖乖下马投降,脱去衣甲兵器,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还有一点点,半个小时,

    狼崽子虽幼,却有凶残的本性.比喻凶暴的人用心狠毒.后亦谓凶暴的人怀有野心.

    喻凶暴的人用心残忍,有如野兽.

    比喻心肠狠毒贪婪,行为卑鄙无耻.

    比喻心肠狠毒、贪婪.

    狼衔去人的幞头,吞不下又吐不出.比喻有苦难言,强自忍耐.

    比喻把坏人同好人一样对待.

    见“狼吞虎燕”.

    形容吃东西又猛又急.

    像狼虎那样吞食咬嚼.比喻极为贪婪残忍.

    形容吃东西又猛又急.

    形容坏人成群乱闯.

    形容仓皇逃窜.

    形容坏人到处扰乱.
小说推荐